我刚晨练,所长神色慌张,在我耳边说:罗总长被关起来了

海战英雄张逸民回忆录114

1966年6月,在事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东海舰队突然下达命令,将我由军事干部改行担任快艇6支队副政委,并增补为常委。这突然的改行,真有点搞得我不知所措。

张逸民做政治动员(1960年代)

无论是在陆军43军的4年间还是调到海军的十五六年间,我一直是从事军事工作的。近20年的工作实践告诉我,我非常适合做军事工作。特别是在海军,我从艇长到支队副参谋长岗位上,满脑子考虑的都是快艇部队的战术、技术和作战、训练,考虑如何全方位提高部队战斗力的问题。我为鱼雷艇部队的建设付出了很多,也得到了不菲的回报。我所带领的快艇1大队能征善打,得到了从支队到总部的一致称赞和肯定。在我参加的六次海战中,取得了击沉敌舰三条半的好战绩。我也确实喜欢军事工作岗位。面对突如其来的改行做政治工作,内心确实排斥。从职务上看,我是提升了,但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如果组织或哪位领导在命令公布前找我谈次话,或者说是事先打一声招呼,征求一下我个人的意愿,我会坚决回绝。如今命令已经宣布,想要组织收回成命,不仅为时已晚,也绝无可能。

我心里排斥当政工干部,原因其实很简单。其一,参加革命以来,从未专职做过政治工作,对这一工作领域,确实感到十分陌生。真要干,又得从头学起。其二,对政治工作,在内心里就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总觉得政治工作没有军事工作那么单纯,搞不好就会犯错误。我虽对历史了解一些,过去认为这只是历史,但是,在半年多前当我突然听到罗总长被抓的消息时,不亚于遭受五雷轰顶。

那是1965年12月份的事,我在上海接受完总理接见后没多久,因公干住在上海。之后的一天早上,晨练刚完,就碰上四所所长曹达元同志,他神色慌张地走近我,靠近耳边说:“罗总长被关起来了!”

我心头“咯噔”一下,被惊得目瞪口呆。心想,这怎么可能啊?就在不久前,总理接见我们时还是罗总长引见的,还有说有笑好好的嘛。这消息太让我惊呆了。回到招待所房间后,我满脑子全是罗总长被抓的事。我想,罗总长是主席身边最信任的人之一,说他和汪是主席的左膀右臂,这是大家的共识。如今,主席的断臂之举,必有其重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我不知道,也不可能让我们这些下级军官知道的。

宣布改行任职命令时,史无前例的特殊年代已经开始。我面对这一纸改行的命令,展望前程究竟是福还是祸,心里边七上八下,真是一片茫然,一身恐惧啊。我开始想一个问题: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我知道这条路很难,但又必须这样走下去。

退路并非没有,比如或可以借口我的肺结核病又复发了,可以要求上级批准去住院治疗。这是那时很多干部一遇到运动时最好的躲避方法。当然也可以消极待岗,让组织认定我是人非所用,主动再调整我干军事老本行。但这些都只是个念头,并且在脑子里只是一闪而过,连多停留的时间都没有。因为这些当逃兵的念头,首先与我张逸民的性格是格格不入的。知难而退,不可能成为我思想的主流。我反复思考,当时的情况下,就是要加强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并要求各级从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中选调一批人改行做政工。组织上这个时候将我摆在政干岗位上,是对我抱有很大期望的。至于对政治工作不熟悉,说实话,参加革命以来,还真没有什么困难能难得住我的。我想,只要自己永远忠诚,为提高部队战斗力尽心尽责,努力工作,即使粉身碎骨,那也值了。

想通了,感觉也轻松多了。我下定决心,要以革命的战斗姿态,尽快进入新的角色。

1967年11月底至12月初,海军召开首届学习毛著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我被选为代表参加了会议,并在这次代表大会上被树为标兵。同时又与另两位英模一起受到了主席的单独接见。如此殊荣,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内心充满了激动和不安,满脑子想的是要更加努力工作,报答组织给予的这份荣誉。

被立为标兵后,我依然很清醒。我要求自己坚持一贯的处事立身之道。不管荣誉有多高多大,我做人的本质不能变,我依然是普通一兵,我要有自知之明。所谓自知之明,就是知道自己的优点和缺点,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轻重,继续走好今后的革命路。

学习主席著作,在我的革命历程中确实起到了给我以方向、给我以智慧、给我以力量、给我以信心的作用,我至今仍深深感恩主席。今天的读者看了我这一心得,可能会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有人会嗤之以鼻。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我的心确实是真实的。

即使今天回眸往事,在那轰轰烈烈的学“毛著”运动中,我坚持了正确的方法,学到了真经。这就是我结合工作实际、结合作战需要有选择地学习。我对“毛著”如此重视,学习如此痴迷缘于我在43军129师担任参谋时,参谋长莫敬宇对我的引导有关。在一次组织营进攻的演习中,我负责组织假设敌活动,就因为我组织得不够完善,中间出现了假设敌动作紊乱。师部组织讲评时,莫参谋长批评了我。批评既严厉又中肯,尤其他从学习角度分析了这一错误的根源令我一生难忘。他批评说:“你这是很低级的错误,为什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关键是学习不够。当参谋的不懂点哲学、不懂点逻辑学,知识都是斑斑点点的,表面看什么都懂点,但应用时不能有机连接,于是便出了这样的低级错误。”他引导我要认真学点哲学、学点逻辑学的知识。

参谋长这些话我记进心里。在青岛三海校学习期间,我所有业余时间全部泡在图书馆里。除了有关“二战”的著作外,就是全力反复学习主席的三篇哲学著作以及调查研究等书。真的到了废寝忘食的入迷程度。我试着用主席关于矛盾与矛盾主要方面、内因与外因的关系,以事物发展规律等观点,去分析“二战”中的战例,去分析解决工作中的矛盾,果然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也逐步有意识地将主席的哲学思想指导工作。

我还将几次海战的实战中如何学习和应用主席的哲学思想的体会,在这次学习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期间根据会务组的安排在大会上作了发言。我的发言想不到在代表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萧劲光在海军航空兵部队与飞行员在一起】

发言后大会有10分钟休息时间,在休息室里,我没想到萧劲光司令员向我走过来,主动拉着我的手说:“张逸民同志,你的发言真的很好。我听了很感动。主席思想你学得很好,也运用得好。你是真正的海军专家,是我的好老师啊!我得向你学习。”

肖大将这番话,真让我受宠若惊。我忙说:“司令员同志,我真的不敢当。您是开国大将,我应当好好向您学习,向您致敬!”我说的也是真心话。

主席思想,经过激荡的历史筛选,真实的精华部分,已成为我们民族知识宝库中的一座金矿。无论过去、现在或将来,无论是国家的发展,还是人们根据各自的需要,都可以从中找到智慧的钥匙。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03 04:53:44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