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战英雄张逸民:伟人单独接见,问我张逸民是那几个字啊

海战英雄张逸民回忆录115

海军召开的首届学习毛著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上,最大的高潮就是伟人接见与会代表。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里,能见到伟人那是一种个人的最高愿望,那是一种平生最大的梦想,那又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作为一个革命军人,能见到伟人,不仅是人生荣誉的顶点,甚至是死而无憾了。

我想,这大概只有我们这些跟着伟人有过南征北战出生入死这种特殊经历的军人,才会理解上述的感情和心态。我也算得上是经历过很多激动场合的老兵了,就所经历的无数激荡人心的场合里唯独这次伟人接见的场合最为激动、最为动人、最为像山崩海啸那样激情纵横。今人是无法理解的,当然,也无需理解,这种激情只属于那个特殊时代里的特殊人群。

1967年12月3日,我们接到通知:今晚伟人要在大会堂接见参加海军大会的全体代表,同时宣布我等三人在伟人接见代表之前,接受伟人的单独接见。晚上九十点钟,大会堂接见大厅里被接见的队伍,排列整齐而肃穆。我和海空雄鹰团飞行员战斗英雄舒积成、8.6海战战斗英雄麦贤得3个新树立的海军学毛著标兵,被安排在大厅门口最近处,准备接受伟人的单独接见。

大家都屏着呼吸,默默地等待伟人的到来。此刻,整个接见大厅虽排列数千人,但却沉寂得像是无声响的世界,甚至连自己的心跳的声响都能听见。

突然间,接见大厅的华灯齐亮,放出万丈光芒。大厅里顿时掌声骤起,“万岁”的呼喊声响彻耳畔。掌声、呼喊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有如沉雷,有如山崩地裂。这是军人的掌声,这是战士的呼喊,格外响亮、格外震撼。此刻大会堂的震撼,无疑是革命战士发自肺腑的心灵呼喊。

我们三个标兵,我排在第一的位置上,典型的排头兵。伟人出现了,并亲切地向我们走来。伟人身材很高,十分伟岸。此刻我发觉伟人走路是那样地轻松自如,看不到点滴的拖泥带水的味道儿。林彪副伟人和周总理紧跟在伟人身后35米远处。而走在伟人侧旁的是叶主任,她是今天这次接见的引导员。在林彪、周总理身后的还有海军政委等首长。

叶主任第一个把我引见给了伟人。叶主任说话十分清晰又富有韵味,她向伟人作了简短的介绍:“伟人,这位是海军学习标兵张逸民同志。”就在此刻,伟人伸过手来与我握手,并微笑地问:“张逸民是那几个字啊?”

我急忙回答:回答伟人,是弓长张,孙逸仙的逸,人民的民。伟人边听边答应:“啊!啊!啊!”之后又问我:“多大年龄了?”我回答说:“今年38岁!”伟人又接着问:“是哪个部队调来海军的?”我回答伟人:“是43军调来的,就是东北野战军的第6纵队。”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上直面伟人。亲切面见伟人后,我有三大发现:伟人走路很轻盈,不像我们军人走路“嗵嗵”作响。而伟人走路根本听不到声音,这既是健康又是一种风度。伟人穿的鞋子很旧,并且像是一双很少打油的皮鞋,这鞋龄估计应该有很多年了。跟伟人握手时,我感到他的手很修长很柔软。很明显,伟人的握手跟总理不属于一个类型。

我跟伟人握手以后,我为了保持住我这双与伟人握过手的状态不变,我有十天时间没有洗过手。说我痴也行,但这是当时发自内心对领袖的崇拜和和激动。直到我回到牛轭港以后,跟许多战士、干部握了手,回到家中又和妻子三个孩子握了手以后,才洗了手。

海军首届学习伟人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期间,海军李政委与我有过一次谈话。这是我与李政委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长时间的交谈。谈话内容主要是我听他讲“如何当好政委”,如何做好部队的政治工作。

这次谈话,缘起于快艇6支队原政委王国信的一个电话。当年7月,组织已任命我为快艇6支队政委,当时我正在上海交大搞军训。任职命令虽已公布,因我在外,王国信尚未向我交班仍在快6主持工作。11月中下旬,就在我在北京参加大会被海军确立为标兵的当天,王国信政委突然给我来了个电话,告诉我快6支队基层的部分干部战士管不住了,部队现在已不听招呼了。他要我赶紧将这一情况报告海军,让李政委表个态,支持他的工作。

我接到了老政委王国信的电话后,立即给海军司令部办公室李凯主任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有急事需要向李政委请示报告。大约半小时后,李主任回复我:“今天晚饭后,首长在他家里接待你。”

说真心话,这是我从军这么多年第一次进大首长的家门。这也是我由军事干部改行做政工后,唯一一次上级首长跟我谈话。我的心情既很激动又很感恩,一生里头一回啊。

李政委热情地欢迎我上他家做客,问寒问暖,让我从这短暂拘谨接触中一下子感受到领导对下属的关爱和亲和力。坐定后,首长要我讲讲有什么急事?我就将王国信政委的话,完整地传给了李政委。李政委听完后说:“现在海军里有许多人都提出来让我支持。依我看,不能把我的支持看得太高,而要摆正自己,按照原则、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才是主要的。你打个电话回去,表明二点:第一,我对他表示支持。第二,要他按照政策、原则,好好地工作。摆正自己的位置,当个好排头兵。”

李政委的表态,让我悬在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那个时候,高层的一个表态,与圣旨的作用差不了多少。王国信盼望李政委表态支持他,原因正在于此。至于说“当个好排头兵”或许这正是要害。

说完了正事,我就向李政委说说自己的事。我说:“海军和舰队给我改行了,当了支队政委,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开展工作,我想请首长给我一些指导。”李政委很谦虚,又很实在,随即讲了他个人的一些体会,我将此小结为李政委怎样教我当政委。

李政委说:“你是刚改行当支队政委,我也是刚改行当海军政委的嘛。你比我还强嘛,调来海军学了技术、战术,又打过仗。我呢,调海军来完全是个新兵,海军的东西完全不懂嘛。你当政委比我优越多了。懂海这是你的强项,又是你的大长处,今后要好好地发扬光大。”

李政委接着说:“我感觉有三点这是做政委必须始终坚持的,并且一定要抓紧、抓住,还要抓住不放。”他说的三条,第一条就是做到党指挥到哪里,就一定保证打到哪里。第二条就是要高举团结大旗。第三条就是要以战备为核心,全面抓好各项战备工作。

以上内容,就是李政委谈的如何当好政委的全部内容。听了李政委这次谈话,觉得像开了两扇大门,心里不仅觉得亮堂了,工作该抓什么也明确了,同时觉得我的工作大方向有了。

谈话最后,我与李政委说到基层部队当时的一些情况时,我自然是感慨万分。东海舰队当时直属有三个师级单位,其中快艇6支队是舰队唯一总参作战值班部队的师级单位。舰队没人主持日常工作,所以我也想借机请示李政委如何办。

李政委非常明确地告诉我:“有事请示报告饶守坤代司令、刘浩天政委,按他们的指示办就不会有大错了。”在特殊年代,得到了海军李政委的明示,我的心一下子有了方向。我回牛轭港上任后也就不会再像个没娘的孩子一样,在大风浪里摇摆不定,怕触礁搁浅了。

李政委这次谈话,让我受益匪浅。尤其是教我如何当政委的三条指示,不仅脉络清楚,又切实可行。不管是在快艇6支队工作还是后来我调到舟山基地工作,我就是模范地按照李政委传授的这三条要求做的。我真的很感激他又十分敬重他,他是我的好领导,又是我的好政委,也是我的有恩之人,我永生怀念他。

在陆军43军时,在东北战场上,李政委是我所在43军的副军长兼16师师长。当时我是18师52团的参谋。后来,到了长江边准备渡江作战时,他出任了我们43军军长。以后一直在他的指挥下从江西打到广东,又在广东直接参加粤桂战役,回师广东后又受命打海南岛。那时只知道他是军长,却从来没谋过面。也知道他对司令部工作很有一套。曾读过他的一本《加强司令部工作建设》小册子,知道他能文能武。李政委1962年调来海军后,这次来北京参加大会,我与他才第一次有幸见面并相识。来海军这么多年今天相识李政委,作为我的老军长,真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第一次相见后,我深感李政委对我有一种深深的好感。他对我在海军取得的骄人战绩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对我将43军“铁军”精神在海军发扬光大更是深感自豪。作为他陆军时曾经的部下,我与李政委之间似乎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

海军先后两任政委都对我特别好,在我成长的道路了都对我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并给予重望。他们对我关爱有加都有大恩于我。非常遗憾的是,两任政委都先后陷入了纷争中。其实我写回忆录,回顾历史和个人的痛苦经历,真是心疼啊!

对苏振华政委和李政委,我因有恩,不能及时去报很感内疚。这负担之重有如泰山,今生没机会了,等来生吧,我的两位好政委。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03 04:52:35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