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致电主席,问胡琏在何处,请求中野支援:尽力滞留胡部

作者:苏区放牛娃

龙王店区寿年主力基本解决后,粟裕马上盯住了“围而不攻”多时的整编72师,命令1纵转兵铁佛寺,准备将其攻歼。

整编72师是粟裕和华野的手下败将,早在一年前的山东泰(安)蒙(阴)战役就遭过痛打,黄埔二期出身的中将师长杨文泉、副师长祝顺鲲都做了阶下囚,仅新编15旅因远在肥城驻守,偶然逃过一劫。

现在被围铁佛寺的部队,是战后在新编15旅基础上惨淡重建了,新任师长为余锦源,部队战斗力不强,又是吃过大亏的惊弓之鸟,只能躲在构筑的工事里瑟瑟求保命。

叶飞接到命令,当即率1纵的1师和3师马不停蹄开赴龙寨一线,防止整编72师突围。粟裕这一安排可谓神招,马上发挥了作用。当天下午3点,黄百韬的整编25师倚仗兵精粮足,又新到战场,士饱马腾,求胜心切,因而疯狂猛攻,突破了中野11纵的阻击阵地,出现在准备攻歼整编72师的1纵背后,随即双方交上了火。

粟裕闻报,急令王必成的6纵和陶勇的4纵跑步向东攻击前进,与1纵一道截断黄百韬,防止其与整编72师靠拢。这时,虽然还有整编72师未歼灭,但已吃掉了区寿年的兵团部和近两个整编师,基本上达到了预期战役目标。在东西援军黄百韬已突破阻击阵地的情况下,粟裕可以见好就收,圆满收兵了。

他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安全撤出战场。粟裕分析当前的敌情,认为整编72师正惶惶不可终日,对华野转移影响不大,最要紧的是邱清泉和黄百韬两个兵团,受到顽强阻击伤痕累累后仍然在拼命进攻,尤其是东边的黄百韬,对准备从这一方向撤出的华野威胁很大。

如果不给其强有力的打击,华野携带大批伤员,将难以顺利撤出战斗。即使匆忙撤出,他们也会湖水般地尾追而来,使华野陷于被动。

粟裕思忖已定,果断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大胆决定:乘黄百从徐途跋涉初来乍到,先声人,其以歼灭性打中野司令部的闻讯后,惊叹道:“粟裕同志身是胆!”刘伯承后也之感慨:“打这样的大仗,我是做不到的,没有这样的胆,没有这样气魄。”

黄百韬

粟裕迅速调整部署,将手中有限的兵力再次转用,随即麻利地下达了作战命令:

一、3纵和10纵与8纵一部,继续由陈士榘、唐亮指挥,阻击邱清泉兵团;

二、8纵大部和6纵一个师围歼整编75师剩下的16旅旅部及2个团等残部;

三、原来围歼区寿年兵团的突击集团1纵和4纵以及6纵大部和两广纵队,转移到东边,攻歼黄百韬兵团,由叶飞指挥;

四、原来担负阻击任务的中野11纵则监视整编72师,并作为战役预备队。

这时候,华野参战官兵连续行军作战,伤亡消耗逐渐增大。而且战场久旱无雨,又是炎炎夏日,烈日暴晒,官兵饮水奇缺,吃不下饭,昼夜苦战,体力渐弱。

为了鼓舞士气,发扬连续作战的老传统,粟裕签发了一封给华野(含中野11纵)全体指战员的信,告诉大家,战役已进至全战役重要关键阶段,我们能够坚持下去,就可以全歼守敌,改变中原战局。他号召全军继续努力,全歼敌人,争取战役圆满胜利。

华野官兵随即以惊人的毅力,投入了新的战斗。叶飞指挥突击集团所属的1纵、4纵、6纵和两广纵队抖擞精神,迅速出动,在7月3日拂晓前将骄狂的黄百韬兵团包围在帝丘店和马口地区,准备等天亮后发起攻击。就在这关键时刻,粟裕突然获悉一个情况:蒋氏严令南面的胡琏兵团(含五大主力之一的18军)日夜兼程,经商水(周口)向北紧急增援,以协助阻击阵地前受困的邱清泉兵团,与黄百韬一起夹击华东野战军。

蒋氏已输红了眼,一次次往豫东战场投放兵力,必欲置粟裕和华野死地而后快。对这一路援军,粟裕也早有料和担因胡琏兵靠近中原野战军,他于630日便致电主席中野司令部,询问“胡琏已到何”,请求中野“尽力滞留,并将胡部动态告知”。而今,胡琏和他的18军也就是原来的整编11师果然来了。粟裕精心计算,要全歼黄百韬兵团和区寿年所属的整编75师残部2个团,需要5天时间。而他手中也无任何多余兵力可用,无法抽出阻援部队阻击胡琏兵团的增援。

胡琏兵团

无奈之下,粟裕只得通过总部和主席,再次向南面的中原野战军求援。7月3日,他致电主席并中野司令部刘、陈、邓等首长,说明自己的部署和战斗所需时间后,说“恳请以有力一部钳制胡琏部敌军,使其在8日以前不能到达太康地区”。

豫东逐鹿,战事已被粟裕越打越大,战果也一个比一个令人惊喜,一直紧张关注中原的主席异常高兴,早忘记了不久前自己一个野战军“每次歼敌以不超过一个整编师为限度”的要求。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03 04:47:57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