鹄依长河,“势”造三门峡之美

2020年只剩下不到几天,越过寒冷的冬日,栖息在三门峡的天鹅们将挤挤挨挨、闹闹嚷嚷地飞向高空。跟随着天鹅一起振翅起飞的,还有这座城市的文化旅游发展规划。2021年,仰韶文化被发现并命名100周年、中国考古学诞生100周年将为三门峡带来全新的发展机遇。这个季节前往三门峡的我们,在以围绕着黄河的旅行之中,见证了这座新兴城市的现在、过去和未来。

借自然之水,造生态之城

沿着一车宽的黄河景观廊道驱车向前,身旁就是宽阔的河面,傍水而栖的水鸟盘旋在低空,茂密的芦苇在风中摇曳。三门峡的黄河,流经206公里的区域,哺育了独特的地理和人文风情。三门峡市区东北部,一座大型水利工程枢纽用厚重的身躯讲述了黄河的故事。在题写着“万里长河第一坝”的石碑右侧,一幅三门峡黄河大坝建成前后的对比图横呈在我们眼前。画中,从水里冒头而出的3座岛屿——“人门”“鬼门”“神门”如今已被填作坝基,留下了“三门峡”这个颇具纪念意义的名字。

从入口向大坝最高处走去,攀升的高度使我们逐渐打开全景视野,四周的景致变得完整而清晰:3叶风车立在绵延的黄土塬上,缓缓转动;蓄水库里的黄河水碧绿清透,微泛波澜;土黄色坝体厚重沉稳,在它身上,“黄河安澜 国泰民安”8个朱红色大字气势磅礴。向下俯瞰,大坝下游处裸露的山形岩石是著名的“中流砥柱”,巍然屹立了上千年。中流砥柱的传说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有种说法是大禹在治水时留下了这块镇河石柱。黄河上的艄公又叫它“朝我来”。每当行船于这片湍急之处时,有经验的艄公都会将船头朝着石柱全力前进,眼看就要相撞之时,石柱上游的回水会把船安全地推向一旁,使其避开暗礁。

坚定不移、力挽狂澜,如今人们说到中流砥柱,往往形容的是一种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从大禹时期开始,华夏民族就始终未曾放弃黄河治理之业,这种坚持在与中流砥柱默默相望的大坝上得以体现。作为我国在黄河上修建的第一座大型水利枢纽,三门峡黄河大坝从1957年开始修建。建成初期,大坝的工作并不顺利。作为原设计者的苏联专家对黄河泥沙问题了解不多,导致泥沙大量淤积。后来,国内团队改建了大坝工程,将库区泥沙淤积减轻,实现了防洪、防凌、灌溉、发电、供水和减少泥沙淤积等综合效益。除了这些直接的效益,大坝还促成了库内湿地的形成。植被丰茂的生态环境引来了前来观景的游客、考察的学生,以及越冬的白天鹅。

在这个季节的清晨,天鹅的呦鸣声唤醒了沉睡的三门峡。每年10月中下旬,陆续有天鹅迁往这座城市,在水生植物环绕的湿地中歇脚越冬。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就是它们的热门目的地之一。从清晨开始,此起彼伏的“嘎嘎”声就回荡在静谧的公园中。早起的不止有数以千计的天鹅,还有扛着摄影机器,准备在光线正好的清晨拍摄天鹅的摄影师们。在苍龙湖的一处浅滩,越过一排专心致志的摄影师,就可以看见一片亮闪闪的洁白鹅羽。天鹅们聚集在这一片区觅食、游泳、用双蹼拨弄水面助跑起飞。

天鹅择良处栖居,公园里丰富的湿地、茂密的水生植物、干净温和的湖水提供了适宜的环境。这些自然元素是黄河给予的天然优势,也是公园长期养护的人工成果。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的韩铁艳告诉我们,受黄河水位的影响,公园的部分湿地有时会被淹没,湖内还会存在泥沙淤积的问题,这些都会成为影响天鹅生活的不利因素。为了给天鹅创造更宜居的环境,公园每年都会进行清淤垫滩工作。除此之外,工作人员们还要负责天鹅的“一日三餐”,在湿地旁边种植莲藕、水草、豆类等水生植物。优美的生态环境引来了摄影爱好者和游客,借着这股东风,三门峡市政府以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为核心,打造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并发展“中国大天鹅之乡”“中国摄影之乡”的城市品牌。

借雄关漫道,造历史之城

如果将时间的指针拨回千年之前,令三门峡闻名的不是“万里黄河第一坝”,也不是“大天鹅之乡”,而是战旗飘飘、鼓号阵阵的函谷关。“西据高原,东临绝涧,南接秦岭,北塞黄河”,虽然如今函谷关周围的地形地貌已与千年以前颇有差距,但从它北面开阔的峡谷和南面遮天蔽日的森林之中,我们依稀能理解古人设关于此的缘由。前有滔滔黄河阻断,后有茂密森林掩护,瓶口一样的地势本就是天然的屏障,关口的设置则对这道天然屏障进行了战略加固。如此险要的地势使得函谷关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千年的铁马金戈磨旧了它石头砌成的身体,刻下了惊心动魄的故事。登上“鸡鸣台”,飒飒风声之中,孟尝君门客佯装的鸡鸣之声依稀在侧;远望潼关,苍翠树林之间,安禄山伏击哥舒翰的场景似在眼前。

乱世、战争,历经群雄逐鹿的函谷关在硝烟之中,修炼出了独特的文化气质。杜甫有诗云:“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宫阙巍峨的长安和老子入关的盛况是杜甫的所思所念,也是函谷关“老子文化”的体现。函谷关是老子著述《道德经》的地方,传说中他使用过的著经石依旧被供奉在此地,前来朝圣的游客抚摸过它微凉的平滑表面,感受老子疾书时的心境。一边是战旗猎猎的铜墙铁壁,一边是刻着老子“善为士者,不武”的石碑,函谷关在保留疮痍的同时,也延续了老子不逞勇武的为士之道。

同样是毗邻黄河,虢国墓地遗址则彰显了井然有序的西周社会文化制度。虢国墓地遗址是“中国20世纪百项考古大发现”之一,建造在它之上的博物馆陈列了3万多件文物,从青铜器、玉器到铁器,从随葬品到车马坑。在这些出土的文物中,缀玉面罩复杂精美,模仿的是成年男子的面部器官;青铜食器排列整齐,还原了钟鸣鼎食的用餐场景。在陈列出的车马坑中,深入地面十几米的墓穴保留着刚发掘时的模样,布满车辙的泥土重现了墓主人生前出征时的场景。

然而,这些丰富的文物和车马坑只是虢国墓地的冰山一角。在博物馆外,10万平方米的开阔土地下面埋藏着更多文明遗迹。光裸的土地上几乎看不见任何高大的建筑,只有间或生长的野草和一座属于博物馆的小平房。随行的讲解员向我们介绍道,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大型邦国公墓的规模有多大,因此,为了防止破坏遗址,目前虢国墓地仍然以保护为主,以保守展示为辅。得益于这份对文明的珍惜与爱护,虢国墓地才能出土等级齐全、排列有序、保存完好的文物;得益于这份顺应自然的保护性开发,我们才能有幸在悠扬的编钟声中,面朝黄河,向诞生于此的文明致敬。

借黄河之势,造文明之城

尽管拥有古老的历史,三门峡依然是一座新兴城市。1957年,伴随着“万里黄河第一坝”的兴建,三门峡开始在中国城市的发展史上留下自己的故事。作为离黄河最近的城市,它的市区沿着黄河南岸铺陈开来,呈现出半岛般的形态;由于多山地、丘陵和黄土塬的地势,它的城区跌宕起伏,站在一头可远望到另一头的车水马龙。独特的地势赋予了三门峡“若隐若现”的城市景观,也赋予了老式民居地坑院“进村不见人,见树不见村”的建筑风格。

从陕州地坑院的入口进去,四方形的天空略显逼仄,夯实的黄土墙结构稳定,拱形的窑洞冬暖夏凉。这种“地下四合院”式的建筑是老陕州居民智慧的体现。在以前,生活条件艰苦的老陕州居民在经验中习得了黄河流域的地理特征,用低成本的方式开始了“穴居式”的生活。他们会选中一块黄土地,向下挖出十几米的深坑,以黄土为墙、以地坑为院、以窑洞为房,世代居住在里面。地坑院建造的方法看似简单,却处处体现着当地人对黄河和黄土的了解。这种了解在处理积水问题上得以体现:每一座地坑院都有一个类似井盖的装置,在它的下方是一口渗井,雨水流进渗井里,经过简单的处理还能用来洗衣、浇灌和喂牲口。

“地下”的生活并不枯燥无聊。在以家为单位的地坑院中,邻里之间可互通有无;在阔绰的大户人家里,宽敞的院落还可以用来举办“陕州剪纸”之类的民俗活动。在陕州地坑院的民俗院里,我们遇见了非遗传人——“陕州剪纸”市级代表性传承人黄亮娥。在她专属的窑洞里,形态各异的红色、黑色剪纸陈列得整整齐齐。她带着眼镜坐在剪纸作品旁,手边还摆放着剪刀和未完成的剪纸。当说起“陕州剪纸”,她的声音洪亮而活泼:“我们这里的剪纸最大的特色就是边唱边剪,一首歌唱完了,剪纸作品也出来了。”

地坑院里的居民从经验里汲取知识,顺应黄河和黄土的特性将日子过得有声有色。而生活在三门峡卢氏县的贫困户们,也借着国家政策和旅业发展,将贫瘠的土地和破旧的房屋变为农家乐和民宿。前往豫西大峡谷景区的路上,一栋栋具有豫西特色的农居有序地排列在道路的两边,住在其中的大多是从景区迁出来的村民。在大峡谷景区内,村里的一切都几乎保留着原有的模样,喷着红漆的墙壁、刻着生产队名字的门牌和水泥糊成的原始灶台还记录着属于他们的回忆。如今,这份回忆也将属于远道而来的游客。他们将在堆着稻米的院坝里,体验质朴的豫西农村,感受村民生活的改变。

迁出景区的村民们在茶余饭后,也会回到景区帮忙“看家”。据豫西大峡谷景区副总经理、豫西百草园总经理韩向征介绍,有的当地居民会在旅游旺季来景区工作,烧饭也好,打些碎零工也罢,都能靠劳动获得相应的报酬。不仅是景区,周边的民宿也为村民们提供了获得收入的机会。据卢氏山水隐庐民宿店长薛蓉介绍,山水隐庐改造自原本的新安村,保留了村庄的豫西风格,加固并重建了一些墙壁。“我们会给迁出去的居民分红,”薛蓉说道,“有的居民还会来民宿里打工。”

2021年,仰韶文化发现100周年和中国考古学诞生100周年将成为助力三门峡发展的“势”。“双百周年”让2011年开馆的仰韶文化博物馆再次忙碌起来:场馆翻修、规模扩大,大片土地被白色的线条切割开来,工作人员手持工具进行发掘工作。等到明年完工,仰韶村这一片区将会成为大型的“室内+室外”博物馆,在这之前,仰韶文化博物馆将闭馆5个月左右进行翻新和发掘工作。尽管遗址发掘工作复杂,但当仰韶博物馆馆长崔强谈起这个大型项目之时,依然神采奕奕、滔滔不绝。他用手指着地图,向我们介绍明年仰韶博物馆将会有哪些新设施,将会展出哪些发掘成果。

天鹅虽优雅,也需助跑才能起飞;三门峡资源虽丰富,也需借助“势”才能释放出全部能量。正如三门峡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局长毋慧芳所说:“三门峡市与黄河渊源深厚,是一座依河而生、伴河而兴的城市。黄河孕育着我们,黄河文化滋养着我们。”黄河是三门峡的“势”,2021年,三门峡将继续搭载黄河上的东风,着力打造“早期中国文化长廊”,让文化资源释放出更大的凝聚力和感召力。

图片均来自三门峡官方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06 02:01:05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