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单身女人组团买下500平大房子、“同居式养老”刷爆全网

5个单身女人组团买下500平大房子、“同居式养老”刷爆全网:看完她们,再也不怕老了

刚进养老社区的Michael,就把自己的房间从头到尾改造成了这样(年轻人看了也很喜欢):

还有,虽说住进了养老社区,Michael的生活依旧很忙碌:

早上起床,要冲咖啡,要画画,要练小提琴,要上网……

在崔璀的这篇文章中「初识」Michael,脑海中却已不由自主勾勒出一个「很酷的爷爷」。

老了居然也能活成这种模样?

抛去对「老去」的如临大敌,我陷入了对「老年状态」的思考:变老无法抵挡,老年却可以选择, 总有一款「老去的方式」是适合我的吧…

所以当热搜上出现了那条3.5亿阅读、疯狂刷屏的「抱团养老」时,我心动了:

成都5个50岁+的单身姐姐,开着一辆车,满中国找养老居住地,后来她们在丽江停下了脚步,合伙买下了一个520㎡老院子,抱团养老。

丽江,不像成都终日雾气弥漫,这里阳光很好,用姐姐们的话说就是「365天没雾霾,蓝天白云很适合生活」。

作为一个旅游圣地,丽江的生活也算便利,姐姐们心心念念「晚上去个酒吧」、「看个电影」、「吃美食」都能满足。

而她们盘下后改造的超大半山院子,庭院别致、四处落地窗,阳光常伴,远眺还能望见古城。

「我们辛苦了大半辈子,也该退休了。」

在这样一个地方,和相识多年的老友们一起「抱团养老」,有人与你共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一起玩一起随心所欲的生活,听起来真得很美好。

而在50多岁的年纪,扔掉「传统养老方式」的背后,其实是姐姐们强烈的「自我意识」:

无论多大年纪,也想「为自己而活」。

害怕变老?不,我们正忙着找乐子呢。

当初在寻找养老居住地的时候,姐姐们有诸多考量:环境、医疗、生活便利程度…等等。

有些地方,山清水秀的,但交通不方便,医疗水平不够,姐姐们也只能忍痛pass:「毕竟年纪大了。」

一路自驾走走停停,姐姐们边玩边找,后来停在了丽江。

也是机缘巧合,正好有朋友给她们推荐了个半山腰老院子,姐姐们一去看:

520平的宽敞空间,可以远眺到古城全景的高度,很漂亮也很安静,这么好的地方,赶紧定下来。

雷厉风行的把老院盘了下来,开始爆改,毕竟老院子年久失修,已经有些破败了:

第一次「改造」是姐姐们自己动手的,结果不尽人意,改成了黑漆漆的厂房…

后来,她们又去找了《梦想改造家》节目组,寻求设计师的帮助,这次改完,姐姐们终于都满意了。

宽敞的庭院里,可以供姐姐们跳舞、晒太阳、办篝火晚会:

温馨舒适的公共空间和开放式厨房:

还有满足姐姐们各自需求的房间:

在这样的房子里「抱团养老」,满足了我们对「老去方式」的美好想象。

果不其然,姐姐们的「抱团养老」一上热搜,迅速引来自四面八方无数网友的「柠檬」:

「简直就是我理想中的老年生活!」「养老报名,1/5,有人一起来吗?」

更有趣的是,不少年轻人的「打工魂」都被姐姐们激励出来了:

「加油赚钱啊姐妹们!」「趁年轻多搞钱,老了也一起过这样的生活。」

这样理想中养老方式的美好与自由,在我母亲那一辈老人的状态对比之下尤显强烈。

母亲的「老年状态」,是我不愿深想的,因为她的世界就那么大点,家、公园、菜市场、家,每天面对的不是丈夫,就是孩子。

她的「圈子」也狭窄到一览无余,除了帮忙带孩子、做饭、做家务,为他人忙碌至极,生活乏善可陈。

我尤其忧虑的是:我看不到她世界里的「自己」。

所以,看到这五位姐姐们一起笑一起闹,像小女孩一样互相拌嘴、互相照顾,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热闹的着生活的样子,真的向往。

看到她们,我想起露西·莫德·蒙哥玛丽在《绿山墙的安妮》的描述:


总有一天,我也会变老,时间掩盖了我的热情,吞噬了我的纯真,收回了我的童趣,但它抹不去我的快乐。我的愿望是:现在当个快乐的女孩,中年时当个快乐的阿姨,老年时当个快乐的老太婆——总之,拥有快乐的一生。

而在这种「抱团养老」意愿下,其实也是高龄女性对「个体存在感」的强烈渴望,这种「渴望」不因年老而消退。

但,想像姐姐们这样「一起抱团老去」,真的那么简单吗?

首先从这五个姐姐本人来说,她们都是单身。

单身不是抱团养老的必要条件,但「抱团养老」对单身的人来说可能会更合适。

曾经问朋友「你以后会跟我一起抱团养老吗?」朋友果断的拒绝了我:「我有老公,我们两个人已经有很多有趣的事要做了。」

看,这就是两种思考方向。

再看这五个姐姐,虽说都是「单身状态」,其中两个姐姐却是有过婚姻、也有女儿的。

只不过,这两个姐姐没想过和女儿一起生活。

姐姐们想得挺通透,在某种程度上,我也能在她们的态度中感觉到「家庭养老」意识渐渐弱化。

就像我们之前写过的马斯克的母亲——梅耶,她为孩子忙碌了一辈子,到老了自己跑去了纽约,独自居住:

她不再想关心家里吃什么,孩子要不要她带…等等问题,她告诉女儿:

「现在我住在纽约,除了照顾好自己,我不用再承担任何责任,这里甚至没有人知道我有三个孩子,真是太美妙了!」

让五个姐姐能够「和和美美」的在一起「抱团养老」,还有几个「必要条件」:

她们是几十年的朋友,彼此感情深厚,不会因为生活习惯不搭、以及鸡毛蒜皮的矛盾吵架。

更重要的是,她们还有钱。

房子第一次改造,改得像个厂房,姐姐们也都没说啥,又凑了180万重新改造。

「感情好」加上「财力自由」,这个「团」才能抱得起来。

就拿去年7月让人唏嘘的那个新闻来说:「老人抱团养老15年后散伙捐楼。」

上海市嘉定区外冈镇葛隆村,对「抱团养老」充满美好期待的一群老人,众筹购买了一栋楼「抱团养老」,结局却走向了「拆散」。

出现在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钱。

「在这个团体里,大家对钱的看法和基本的经济实力要相当,否则……钱不平衡心就不平衡。」

最初抱团在一起的时候,老人们也挺和睦,一起晨练、一起买菜、一起做饭,刚开始大家还争着掏钱:今天你买菜,明天我请。

后来大家一琢磨,多花钱的人心里肯定不舒服,干脆每个人交400元伙食费,慢慢的还是会有人不平衡:

有的嫌菜贵、有的想吃更好的,想吃「贵菜」的人是不是应该多拿钱…后来又发生了「厨房炊具坏了」摊钱,但有人不愿意,以及「生活水平攀比」等等一系列事。

结局不散才怪。

「抱团养老」,和找另一半其实一样,都需要「三观相同」、「经济实力匹配」,才能真正的「搭伙过日子」。

怎样才能好好的「抱团养老」?

日本七个「抱团养老」的奶奶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NHK专门拍了她们的纪录片——《七位单身老太太共同生活的十年》,揭开了奶奶们能好好「抱团养老」的秘密:

自立与共生。

组团之初,7个老人就制定了「养老协议」,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自立与共生。

意思就是——

老人们需要在生活自理的前提下共同生活,彼此之间既能彼此照顾,也能独立生活。

平时大家一起读读书、聊聊天、穿上漂亮的衣服相约去看樱花、有时也请来养生专家一起听养生保健课、一起做康复训练。

但老人们之间也有明确的边界线,如果一个人生病,你可以给予她精神上的陪伴和鼓励,却没有为她护理的义务。

也就是说,在一起抱团养老的前提是,你首先是个「独立的个体」。

7个老人中,「抱团养老」发起人村田幸子,把这种养老方式定义为「朋友近邻」。

「组团养老,不是为了找人照顾自己,而是为了活得有质量和尊严。」

在年纪越来越大、且恐婚恐育的念头中,虽「养老」尚且遥远,我却已经时不时担忧这个问题了。

盯上「组团养老」,也是想以自己认可的方式结束这一生,老了也能为自己而活。

所以,整理这篇「组团养老」笔记,给我自己也给大家,因为「抱团养老」对老人自身的要求还挺高的,如果真的想要好好的「抱团养老」,现实中要解决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

首先,你要有「合三观」的朋友,最好是兴趣爱好、生活习惯相似、素质修养水平不参差,以保证和谐相处。

其次,你还是要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也确保你共居的朋友,和你的经济水品差不多的。

第三,你和你的朋友们还是要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解决较大居住场所、活动场地的问题。

第四,你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能生活自理,因为健康才是一切自由的开始。

其实相比于好好「抱团养老」,我更希望大家能「好好老去」。

「好好老去」的方式有很多种,或是「抱团养老」,或是如崔璀的公公Michael一般,这些在我看来「好好老去」的人身上都有着蓬勃的生命力。

在这个迅速变化的时代,「变老」会被我们无意识的替代为「无用」、「被抛弃」。

所以我们害怕。

可当某一天,我看到如这五个姐姐、以及Michael这般的老人后,突然意识到:

不是这个世界不拥抱「衰老的我们」,而是「衰老的我们」不想拥抱这个世界。

但如果我们能够真正的意识到「每一天都是不可替代的」,坦然而至年龄的每个阶段,那么哪怕是普普通通的变老,也是幸福的。

如我们也曾产生「抱团养老」想法的主笔阿夕老师说的那样:

最后,马斯克母亲梅耶的那句话送你:「我生命中的每一个十年都比上一个十年更好。」

希望你也如此。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07 03:18:02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