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猝死赔偿低引发争议,饿了么紧急提升保额至60万元

原标题:外卖骑手猝死赔偿低引发争议,饿了么紧急提升保额至60万元

针对近日曝出的北京蓝骑士猝死事件,饿了么今日晚间发布声明称,即刻起将在“蓝骑士关爱金”中追加骑士意外身故的专项抚恤金,让全体蓝骑士家庭享有保险和关爱金的双重保障。

从声明来看,目前蓝骑士众包服务合约中,众包骑士每天跑单前会缴纳3元服务费,由饿了么平台代为收取,饿了么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共同交给骑手所服务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其中约定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对于当下蓝骑士的保险结构不尽合理、承保金额有所不足的情况,饿了么表示,已与各方紧急商谈,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将保额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饿了么将提供相应抚恤金。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饿了么将在本周内交付骑士家属。

据红星新闻报道,半个月前,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配送了33单外卖后,倒在了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经警方调查,韩某伟系猝死。其家属在追究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被饿了么告知,韩某伟与平台并无任何关系,平台出于人道主义,愿给家属提供2000元,其他则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

韩某伟投保的保险公司为太平洋保险。“每天早上接第一单的时候,平台会自动扣3元作为当天的保险费。”韩某家属提供的保单资料显示,被保险人为韩某伟,投保了一份1.06元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保险期间1天(自2020年12月21日09时起至2020年12月21日23时止)。按照保险协议规定,韩某猝死身故只能获赔3万元。

此事一经发酵,便引起热议。很多网友质疑外卖平台是在以“无劳动关系”来为自己脱身。那么,骑手在配送途中发生意外事故,是否会被认定为工伤,其工伤保险责任应由谁承担?

相关法律人士表示,针对此类事件,应先判断骑手与平台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目前,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对骑手的管理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隶属于配送平台的全职骑手“专送”模式,一种是通过平台自行注册的兼职骑手,即韩某伟使用的“众包”模式。专送模式一般没有劳动关系的分歧,而众包下的骑手与平台的劳动关系存在争议。

以饿了么旗下的骑手送餐平台蜂鸟众包为例,用户在注册成为该平台骑手前,须阅读同意《蜂鸟众包隐私权政策》和《蜂鸟众包用户协议》。其中,用户协议中明确提到:“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用户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

图源:蜂鸟众包APP

根据《蜂鸟众包用户协议》,就能明确认定韩某与平台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吗?

有观点认为,骑手是按照平台的指令、管理来提供服务的,收入也是根据平台规定进行分配,二者之间理应是有劳动关系的。

“平台方表面上是信息提供者,提供信息给用餐者、供餐者和骑手,但实质上是利用平台优势,把自己定位为信息撮合方,规避了劳动合同法规定用工主体的用工义务。”北京市众明律师事务所赵建立律师表示,韩某伟与平台具有人身和经济的从属性,两者是劳动关系认定中“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不能因为韩某与平台并非完全对应《劳动合同法》中所规定的劳动关系的形式,就以此否定“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

但也有相关法律专家认为,在韩某事件中,骑手和平台之间并不存在人身隶属关系和支配关系。

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滔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表示,众包模式下,骑手的劳动过程和劳动参与与否都是由其自主来确定,骑手可以自由选择登录和接单时间,有一定的支配力,所以骑手和平台并不形成劳动关系。

“保障外卖骑手的权益,仍需有关部门在司法上明确骑手类网约工与用工平台之间的劳动关系定位,将骑手的保障问题纳入立法计划。”

(钛媒体APP编辑萌萌综合自红星新闻、观察者网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08 03:49:19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