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演员真敢说,肖战粉丝被类比杀人犯,这个包袱恶毒否

原标题:脱口秀演员真敢说,肖战粉丝被类比杀人犯,这个包袱恶毒否

文/马庆云

1月9日,脱口秀演员小鹿,被肖战的粉丝群体们批评出了热度。原来,在一场线下的脱口秀表演当中,小鹿说到了抚养孩子的桥段:

好不容易把孩子养大了,你也不知道他会长成什么人,可能长成一个杀人犯,可能是个恋童癖,还有可能成为肖战粉丝,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讨厌肖战粉丝,反正给肖战花钱的也不会给我花钱。

最早曝出这则线下脱口秀内容的,是一名该场表演的观众,她表示,当时感觉被冒犯了,站起来和朋友一起走掉了,离开之后,听到背后有人说,她俩是不是肖战的粉丝。

这则内容被发酵之后,网络上开始出现不少粉丝型的账号,找脱口秀演员小鹿进行理论。最近,这位脱口秀演员正在某档网络热播的脱口秀辩论节目当中出镜。在小鹿社交媒体平台下方理论的粉丝型账号,大多持有的观点是,自己只是普通的粉丝,不是杀人犯,更不是恋童癖。

著名编剧汪海林老师则表示:这个包袱比较恶毒,比较过分,不过,真的好好笑。

汪海林老师曾多次批评肖战粉丝等流量明星的粉丝群体,要理性追星,不能盲目崇拜等等。显然,汪老是在追星方面,是非常理智清醒的。不过,这一次,汪老也表示了,“这个包袱比较恶毒”。汪老是知名编剧,深谙创作底线,汪老的表态,其实可以看作一种业内编剧对于这一喜剧包袱的基本看法。

我们不妨从多个角度来分析一下这个包袱。先从脱口秀演员创作这个包袱的角度来看。这个包袱的真正笑点,就是肖战粉丝像杀人犯、恋童癖一样肮脏,甚至于是犯罪程度很深。从讽刺的角度上讲,这种类比式的技术手法,确实可以实现很好的反讽。但是,从实际效力上讲,这则讽刺,是否有实际且有效的价值呢?

显然,这则讽刺不起到明显的实际效果,只能实现一种效果,那就是对肖战粉丝无底线的群嘲。喜剧创作当中,喜剧包袱,讲求实际有效,尽量不搞一棍子打死。比如,优秀的喜剧包袱,不会把男人和女人截然对立,不会对任何性别进行无头脑的群嘲。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对具体的现象不能讽刺。抓住一些共性的现象,描述出来,并且进行嘲讽,则是值得肯定的。

从喜剧包袱的角度讲,这个杀人犯、恋童癖和肖战粉丝的类似,缺少的就是“共性的现象”。什么意思呢?我们当然可以批评肖战粉丝,但要有具体的事例,也就是这群粉丝出现了共性的内容,把这些共性内容当中错误的内容找出来,进行有的放矢的喜剧讽刺,才是较为高级的。这种讽刺,讽刺的是错误的内容与现象,而不是所有的粉丝群体。

目前,不少的相声和脱口秀喜剧当中,都喜欢增大现象个体到一个共体的范畴内,虽然哗众取宠了,但起不到讽刺喜剧本身的艺术效果。比如,相声领域当中,以前,经常有相声演员讽刺同行,是主流相声演员。这其实就是以偏概全,缺少具体共性现象的讽刺,属于低级的。后来,师胜杰老先生站出来回击这种相声包袱,相声没有主流和非主流之分,只有专业和不专业。拿主流和非主流搞对立,显然是不专业的。

这是相声行业当中的自知自省。脱口秀行业当中,目前来看,大家尚未建立更多的艺术共识,尤其在讽刺艺术的底线问题上,大家没有一个基于艺术尊重的共识。搞截然的二元对立,是目前很多低端喜剧包袱的共性问题。比如,把人分为肖战粉丝和非肖战粉丝,前者就是类比杀人犯、恋童癖的,显然不妥帖。再比如,把人分为男人和女人,但只对其中一种进行讽刺。例子,我们有英语教育的老师说,“中国女人不行”等等。这都是讽刺大了。

所以,我个人的看法是,喜剧讽刺艺术,当然可以用,但要讽刺具体的事件,有的放矢,尽量不否定一个群体,因为那样容易产生错乱,起不到讽刺效果。讽刺这东西,是有力度的,只要有力量的东西,都要谨慎,防止力度过大,伤害了无辜的部分。这其实就是艺术的权利和义务。喜剧从业者,有喜剧讽刺的权利,但也应该尽到不伤及无辜的义务。这是,我们可以慢慢达成共识的。

当然,对于肖战粉丝乃至于所有的流量粉丝而言,也应该引起注意。流量是把双刃剑。很多流量粉丝太过分地想要让更多的路人认可自己喜欢的明星,过度的应援,反倒是起了反向效果。只看作品,不看明星,作品之外,没有明星,似乎才是我们的正确追求。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09 02:29:41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