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度小满金融还是“坐不改名”?

自2018年以来,以ATJ为首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纷纷掀起了一波“去金融化,重科技化”的更名潮,在更名潮的背后是互金公司估值的膨胀和为冲击上市做准备。而作为互联网大厂的百度旗下金融业务度小满一直以金融形象示人,似乎并不在乎更名,在度小满不更名的背后其融资也仅停留在2018年分拆后,彼时估值不到300亿,而同期的蚂蚁金服估值已破万亿。

1月8日,一份《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推进信用卡透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通知》在业内流传开。该《通知》显示:“自2021年1月1日起,信用卡透支利率由发卡机构与持卡人自主协商确定,取消信用卡透支利率上限和下限管理,即上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下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的0.7倍。”

显然,信用卡透支利率的市场化也意味着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产品,以及蚂蚁花呗、借呗等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将会有一场正面对决的戏码上演。

互联网金融公司在发力消费金融领域时,往往会推出“花借组合”。比如当前市场上蚂蚁集团的花呗、借呗;京东数科的白条、金条;百度的有钱花等。

作为国内互联网巨头,BATJ旗下均有金融业务,其中阿里、腾讯估值最高,京东次之,百度垫底。

有意思的是,ATJ旗下的互联网金融都热衷于改名,冠以科技的属性,尤其是上市前夕更名的蚂蚁金服。而作为排名靠后的度小满金融似乎并没有跟风改名,一直以金融形象示人。

互联网金融公司更名的背后

在互联网金融公司获得了多张金融牌照之后,或许是为了应对强监,又或是为了冠科技知名,实金融之事以此来提升自身的估值以便于后期上市,便掀起了一波“去金融化,重科技化”更名潮。

2018年9月,腾讯金融业务首次以“腾讯金融科技”名义亮相,取代了腾讯支付基础平台和金融应用线这一冗长的名称。在BATJ中,腾讯是唯一一家还没有将金融科技业务独立分拆出来的巨头。

同样,腾讯“小弟”京东旗下京东金融在9月也更名为“京东数科”。而就在7月,京东金融刚刚进行了B轮融资,获得约130亿元,据说公司估值超过了1300亿元。

相对于腾讯京东的提前准备,蚂蚁金服更像是“突袭”。在上市前一个月由蚂蚁金服更名为蚂蚁集团。

2020年6月,蚂蚁金服全称“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改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着重强调“科技”属性。

更名1个月后,蚂蚁集团宣布科创板上市,估值超2.5万亿。紧随其后的京东数科在9月向科创板提交上市申请,并在9月30日闪电通过问询,其估值超2000亿元。

除了阿里系、腾讯系更名外,小米和360也没有闲着。小米支付先更名小米数科后又更名天星数科。在美股上市的360金融也在2020年8月更名为“360数科”。

而在互联网金融频频更名的这两年,清退P2P、网络小贷新规等重磅监管政策频出,有“规避”监管之嫌。此外,从事借贷金融业务的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不受待见,美股上市的几家公司股价纷纷破发。

因此,更名这一老套把戏再次被摆上桌面。尤其是在科创板出来之后,蚂蚁科技、京东数科纷纷谋求科创板上市。而科创板的定位是科技属性,如果在名称上已经“输了”自然是不能让二级市场的“炒作者”满意。

值得注意的是,在蚂蚁、京东纷纷更名谋求上市之际,百度旗下的度小满迟迟未见更名,也未见有融资迹象。不过与阿里、腾讯、京东旗下金融业务的高估值相比,度小满的发展并不如人意。

不改名的度小满金融

相比蚂蚁金服、腾讯金融,甚至京东数科,度小满金融发展被竞争对手远远地抛在身后。

根据易观数据,2020年Q1支付宝市场份额为54.97%;腾讯财付通为38.92%;京东0.67%;百度钱包的份额仅为0.32%,排名第八位。

百度钱包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相比阿里腾讯,百度在金融产业上的布局较晚,直到2013年7月才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而阿里腾旭早在2011年便获得支付牌照。

缺乏用户场景的百度金融不仅在时间上慢一拍,在战略上的摇摆也导致其掉队。2014年4月百度钱包品牌问世,不过2015年才开始大力推广。而在2015年年底,百度才组成金融服务事业群组,将互金上升至百度战略级位置。

由于战略上的失误,百度金融CRO王劲在2017年4月离职。从阿里巴巴重金延揽的章政华也在2017年5月黯然离场。

资料显示,章政华2005年加盟阿里巴巴,次年加入支付宝成为支付宝第一批业务负责人。2010年,任支付宝业务发展部资深总监。加入百度后,于2014年4月发布了百度钱包品牌,任百度百付宝公司总经理、百度钱包负责人。

在百度战略摇摆的那几年,支付宝借助阿里的消费场景,以及阿里参与投资的各种打车、外卖等场景,并向线下的零售商超、店铺等大规模推广,使用场景和交易规模都得到很大拓展;微信支付借助微信的巨大流量,以及微信红包等社交玩法,并通过在打车、零售商超等众多场景的布局,使用率大幅提升。

在被阿里腾讯明显抛下之后,2018年4月28日,百度宣布旗下金融服务事业群组完成拆分融资协议签署。5月21日,度小满金融品牌正式对外发布,实现独立运营。

据了解,在本轮融资中,度小满金融获得TPG、凯雷投资集团、泰康集团、农银国际等多家机构超19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为36亿美元(260亿元左右)。

这一轮融资也是目前为止度小满金融的第一轮融资。而作为竞争对手的蚂蚁和京东也在这一年完成融资,估值远高于度小满。

2018年6月,蚂蚁金服对外宣布新一轮融资,融资总金额140亿美元,估值1500亿美元;同年7月,京东完成至少130亿元(约合19.6亿美元)B轮融资,估值约1300亿元。

从事后两家企业拟上科创板来看,这是蚂蚁金服和京东数科的最后一轮估值,伴随着的上市步伐渐进,两家公司的业务调整也结束,标榜科技属性。

而度小满金融似乎还在跑马圈地,标榜自身AI技术。下一轮融资和上市计划还不知在何处,自然更名对于度小满而言似乎并不是当前重要之事。

度小满的全牌照布局

虽然BATJ等一线金融科技集团均以科技输出为主要方向,却不会放弃牌照下的金融业务。这点从金融壹账通估值”腰斩式”IPO可以看出,不直接拥有用户的纯科技输出,在资本市场的想象力有限。

官网显示,度小满金融旗下共有“有钱花”、“度小满理财”、“度小满钱包”、“金融科技”等四大业务板块。业务布局分别为:借贷、理财、支付和金融科技。

其中“百度有钱花”为个人消费信贷产品,产品线包括满易贷、房抵贷、教育分期、医美分期等。

度小满的整个金融版图已经铺设了互联网支付、个人消费贷、企业贷、投资理财、征信、银行、保险等多条业务,并拥有第三方支付、小贷、基金销售等金融牌照。

目前看来,百度和360的金融业务的发展在路径上十分相似,均以“现金贷”业务为“开路先锋”,借助品牌和巨大流量优势提升规模。

根据2018年百度官方的宣传资料称,“有钱花”目前已占度小满金融总业务量的70%。截至2018年末公司累计发放贷款金额2500亿元,截止到2019年9月已增至5000亿元。

度小满旗下推有钱“被曝”推广乱象

随着用户增长红利的消退,获客成本的水涨船高,消金行业正面临“获客难”、“获客贵”问题。在此情境下,大部分借贷平台通过外部合作的方式来降低获客成本。其中度小满的有钱花也走上了通过推广外部获客的方式。

推有钱官网宣传资料显示,推有钱是度小满旗下的平台,是一个优质的贷款返佣平台,佣金给力,制度给力,关键不需要花一分钱就可以注册成为合伙人,从此就可以大力推广赚钱了。对于推有钱贷款平台目前主推:有钱花。

图片来源:推有钱官网

企查查数据显示,推有钱属于上海优扬新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朱光持股51%,朱光是度小满CEO。也就是说,推有钱和度小满存在关联关系。

此外,部分推广资料还出现了类似“传销”的分等级返佣。出现这种情况不知度小满是否知情,抑或选择性不见。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2 12:17:53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