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纪”——冬狝张家旁峪水库

今年交九后,尤其是二九这几天出奇的冷。一位在果园里冬剪果树的崔大哥讲,前天挂在果园看山房子外面的温度计,居然到了零下27°,娘伙子神,小可平生小六十了,头一次碰到来……

天寒地冻,冰封大地,沂河上游的张家旁峪水库俨然就是一派乌苏里江,兴凯湖,长白天池的景色……

小可的记忆里,冰封的水面,应当是安谧安然的风光。显然,这是凭空想象了……

冰封的水库,不仅不安谧,而且是蛮有消息,冰面不时传来“啾啾”、“咚咚”,甚至是“咔咔”作响,甚是叫人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莫非不是东海龙王在冰面下做法不成?

小伙伴们,小可用了一个“狝”字,您可知狝字的来历?狝,出自木兰秋狝,指满族秋冬季皇族出外游猎的习俗。小可把它用到持大镜头游猎美景,可谓之信手拈来,妙不可言哉!

举目放眼寥廓有垠的冰面,夫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赶脚油然而生……

足见在下历史文化、汉语言功底之深挚了吧?呵呵,吹吹小牛,一些哄子们天然又要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咬牙切齿了则个……

实在,这完全是在下自己的意淫、自恋和装模作样罢了,小可也就是一俗人,尺度的喜怒哀乐,直抒胸臆,贪财好色,一身正气了则个。世界上未有那么多人在乎俺,俺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除了自己关注外,少有他人在乎。好好活,自娱自乐就行了……

实际上,冰面上独缺一穿齐B超短裙,最好是红色的,脚下踩冰刀鞋,就着悠扬的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乐章,在冰面上滑动,旋转,大跳的妙龄少妇……

至美矣!

世上事本就是这样子:

人生哪能全如意,

万事只求半称心!

——杭州灵隐寺山门楹联

仁者乐山观天下 图/文

二零二一年元月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2 02:16:57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