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苏交恶,苏联和蒋介石曾秘密接触,阴谋共同摧毁我国核武基地?

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共同的利益关系,往往能让两个看似永远不可能联合的势力联系在一起。冷战期间,中苏交恶之后,苏联竟主动与蜗居台湾的蒋介石取得联系,试图共同反对新中国。

自大革命以来,蒋介石便与苏联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国民革命期间,蒋介石曾借助苏联的武器和军事顾问,发动北伐战争,最终初步统一中国。然而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蒋介石背叛革命,抛弃了孙中山“联俄联共”的既定方针,国民党从此与苏联决裂。

然而随着日本侵华的加剧,蒋介石被迫与苏联讲和。而斯大林为了遏制日本对苏联远东地区的维系,因此选择与中国和解。最终,蒋介石与苏联于1933年签订《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到了1935年,蒋介石和苏联放下嫌隙,签订了秘密军事协定。

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苏联几乎成为唯一支持中国的外国势力。苏联空军志愿军以及大量苏制装备大批进入中国,为抗战的胜利带来了许多积极影响。

抗战结束后,国共内战爆发。在国共方面,苏联首鼠两端。渡江战役中,解放军解放了南京。一方面,斯大林派出政治局委员米高扬秘密赴华,与毛泽东商谈中国革命和建国的各种问题;另一方面,苏联大使却令人吃惊地在包括美国等各国外交官都拒绝离开南京的情况下,跟着南撤的国民政府退往广州。直到斯大林发现中共对大陆的解放已成定局之时,才正式宣布与蒋介石断交。

蒋介石蜗居台湾后,便将苏联视为不共戴天之仇敌。在台湾岛内,蒋介石一直致力于反俄反共的宣传。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自中苏交恶后,自1949年便与国民党老死不相往来的苏联,竟主动向台湾伸出了橄榄枝,希望和蒋介石共同反对新中国。而梦想“反攻大陆”的蒋介石,也认为这是重返大陆的好机会,于是他秘密派人与苏联相关人员进行了联络。

实际自1960年,蒋介石便在密切注视着中苏关系的变化。在1962年,蒋介石便认定,赫鲁晓夫与毛泽东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苏共与中国的关系必然破裂。中苏关系的破裂,在蒋介石看来是一个可趁之机。他在日记中写道:

“反攻政策重点……转在于国际变化形势之中。今日中共不仅在美树敌,而对俄亦树敌,则是其在美、俄两大势力之夹攻中,其果能再次夹攻中幸免乎?此则全在我运用如何耳!”

为了试探苏联有没有和台湾秘密联络的可能性,蒋介石想到了苏联所最忌惮的新中国核武器基地。此时新中国核武器,已经试爆在即。

早在1963年,美苏曾就是否摧毁中国核能力问题进行接触。不过,当时主动提出要对中国核设施进行军事打击的是美国,苏联则持较谨慎的态度。期间,台湾方面也曾出动空军侦查搜集大陆方面核设施的建设情报。

为了试探苏联,蒋介石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在美国签订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结果苏联果断向美国提出抗议,认为“蒋介石不具有代表中国的能力,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唯一政府。”

此时中苏虽然关系破裂,但是还没有到兵戎相见的地步。对于台湾的试探,苏联仍采取了审慎态度。

然而当中苏关系进一步恶化,坐不住地开始变成了苏联。1964年9月,苏联驻日本武官主动向台湾当局“驻日本武官”发出公开邀请,希望台湾代表能参加10月7日由苏联大使馆举办的欢迎酒会。这是自1949年以来,苏联第一次寻求与国民党当局取得联系。然而蒋介石却认为这是苏联利用台湾对付新中国和美国的冷战手段,没有多大意义。因此苏联对台湾当局的第一次联系以失败而告终。

然而,蒋介石对于苏联的试探,也没有全然拒绝。因为此时的中苏关系,正向战争的方向不断滑落。而苏联方面也加紧联系国民党。为了掩人耳目,台北驻墨西哥的外交机构,成为台苏秘密联系的主要地点。

1966年底,苏联驻墨西哥官员秘密联系了台湾“驻墨西哥大使”陈质平。通过这次接触,蒋介石决心利用苏联,完成自己反攻大陆的狂想。他表示:“台湾不会联合美国反攻大陆以对付苏联,而苏联应该对“反攻大陆”政策予以默认”。

为了维系与苏联的联系,蒋介石布置了两条互相不干涉的秘线。一条线是“驻墨大使”陈质平,另一条是“驻墨新闻参事”朱新民。

根据美国明尼苏达州《朱新民档案》解密,朱新民曾于1968年7月与苏联驻墨西哥一等秘书契米霍夫进行秘密会晤。会晤中,契米霍夫将朱新民称为“同志”,谈到了当年苏共和国民党的友好交往,他表示:

“我们知道你们现在大陆有若干武力,而此力量若与当地势力相结合,我们表示同情,并可能给予协助。至于登陆行动,只要你们自己有力量,我们将视为内战采取观望态度。唯美国介入,乘坐悬挂美国国旗之船只,则另当别论。”

显然,苏联希望通过蒋介石的力量,牵扯住新中国,让其无法北顾。为了和苏联建立建议不关系,蒋介石确立了与苏联合作的基本原则,并让朱新民在墨西哥与苏联进行第二次交谈,并欢迎苏联相关人士来台访问。而苏联代表则欣然表示,愿意对台湾提供物资援助。

1968年10月12日,《伦敦晚报》苏联籍记者维克多·路易斯向台湾当局“驻日大使”陈之迈提出申请,要求访问台湾。而路易斯的申请,很快便得到了蒋介石的批准。

10月22日,路易斯抵达台北,成为自1949年以来,第一个访问台湾的苏联人。乍看来,路易斯是典型的英国人的名字。但是实际上,路易斯毕业于莫斯科大学法律系,曾任职于巴西、新西兰驻苏联大使馆,后因政治理由遭到整肃,被关在西伯利亚劳改营。而后,路易斯奇迹般地获释,并到达了英国,成为《伦敦晚报》记者,还娶了一名英国妻子。

此人神通广大,曾提前透露苏军即将入侵捷克的独家新闻,也曾在第一时间捅出了“赫鲁晓夫下台”的消息。因此西方舆论界普遍认为路易斯是克格勃的人。

到了台北,路易斯并没有见到蒋介石,而是与魏景蒙进行了会谈。会谈中,路易斯表示,自己不是苏联政府派来的,但是他至少可以传话,最终发展成大使对大使的会谈。同时他建议台湾当局,在莫斯科派驻贸易代表或新闻记者。

1969年3月,珍宝岛事变爆发,中苏两国在乌苏里江边境大打出手。而路易斯急切地与魏景蒙取得联系,希望再次访台。在此次会谈中,路易斯图穷匕见,表示其对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支持”。

首先,路易斯表示,台湾“反攻大陆”是中国内政,苏联绝不干涉;其次,苏联愿意向台湾提供武器援助,由台湾定交货地点;其三,双方交换情报,从即刻开始。

通过这次会谈,蒋介石认定,路易斯必然为“俄共所派之密探”,是苏联寻求与台湾合作的联络员。对于这个联络点,蒋介石可谓欣喜若狂。这是因为此时的台湾当局,正在风雨飘摇之中。一方面,美国不允许台湾“反攻大陆”,唯恐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起点;另一方面,美国正在和新中国“暗通款曲”,试图实现关系正常化。而台湾当局在联合国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

在蒋介石看来,与苏联取得合作,是一着好棋。他在日记中写道:

“我反攻复国政策,亦只有利用俄共此一转机,方能开辟反攻复国之门径,否则如专赖美国,只有冻结我在台湾为其家犬,绝无光复大陆之望。”

1969年8月,苏军在新疆铁列克提袭击我军一支巡逻队,导致解放军牺牲数十人。不久后,新中国在罗布泊进行了核试验。中苏之间的核大战,一触即发。冲突当日,路易斯便打电话给魏景蒙,急切要求会面。

在蒋介石看来,苏联之所以如此着急与自己联系,是因为苏联恐惧新中国的核武器。因此蒋介石认定“中共拥有核武器,双方皆受原则威胁,我方可与苏方共商如何彻底消灭之办法”“对于摧毁核子武器,由苏方提供武器,由我方负责摧毁”。

为此,蒋介石还制定了摧毁大陆核武器的计划,即先毁掉长江以南之中近程飞弹基地,其后再毁掉西北核武器基地。

此时的苏联,几乎放开手脚,多次向台湾示好。在墨西哥、比利时、澳大利亚和西德,苏联外交官积极接触台湾驻外人员,试探双方在情报和贸易上合作的可行性。然而蒋介石对路易斯这个秘密管道,更为重视。

几经辗转,魏景蒙最终和路易斯在奥地利维也纳进行了会谈。路易斯表示,苏联“鹰派”已经意识到苏联与中共没有与复合的可能。因此他们愿意和台湾共同对付新中国。

路易斯表示:“莫斯科当然不会派遣大批军队到大陆和中国作战。不过,可以配合行动,在台湾方面发动反攻时,先以飞弹摧毁新中国的海防基地。同时路易斯还赤裸裸地表示,苏联是唯一一个有兴趣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的强权。其后,路易斯向魏景蒙提出,台湾应向苏联提供新中国的情报,并希望台湾提出更多条件。

路易斯满嘴跑火车,让蒋介石也颇感疑虑,不过他还是顺着路易斯的话,向苏联提出条件。他希望苏联能提供先进装备,包括12艘导弹潜艇,一个中队的米格23战机等等。对于这些条件,苏联并没有做出积极回应。

就当蒋介石做着借助苏联“反攻大陆”的迷梦时,时局却发生着剧烈的变化。首先在1970年,周恩来与柯西金举行了机场会谈,中苏双方的战争气氛迅速降温,虽然双方均在边境布下重兵,但终究没有真正发展成热战。

另一方面,台湾当局于1971年10月被逐出联合国,彻底成了个地方政权,不仅外交孤立,至于“反攻复国”也就师出无名了。11月16日,墨西哥与台湾“断交”,其在墨西哥的接触通道被切断,“联苏反攻”也就成了水中之月。

那么苏联和台湾到了后来是否有藕断丝连呢?事实上肯定是有的。1973 年 2 月香港媒体报导台当局“国防部总政治部”曾派员前往当地与苏联人接触,双方谈及将澎湖列岛或金、马外岛租借给苏联作为海军基地。当年5月12日,三艘苏联军舰缓缓通过台湾海峡,一时间引爆了国际关注。台湾将租借澎湖列岛给苏联的消息,一时间甚嚣尘上。

不过随着中苏关系的不断缓和,苏联和台湾合作的基础也就是消失了。“联合苏联,反攻大陆”,只不过让蒋介石的迷梦做得更久了一点。然而由于双方缺乏互信,始终没有进行更深层次的会晤。

同时在笔者看来,路易斯的身份本身来路不明,非常可疑,是否真的代表苏联上层乃至于鹰派的意见,实际仍是个迷。即使苏联真想和蒋介石取得联系,也不过是想利用他多套一点新中国的情报,将我国的兵力吸引于东南边境,让我国顾此失彼。

由于中苏并没有真正交战,因此苏联和台湾当局的交往永远只在试探层面,不可能有太多的进展。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3 02:02:14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