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没有学问?看这四点!谢付亮讲《论语》里的人生常识(六)

原文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论语·学而篇》第七章)

谢付亮简解

这章讲什么是真有学问。

孔子做教育,重在德行,重在实践,重在运用,重在“活出来”,而非书本知识、纸上谈兵、表面功夫,上一章也是表达了这一教育理念。

这一章换作子夏,其是孔子晚年的学生,卫国人,姓卜名商字子夏,比孔子小44岁,与子游一并以通晓文献知识见长。《论语》如此安排,或许能表明这一教育理念的重要性。

一,贤贤易色。第一个贤用作动词,尊重;第二个贤,意指有才德之人。贤贤,即尊重有才德的贤人。易,有三种解释,一是“如”,二是“改变”,三是“轻视”。综合杨逢彬、钱穆、钱逊、刘宝楠等名家分析,我认为“轻视”更准确,贤贤易色,即,尊重贤人,轻视美色。

讲到这里,有句俗话大家一定很熟悉,英雄难过美人关,言外之意,“易色”很难,英雄也不例外,对一般人来说呢,是不是更难?人们常说的“重色轻友”四个字,或许能说明一二。有时,或许只是玩笑,但有时却是事实,甚至,“重色轻亲”也是存在的,例如,李隆基和杨玉环的不伦之恋,就是一个经典案例。这个问题很微妙,大家可以在生活中细细体会。

忠言逆耳,贤人给的多是逆耳忠言,听起来不是那么舒服;浮生若梦,美色给的多是甜蜜梦想,似乎总是令人向往。人之一生,劳苦愁烦,不如意十之八九,有时明知是梦,也要去稀里糊涂买醉,渴望一醉方休,但终有清醒之时,倒不如时时刻刻尊重贤人,努力要求自己做个贤人,倒也可以免去很多苦难,这一点看看历史上或现实中的悲剧惨剧,自然就能明白。

总之,子夏将“贤贤易色”放在第一位来讲,自然有他的良苦用心:这是人一生的准则,比如,娶妻是娶“德”,而非娶“色”;也是一生的修炼,需要时时警醒自己,正如大学所言:“自天子以至于熟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二,事父母,能竭其力。这句话很容易理解,实质还是在讲“孝”,即,侍奉父亲母亲,要能够竭尽全力。但做起来,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很难。

比如,高铁开通了,很多偏僻的地方,几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拿我的老家寿县来说,之前很不方便,现在三个多小时就能到。最近几年,我给自己的要求是一个月回家一次,看看老人,陪陪老人,但这些年都没做到。有时是因为突发情况,有时是因为工作,但根本原因是在我自己身上,我没有做到“能竭其力”。

2020年是个极为特殊的一年,上半年我回家甚少,所以现在都很后悔。因为,没有回家,我和二伯沟通就少了些,更是没有亲眼看到二伯的身体变化,只是电话中听他说好好好,等到我看到二伯时,他已经很瘦。也就是在那一刹那,我似乎明白了,于是,背地里我就常常哭,更没料到的是,大约一个月之后,二伯就去世了。

所以,“能竭其力”四个字,说得非常到位,就像一面照妖镜,直接就照在了我们的内心深处,将我们的一切心思意念和借口托词,统统都给照得通亮,没有一丝阴暗处或隐蔽处。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尽孝,必须竭尽全力,才算是合格的子女或晚辈。《论语》一书多处谈到孝,有原则,有标准,也有方法,我们后面再接谈。

三,事君,能致其身。致,献出,整句话的意思是,侍奉君主,为君主做事,要具备献身精神。理解这段话,要结合另外一句话,“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即,君主以礼使唤臣子,臣子以忠心侍奉君主。

也就是说,“献身”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双方关系融洽和谐,互为对方考虑,便有了牢不可破的君臣关系。相反,若是一方做不到呢?君子求诸己,君主乃一国之君,万众仰慕,更要求诸己,从自身做起,才能要求臣下。

引申到现在老板与员工的关系,也不能一味强调员工要忠心,老板要做到值得员工“忠心”才好。但,什么叫值得,什么又叫不值得,这又是个模棱两可的问题。

对老板来说,要常常换位思考,看到员工的辛苦;员工也要看到老板的艰辛,尤其是疫情期间,多少企业倒闭?能够活下来就已是不易,员工自然要掂量掂量自己,不可过分要求。老板也要打量打量自己,不可自命不凡。

请注意,关系都是“双方”的、“互动”的,老板和员工,管理层与普通员工,最重要的还是多多沟通,无论是正式沟通,还是非正式沟通,都要经常沟通,一起喝喝酒、品品茶、唠唠嗑,沟通多了,相应的“沟”就少了,关系也就融洽了。

四,与朋友交,言而有信。即,与朋友交往,说话要诚实守信。这个之前也已提到过,“谨而信”,“敬事而信”,“与朋友交而不信乎”等等,后面还要不厌其烦地谈及“信”,可见无论对君主,还是对百姓,“信”的重要性都不可小觑。

例如,据腾讯网报道,沈阳“毒王”尹老太太2020年11月29日从韩国回来,不遵守国家境外回国人员“14+7”隔离政策,隔离14天后就外出溜达,不乏人多的地方扎,如,分析显示,她自12月13号开始,随后10天几乎跑遍全城。12月18号,老太太感觉到发热,但并未如实申报,而是心怀侥幸,刻意避开大医院的核酸检测,去买诊所买药。

其间,别人问发热原因,尹老太太刻意隐瞒境外旅居史,坚称普通感冒。结果,药房人员、医护人员、邻居相继感染而不自知,直到后来东窗事发。一个人的“无信”,不仅传染了20多人,更是坑了一座城,劳民又伤财,这就是“失信”的巨大代价。可见“信”的确很重要,但“信”也并不简单,如,《道德经》云“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后面我会进一步谈。

那么,如果以上四点都做到了呢?

“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这样的人,虽然他自己说没有学习过或没有学问,我一定说他学过了或真有学问。张居正直解道:“由此可见古人之为学,皆用力于根本切要之地,而不专在于言语文字之末也。”《日讲》更是直接点破:“子夏此言,以敦行为实学,自是探本之论。”

总而言之,一个人知道做到、知行合一才算是“学”,才算是真有学问。相反,若是这四点做不到呢,就是说说而已,嘴上功夫而已,不是真学,也不是真有学问!

子夏的话说得很明白,也很犀利,照此标准,检查检查我们自己,会是怎样的答案呢?无论怎样,自己知道就好,然后呢,努力向子夏看齐,做个真学或真有学问之人!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3 02:16:16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