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精生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前段时间就一个这样的例子,一对夫妇在备孕了好几年都生育不了,经过检查还是丈夫的原因,因为丈夫的精子碎片率将近达到100%了,无论如何吃药备孕都是没有用的,记得有一次夫妇两去找医生复诊,医生也是无奈的摇摇头道:您能接受供精生育吗?丈夫一听立马脸色就变了,嚷嚷道:你这庸医,你治不了就别治,别在这坐着说话不腰疼。我不生了,行了吧!摔门气冲冲的就出去了

后面夫妇两还是不死心换了好几家医院检查,经过几家专门的生殖医院检查,都是同样的结果,现在,全家包括婆婆都劝她们两去选择供精,但是老公接受不了生一个跟自己一点没有血缘的孩子,心理上过不了这一关,面对不了这个孩子。但是另外一方面,而自己又面临着大龄生育的风险,卵巢功能下降倒计时的紧迫感。现在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伙计们,你们觉得供精生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需要接受供精的人群,一般来说是完全没有生育能力的男性,从医学上讲是死精或者无精者,然后为了和自己的爱人能够组成完整的家庭,精子的来源扩大到了夫妇以外的第三者,现在一般由地方精子库管理。这对于有生育需求,又无法正常繁衍后代的家庭来说本来是福音,但是作为我本人来说,可能主观上并不愿意接受这种方式。

因为接受了供精后,试管婴儿同时存在遗传学和法律上的两位父亲,而且用同一供精者的精样行人工授精,分娩的后代将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如果精子库管理不严,同一供精者的精样的使用次数过多,就大大增加了兄弟姐妹间进行“血亲婚配”的可能性,有严重的伦理问题,也容易产生有遗传缺陷的后代。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怀孕后孩子有先天不足,如畸形儿、先天性疾病等情况,那么孩子的出生权、被抚养权等等权益应由谁来负责?孩子的遗传学父母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否也应该对孩子尽相应的义务呢?

从人类进化的角度看,人类群体内存在部分不能生育的个体是其生育能力经受自然选择的必然结果。通过人工的方式干预自然生殖是否与传统生殖的理念有太多的冲突,而且在中国这样一个伦理观念保守的社会环境下,辅助生殖的方式还会遇到更多的问题吧。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3 01:41:59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