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鸡蛋就拿下一个碉堡,原因是敌军联想太丰富,吓破了自己的胆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以后,侵华日军逐渐将作战重点由正面战场转向敌后战场。为了对付日益增长的敌后抗日武装力量,自1939年以来,日军在华北地区大力推行“治安肃正计划”,实施所谓“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

以侵华日军有限的兵力,要控制比日本本土大得多的占领区,显然是远远不足的。因此,日本必须扶持伪军来以华制华。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大批日军精锐被调入南洋,更是加速了这一进程。伪军的战斗力基本上不值一提,如果打野战,就连县大队和区小队这样的地方武装都不一定能讨到便宜。不过把伪军放在碉堡里面,借助较为坚固的防御设施,还是能起点作用的。

日伪军的碉堡炮楼,往往是其据点的核心防御工事。这些碉堡炮楼,使用的建筑材料一般为砖头、木材、石头,好一点的会用到钢材和水泥。应该说,虽然日军的碉堡和炮楼的战术非常落后,但对于中国的敌后战场而言却非常有效。因为即便是正规的八路军与新四军,也往往严重缺乏攻坚武器,攻打日军的碉堡和炮楼难度很大,正面拿下一个日伪军的据点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为了对付这些碉堡炮楼,抗日武装也想了很多招。

一是用炮轰。当时的八路军正规部队,迫击炮还是有一些的。但迫击炮作为一种曲射武器,原有的使用方式并不适合打击碉堡炮楼这样的固定点目标。于是改进迫击炮战术,发明了迫击炮平射法。后来的99式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抗战时期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关于迫击炮平射的故事,写的人已经很多了,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二是挖地道。挖地道要算好方位、角度、深度,从敌人的射击死角上开挖,挖到碉堡底座位置,再放下炸药。炸完后立即冲锋清理没炸死的敌人。这种方法技术含量高,危险系数较大,而且费时费力。只有在敌方增援力量不能快速赶到的情况下才能用。

三是搞策反,里应外合。敌人每修建一个碉堡炮楼,游击队就设法通过打进去拉出来的办法,安插布置内应。等到时机成熟,往往可以用很小的代价,轻松端掉一个碉堡炮楼。不过这种办法,花费的时间较长,往往要几个月。

四是长期围困,逼走敌人。这种战术,主要是游击队在使用。往往通过控制或者破坏敌人据点附近的水源,让敌人没水喝,最后不得不放弃据点,落荒而逃。不过这种办法至少也是要花费好几天时间的,而且要保证敌人的增援部队不能过来。

对于敌后战场的抗日武装力量,特别是游击队这样的地方武装而言,敌人的碉堡炮楼在一般情况下确实是非常难啃的硬骨头。不过在本文今天所说的这个故事里,民兵土八路们就花费了点鸡蛋,不费一枪一弹,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就拿下了敌人的炮楼。

这个故事发生在山东海阳。1938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海阳。英雄的海阳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同敌人展开了英勇的斗争,配合八路军主力部队狠狠地打击了日伪反动势力。海阳民兵当年可以算是天下闻名,著名抗战电影《地雷战》的故事原型,就在海阳。

除了大名鼎鼎的地雷战以外,海阳县大队、武工队还对敌人展开骚扰战、攻心战,把敌后斗争推向新高潮。有时按照上级的统一部署,一齐行动,一夜之间,在全县所有的敌人据点里都贴上传单,弄得伪军人心惶惶,经常有开小差的。为了进一步打击敌人,还在据点四周的山头上安上土炸弹,把大串鞭炮吊在铁捅里,到了后半夜点上火,震耳欲聋的“炮声”“机关枪声”响成一片,让伪军们误认为八路军主力打过来了,吓得丧魂落魄,拼命向空荡的山上胡乱开枪,一直折腾到天将拂晓。

在海阳小纪村据点里住着一个排的伪军,经常出来抢粮食,奸污妇女,老百姓把他们恨透了。民兵们几次把传单贴进这个据点,开始没经验,贴传单用的是热地瓜或地瓜面浆子,敌人看了就知道不是正规八路军干的,时间一长也就不怎么当回事了。民兵们很着急,整天琢磨着对付敌人的好办法。

后来,有人想到可以用鸡蛋清贴传单,很牢固,大雨都浇不掉呢,一个鸡蛋清能贴五、六张传单。别看现在超市里面做活动的时候,一个鸡蛋还不到一毛钱。但在过去那个年代里,普通老百姓只有生病或者逢年过节才能有机会吃到鸡蛋。一个老八路曾经回忆到,过去地主家生了个大胖孙子,所谓庆祝也不过是一家老小的饭里,每个人加了个鸡蛋。

这天晚上6点多钟,天色已近黄昏,隔一、两丈远已经难以看清人的面目。村民们刚收工回家,男人们一个个挑着水桶走向大街,都到村头的井台上打水,和往常一样,街道上一时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执行贴传单任务的那位民兵,也挑着一副水桶朝村头走。这时候敌人正好换岗,民兵盯着那个才下岗的伪军,加紧几步赶到伪军的身后,先大声地的地下吐了一口痰,紧接着赶紧放下水桶扯着伪军的后衣襟,连连给伪军陪不是:“老总都怪我眼瞎,把痰吐到你背上了,快让我给你擦擦。”他一只手拿出浸满鸡蛋清的毛巾直往伪军背上擦,另一只手趁势把传单贴了上去。

那个伪军回到碉堡,别人一看他背上贴着传单,都好奇地问他是怎么回事?当他得知八路军传单贴到自己后背的时候,脸都吓白了。再用手去揭,怎么也揭不下来。伪军们脱去他的上衣,围成一圈看了起来。这时,伪排长闯进屋把伪军们劈头盖脑地臭骂一顿,然后拿着那件上衣回到自己住处,独自研究了起来。

这个伪军排长研究了半个晚上,也没搞明白传单是用什么东西贴上去的,左看右看,认定这是一种特制高级胶水。然后,他马上联想到,这种高级玩意,绝不会是民兵土八路之类所能用的。能用这个的,肯定是正规八路军主力部队。一想到这里,这个伪军排长就吓破了胆,不等天亮,就放弃了这个碉堡,夺路而逃了。就这样民兵们不费一枪一弹,花费了几个鸡蛋,就拿下了这个碉堡。

本文作者:季雨,“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任何媒体、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3 10:00:41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