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的失败让美国明白,即使新中国没进联合国,依然有否决权

自1840年以来,中国发生了无数惨烈的战争。经历了一次次失败,中国由一个人人尊崇的中央王朝堕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特别是甲午战争之后,中国的国际地位更是一落千丈、坠入了谷底,成为任人宰割、人人可以凌辱的对象。

经历了残酷的八年抗战,中国近百年来终于第一次完全战胜了外敌的入侵。联合国建立后,中国更是作为“五大国”之一,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一员。然而可悲的是,中国的浴血奋战,并没有得到列强的真正尊重。相反,中国还成为了列强之间交易的筹码。

在1945年的雅尔塔密约中,美国为了换取苏联出兵东北,竟悍然出卖中国权力。在不知会中国政府的情况下,将外蒙古、大连、旅顺以及中东铁路的权益通通转让给苏联。眼看抗战即将胜利,中国却又新添一个不平等条约,而这一切都是拜腐败无能的国民政府在军事上的失败所赐。

1944年,已经穷途末路的日寇狗急跳墙,纠集60万大军发动了所谓“打通大陆交通线”的战役,史称“豫湘桂战役”。此战中,国民党军一触即溃,失地千里,损兵折将达到数十万。对于蒋介石的无能表现,原本有心扶植国民政府的美国彻底失望了。因此,中国虽然名为“大国”,实际并不享有大国的地位。在联合国中,中国实际上形同摆设,不过是美国人提线木偶。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然而中国的地位,并没有因为改天换地而发生显著变化。无论对于美国还是苏联,中国都是无足轻重的存在。

人民共和国成立两个月后,毛泽东收拾行装踏上了第一次国际之旅,他要到莫斯科和斯大林会面。但是对于毛泽东的这位领导4亿中国人民的大国领导人,斯大林却表现出了惊人的傲慢。在他眼中,中国和波兰、保加利亚等新型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什么区别。

在斯大林那里,毛泽东只争取到了3亿贷款。这样的援助,比苏联给墨兰的还要少,只有苏联从东北搬走设备价值的三分之一。

超级大国的轻视,让新中国的领导人们倍感屈辱。如果不用实力震慑列强,又如何能说“中国人从此站了起来。而我国近邻朝鲜发生的一场战争,最终成为新中国从此走向世界民族之林的契机。

1950年6月20日,朝鲜战争爆发,北朝鲜以坦克为核心的10万精锐部队发动了统一全国的战争。短时间内,10万南朝鲜军队土崩瓦解。7月1日,美国地面部队进入朝鲜,结果由于立足未稳。美24师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几乎全军覆没。

但到了9月15日,麦克阿瑟却出人意料地在仁川发动了登陆,切断了正在围攻釜山北朝鲜军队的补给线。10万精锐之师,撤往三八线以北的已经不到3万人。而麦克阿瑟并不满足于仁川的辉煌胜利,而是直接挥师北上,准备饮马鸭绿江,颠覆北朝鲜。

唇亡齿寒,北朝鲜有难,中国决不能坐视不管。熟读史书的毛泽东清楚的明白,历史上朝鲜曾无数次成为外敌入侵中国的跳板。若美国攻陷北朝鲜,东北工业区便将直接暴露在美国的枪口之下。若在东北囤积重兵,又谈何和平发展呢?

因此当美国释放出打过三八线的信号后,中国曾多次发出警告:“美军只要越过三八线,中国便一定会出兵。”

9月25日,聂荣臻在与印度驻华大使使潘尼迦的非正式谈话中,表达出不会坐视美国将战火烧到中朝边境的信息。 9月30日,周恩来在政协全国委员会会议上特别指出:

“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10月3日,周恩来又紧急召见潘尼迦,希望他给美国传话,再次重申一旦美军越过三八线,中国必将采取行动。

面对中国的严正声明,美国人却是怎么做的呢?只用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轻蔑”。

美国国务卿腊斯克曾回忆,在提到来自北京的威胁时,麦克阿瑟表现得十分不以为然,他说,他“一点儿也不明白中国为什么要管这件破事,他们现在肯定会感到后悔。”

同时,麦克阿瑟还说:

“他们没有空军,现在我们的空军已经在朝鲜有了基地,如果中国人试图推进到平壤,他们一定会遭到人类历史上最惨重的伤亡。”

当美军攻陷平壤后,麦克阿瑟更是骄横到忘乎所以,他说:

“如果中国胆敢进攻台湾,他会马上赶到台湾,亲自指挥作战,彻底打垮他们,让这一战成为震惊亚洲的灾难,而且或许能挡回共产主义。”

最后,麦克阿瑟甚至总结道:“我每个夜晚都祈祷中国来朝鲜,我常常是跪下来祈祷。”

事实上,轻视中国的,绝不仅仅只有麦克阿瑟一个,这几乎是所有美国人的共识。在“白人至上”的种族优越感支配下,美国人常常对亚洲人充满了歧视。从上至下,美国对中国的歧视、轻视和无知,都达到了极点。

美国中情局,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情报机构。但对于新中国,中情局却似乎连一丝探究的兴趣也没有。麦克阿瑟手下头号情报头子威洛比,号称“小纳粹”。他曾公然贬损中国,说中国人身材矮小,工业和技术落后,是十足的“劣等民族”,根本抵挡不了美国军队的先进技术和强大火力。虽然不断有情报显示,中国大军正在不断进入朝鲜,但是威洛比却傲慢地选择了无视,仍硬着脖子声称:“中国不敢进行干涉”。

同时美军参谋长阿尔蒙德也是歧视中国的典型代表,他经常将中国人称为“洗衣工”。在他眼中,中国军人和美国国内的亚洲洗衣工没什么区别。即便中国参战,也没什么大不了,因为他从未将中国人当做真正的对手。在他看来,只要美国人出现在战场上,敌人就会落荒而逃。

就这样,美国无视中国的无数次警告,向鸭绿江疾驰而来。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彭德怀所率领的数十万志愿军早就昼夜兼程赶赴朝鲜,并巧妙地将自己隐藏在群山之中。

在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中,志愿军先声夺人,在云山大败美军骑兵一师,让这支160年不败的王牌军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迎头痛击。

第一次战役的失利,并没有打压住麦克阿瑟等战争贩子嚣张的气焰。即使中国志愿军的存在已经证据确凿,麦克阿瑟却依然信心满满,认为中国军队没有什么可怕的。

为了助长麦克阿瑟的骄横之心,彭德怀有意命令战士们释放俘虏、丢弃一些破旧枪支,装作一副溃不成军、慌忙退却的样子。得到这些消息后,麦克阿瑟更是得意地声称:

“中国绝不是不可侮的力量。”

随后,麦克阿瑟犯下兵家大忌,不顾一切地命令全军分兵冒然前进。而彭德怀,早就布下了史上最大的伏击阵地,就等着美国人往里面钻。

11月7日,第二次战役打响,埋着头狂飙猛进的“联合国军”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坠入了志愿军布置的天罗地网。

事实证明,麦克阿瑟所吹嘘的空中力量,并没有阻挡住英勇无畏的志愿军,那些适用于对付机械化程度较高但机动性交叉的日本人的作战方式,并不能对付出现在这场战争中的中国人。

因为中国人从不会像传统军队那样,在白天走到美军阵前,等美军去消灭他们。而是在夜间出击,将睡眼惺忪的美国大兵捅死在睡袋里。在夜晚,飞机和大炮根本起不了作用。

与此同时,美军还为志愿军迅猛而勇敢的穿插而震惊。他们常常发现,敌人并不来自前方,而是出现在自己薄弱的侧后。在漫山遍野的军号声中,美国大兵吓得魂不附体,甚至连抵抗的力气也没有。

在东线的战役中,美国第2师陷入重围,18000名官兵只逃回了不到8000人。在西线,陆战一师遭遇了歼灭性的打击,减员达到1万多人,基本失去了战斗力。

原本想要饮马鸭绿江的麦克阿瑟,只能无奈地吞下惨败的苦果。害怕被切断后路的美军一溃千里,从鸭绿江边一路狂奔至38线,志愿军兵不血刃地收复了平壤。

美国军史学家大卫·哈伯斯塔姆曾说:

“美国在20世纪有过很多军事误判,但麦克阿瑟决定一路打到鸭绿江边这一错误绝对无人可及,那里已经插满了中国军队的红旗,只不过他对这些红旗视而不见。”

麦克阿瑟曾有许多罪过,包括狂妄自大,爱慕虚荣,但最大的罪过莫过于彻底低估了对手。尽管他几十年来一直呆在亚洲,但从来没有去过中国,他满以为中国还是19世纪的中国。他对亚洲人的印象就是“百依百顺,俯首帖耳,天真浪漫,绝对服从。”

然而麦克阿瑟所接触的亚洲人,从来都是马尼拉的富商,蒋介石军中那些胆小如鼠的腐败军官,东京街头卑躬屈膝的亚洲人。而不是勇敢无畏,在中国共产党的洗礼下已然脱胎换骨的中国人。

曾经轻视中国的麦克阿瑟终于改变了自己看法,他曾表示:“谁想和中国打仗,一定有病。”

最终在3年的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们志愿军将士经历了10场大战役和数十次大小战斗,歼灭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71万人。这场战斗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军威,奠定了举足轻重的国际地位。

美国军史学家赫姆斯曾写道:

“中国人在朝鲜战争期间所显示出来的强大攻势和防御能力,美国及盟友已经清楚地看出,红色中国已成为一个可怕的敌人,它再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那个软弱无能的国家了。”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的辉煌胜利,让美国人明白,中国已非吴下阿蒙,已经不是那个被列强予取予求、任人宰割的肥羊。从此以后,美国人才正式收起了他们的偏见,开始正视中国的力量,重视中国的意见和观点,真正将中国看作是一个新兴的世界强国。

20世纪60年代,美国入侵越南陷入战争泥潭20多年里,始终不敢越过中国给美国划定的“红线”:中国警告美国,如果美国胆敢越过北纬17°线,中国一定不会不管。美国之所以不敢无视中国的警告,就是朝鲜战争爆发之前,中国发出:美军不得越过38°线,否则中国绝不会坐视不管的警告。

因此对于美国人来说,即使新中国当时还没有进入联合国,但是依然却有着“否决权”。而这一切,都是拜朝鲜战争的惨败所赐。

同样对中国产生改观的,还有苏联。听闻中国以近乎“原始”的武器多次击败武装到牙齿的美军,竟感动地热泪盈眶。从此以后,对于中国的援助请求,斯大林从来都是有求必应,即使是当时最先进的米格15战斗机,斯大林也慷慨地大量提供。

在斯大林心目中,新中国再也不是无足轻重的小兄弟,而是足以与苏联平起平坐的伙伴。到了后来苏联对中国展开了史无前例的援助,给予中国156个重点工程,使我国能用百亿元人民币建立起配套的基础工业和国防工业,创造了现代史上最低成本创造规模速度的空前纪录。从此以后,中国由一个连螺丝钉都生产不了的农业国,一跃成为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工业国,为未来的“世界工厂”奠定了坚实基础。同时,苏联提前归还了旅顺和大连,《雅尔塔密约》的屈辱从此一扫而空。

与此同时,抗美援朝的胜利还得到了第三世界国家的尊重,中国的国际地位大大提高。终于在1971年,新中国被亚非拉的兄弟们“抬进了”联合国,回到了新中国应有的位置。

抗美援朝的胜利,确保了新中国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是中华民族从沉沦到崛起的开端。就如彭德怀元帅所说:

“西方殖民几百年来哎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3 01:57:13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