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军战力冠绝蒋军,军纪堪比日寇,陈毅:每个碉堡都关着姑娘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国民政府虽然通过北伐,名义上统一了中国。然而在地方,却依然盘踞着大大小小100多个军阀势力。而在众多割据势力中,桂系军阀又是最有特色,最有实力的一个。而桂系军阀之所以强大,不仅要归功于他们的领导人——桂系三巨头——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同时还有桂系勇猛善战的桂系军队。

广西,是我国边陲省份,自古以来就是少数民族与汉族混居的地区。自明代以来,广西战士的强悍便冠绝天下。广西狼兵,更是作为明军的精锐,四处征战,甚至连强悍的满洲八旗也不是他们对手。

到了太平天国运动时,洪秀全在广西金田起义。在广西战士的帮助下,洪秀全、杨秀清横扫大半个中国。在他们面前,清军常常连一回合也撑不住。对于广西太平军,清军恨得咬牙切齿,后来曾国藩甚至扬言:“唯广西兵不赦。”

到了近代,广西兵维持了他们勇猛善战的传统,并逐渐借着国民革命的东风,形成了新桂系军阀。

1924年,已经取代旧桂系军阀陆荣廷的新桂系参加国民革命,孙中山将新桂军改编为“广西省绥靖督办公署”。1925年秋,新桂系三巨头通力合作,消灭陆荣廷残部,统一了广西全境。从此以后,新桂系成为国民革命军最有力的武器,让北洋军阀闻风丧胆。

在北伐战争中,桂系第七军先后在湖南、湖北对吴佩孚,在江西对孙传芳作战。面对这两大北洋军之精锐,桂军总能独当一面摧毁劲敌,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打下江南半壁江山。在北伐战争以及二次北伐中,桂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以不败战绩让桂系攀上了军事声望的高峰。

桂军的一系列胜利,让李宗仁、白崇禧有些忘乎所以。因利益诉求,桂系与蒋介石貌合神离,乃至于大打出手。在他们看来,黄埔系在北伐战争中的战功并不如自己,凭啥占据中央要津呢?

因为矛盾激化,蒋桂两军最终于1929年3月30日大打出手。在武汉之战中,桂系赖以成名的“钢七军”却掉了链子。在蒋介石的银弹攻势下,第七军竟不战而瓦解。第七军倒台后,桂系生于的十万大军瞬间崩溃,最后全部被蒋介石包围缴械。短短一周内,桂系便从地跨南北数千里,佣兵20万的大军阀,打回了原型。

中原大战中,桂系军阀又不甘寂寞,联系冯玉祥、阎锡山共同反蒋。他们孤注一掷,以全军杀入湖南,试图重新攻占武汉,饮马中原。谁知正当桂军高歌猛进之时粤军陈铭枢部突然反水,袭取桂系后方重镇衡阳,切断了桂军补给线。由于后路被断,李宗仁只好率部退回广西,从此失去了问鼎中原的资格。

原本,蒋介石想彻底剿灭桂系,但当他发现红色苏维埃政权在全国各地已呈燎原之势后,立即选择与李宗仁、白崇禧化解矛盾。在他看来,桂系、冯玉祥、阎锡山都不足为惧,他的真正威胁永远都是共产党。

因此,蒋介石和李宗仁取得了和解,决定一同剿共。根据蒋介石的盘算,他希望让桂军和红军互相消耗,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对于蒋介石的图谋,绰号“小诸葛”的白崇禧又如何会不知?

因此桂系一面找蒋介石要粮要饷,另一方面又在剿共方面出出工不出力。蒋介石在贵阳命令桂军追击已经发动长征的红军,而白崇禧则命令第七军与红军至少保持两日形成。一路上,红军打出“有劳桂军远送”的标语。听闻此消息,蒋介石气得大骂“娘希匹”,并说:

“这真是外国的军队。”

虽然桂系在军阀混战中屡遭挫败,但这并不能说明桂系将领无能,更不能说桂军战士不勇猛。在抗战中,桂军的表现就可圈可点。

“七七事变”后,日本曾对起兵反蒋的李宗仁、白崇禧抱有幻想,试图拉拢分化。然而在崇尚爱国主义的李、白面前,这些诱降政策都以失败而告终。相反,李宗仁在广州发表“焦土抗日”演说,发誓要和日寇对抗到底。

在淞沪会战中,桂军精锐尽数投入战场,许多战士都死在敌人猛烈的舰炮之下。光这一战,桂系精锐便损失6万余人,十个旅长牺牲了九个。

在台儿庄战役中,李宗仁担任总指挥。战前他曾对出身西北军的庞炳勋说:

“我们在内战中搅了20多年,仔细回想那种生活,太没有意义了。黑白不明,是非不分,败虽虽不足耻,胜亦不武。如今天如人愿,让我们一辈子有一个抗日救国的机会,今后如能为国家民族而战死沙场,才真正死得起其所。”

在这场战斗中,李宗仁利用敌之弱点,诱敌深入,最终大破日军,歼敌1.2万余人,取得了正面战场第一次大胜。

而桂系另一位巨头白崇禧,则作为副总参谋长身处蒋介石的帷幄之中,众多作战方略和计划均出其手。他继承了蒋百里的衣钵,主张以“空间换时间”“积小胜为大胜”,并成功指挥了昆仑关战役。

抗战期间,广西出兵百万,牺牲军民100万余人,其中阵亡将士达到50余万。在战场上,桂军屡挫日寇,战绩在各军中名列前茅。因此桂军虽然是杂牌军,但是比其他杂牌军处境要好。虽然不像嫡系中央军那样受优待,但也绝不为难。

抗战胜利后,桂系实力大幅度加强,成为中国最大的地方实力派。国共内战爆发后,桂军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蒋介石的帮凶,与解放军多次交战。

在战场上,桂军的凶猛和强悍,给解放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和其他地方部队完全不同,从来不会一打就垮,而是熟练运用战术,敢于向我军发动连续反突击。在华东战场,桂军与我军曾多次交手,让我军吃亏不小。

在强悍的同时,桂军的军纪极为败坏,甚至堪比日寇。他们的长官常常说:“只要打胜仗就行,奸淫掳掠一概不管。”因此在苏北和山东,老百姓没少受他们祸害。

在陈毅看来,桂系军队的战斗力是蒋军中最强的。他说:

“桂军很顽强,是蒋军中战斗力最强的。硬不缴枪,真是蛮子蛮打,非打死不缴枪,伤兵还拿枪打你,伙夫挑起担子逃跑还骂“丢你妈”,你捉他,他放下担子就用扁担打。他们不做工事,一到村子排长就用刺刀在围墙上划几个圈圈,以重机枪架起来打,通通通都成了枪眼,十几分钟就把阵地摆好了,射击非常准确。”“他们都是老兵,有些营连长还是黄埔时代的学生,他们把我们看作异族,封建团结很厉害。”

同时,陈毅还对桂军军纪之坏印象深刻:

“他们战术很好,但是纪律很坏,打开每个碉堡,都关着三四个老百姓的姑娘。”

如此凶悍的敌人,打垮他们一个堡垒,就要伤亡二三十人,消灭他一个营,就要伤亡四五百人,消灭他一个团,就要伤亡上千人,要付出巨大代价。不将这支凶顽的敌人消灭,不知还会有多少老百姓受到残害。

但在国共内战中前期,桂军实力基本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倒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在三大战役中损失殆尽。因此桂系趁火打劫,趁机向蒋介石逼宫。在内外交困中,蒋介石被迫下野,而李宗仁则升任代总统。

当时,桂系手中仍握有十多万精兵,因此李宗仁和白崇禧仍妄想获得体面和平,以图独占半壁江山、划江而治。一方面,李宗仁同意毛泽东提出的“八项条件”,进行和平谈判。另一方面,白崇禧派刘仲容为特使,去面见毛泽东。

见到刘仲容后,毛泽东严正声明:“白先生让我们不过江,是办不到的。”当然,毛泽东对桂系还是留有余地。他说:

“白崇禧是喜欢带兵的,他的广西军队只有十来万,数字不大。将来和谈成功,一旦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建立国防军时,我们可请他继续带兵,请他指挥30万军队。”

面对如此宽厚的条件,白崇禧仍执迷不悟,他借着美国的支持,满以为自己十多万桂系人马,可以将共军挡在长江。而这种妄想,也让桂系的末日不可避免。

相比于强大的解放军,桂系军队的力量自然是微不足道的,是螳臂当车的。当时解放军在华南已有19个军,55万余人,而白崇禧的5个兵团,总计不过30万。但是我军指战员却依然没有轻敌,而是下达《秋季战役作战指示》,详细地向各部分析了桂军的作战方式。

在首长林彪看来,白崇禧素来狡猾,善于保存实力。因此,林彪制定了迂回包抄,以大钳形态抄袭白崇禧主力的计划。等两翼包抄到位,中路主力再行前进。

林彪的战术,果然骗倒了白崇禧。他天天派出飞机侦察,却始终无法掌握我军主力的动向,更发现不了我军的意图。最终,我军包抄到位,并在衡宝战役中大败白崇禧主力,钢七军等主力部队遭遇惨重损失,4万余人被歼灭,数十名将佐被擒。而白崇禧带领着残兵败将,逃回了广西。

随后,解放军长驱南下,只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解放广西全境,白崇禧赖以成名的钢七军被全部歼灭,他所指挥的十多万大军也被解放军一一消灭。老本输光,白崇禧失声痛哭,他只好孤身逃亡台湾,担任有职无权的“总统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在特工的监视下,渡过了余生。

而李宗仁则在大陆解放后,去往美国。1965年,李宗仁偕夫人回到祖国大陆,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热烈欢迎,并于1969年在北京去世。

桂系军阀为何强势?这是因为自明代以来,广西人就崇尚全民皆兵。而李宗仁、白崇禧在治理广西期间,继承了这一原则。桂系确立“自卫”“自治”“自给”三大原则,全民皆参与军事训练,建立民团组织。截至1936年,广西受过军事训练的男子已经达到130万人。

同时,桂军指挥系统精干,装备轻便,辎重简单,战士出苦耐劳,其机动性甚至可能超过我军。因此在战斗中,桂军常常是一个麻烦的对手。

但是可悲的是,桂系军阀眼界狭窄,自我感觉良好,认不清形势,试图阻挡历史的车轮。即使武力在强悍,也抵挡不了人民的力量。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3 02:03:18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