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连陷我军105座城市,却不知不觉,陷入毛泽东的妙计中

《孙子兵法》有云:“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简言之就是,一场战争的胜负并不取决于战场,而是出于最高领导人对于敌我形势、天时地利人和的分析。说白了,就是战争的胜负,取决于庙算。

1946年,蒋介石撕毁《双十协定》,全面内战就此爆发。以中原解放区为起点,蒋介石对我各大解放区,发动了所谓的全面进攻,力图在三个月内扑灭我军,将革命的火焰彻底扼杀。

从当时的战场态势来看,解放军控制了全国大量大中城市。抗战时期,日本席卷大半个中国,国民党军节节抵抗、节节败退,最终退居于西南一隅。而在国民党不断后退的同时,八路军和新四军则不断跟进,在广大的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到了抗战末期,共产党已经建立了晋察冀、晋绥、晋冀豫、冀鲁豫、陕甘宁、冀热辽、山东、苏北、湘鄂赣、鄂豫皖等19块根据地。根据地人口由150万人发展到一亿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由开始的4万人发展到120万人。

抗战结束,日本投降。从实力和个人声望来说,蒋介石集团都到达了顶峰,他不仅得到了美国、英国的支持,苏联也承认了他的正统地位。从兵力来说,国民党军数量在430万左右,不少部队拥有全套美制装备,火力强劲、训练有素。

虽然占据了天时,但蒋介石唯独就占不了人和。这是因为他的精锐部队躲在中缅边境、四川等大后方。以西南陈旧、破烂的交通,很难将军队投送到沿海和平原的各大城市。而共产党的根据地迫近于敌占区,有利于就地接手。

情急之下,蒋介石抛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打着和平建国的口号,邀请毛泽东来重庆谈判。另一方面,他勾结美国,利用海军和空军加紧运输部队,妄图强夺胜利果实。同时,他还命令日伪军,只允许向中央军投降。

虽然蒋介石做出种种阻挠行动,但是我军对于大中城市的接手仍十分顺利,我军在东北、华北、华南等地,都占据了大量城市。

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国民党军在各地逐渐部署到位,蒋介石认为发动全面内战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他下定决心,要对各大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

为了尽快赢下这场战争,国民党军集中了193个旅,准备将山东、华中、晋冀鲁豫、晋察冀、晋绥、中原等根据地全部占领。

在作战中,蒋介石最心心念念地,莫过于攻占共产党所掌握的城市。蒋介石在军官训练团的一次讲话中,曾这样说:

“现代战争最要紧的,莫过于交通,而要控制交通,就得先控制城市。城市不仅是经济、政治、文化的中心,一切人才和物资的集中之地,而且在地理形势上,它一定是水陆交通的要点,我们占领重要城市后,四面延伸,就可以控制所有的交通线。交通线在我们控制之下,则共军即使有广大正面,也会为我们所分割、截断,处处出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因此,蒋介石在“作战纲要”中首要提出的一点就是,要将共军从所占领的重要城市、据点中一一赶出来。

蒋介石之所以想要尽快攻占城市,除了军事方面考虑,更有经济方面的考量。抗战后,国统区百业凋敝、民不聊生,加之国民党官员的贪腐,致使物价飞涨、货币贬值,国府的财政陷入了崩溃。当时的国民党,几乎都是依靠美国支援才勉强吊着一口气。因此,蒋介石急需攻占大城市,获取更多的税源,好支撑政府和军队的运行。

与此同时,国民党军在抗战时,开始以美军为师。而美军的作战方式,虽然非常有效,但是弹药消耗极大。中国是个贫弱的农业国,哪有资本像美军一样随意挥霍?因此,没有财源是绝对不行的。

而从经验角度看,蒋介石对于共产党,也是有“成功经验”的。在第五次反围剿中,蒋介石就是以堡垒战术,不断蚕食红军的根据地,最终成功逼迫红军发动史无前例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因此,蒋介石想故伎重演,尽量多占地盘,然后以城市为据点,纵横延伸,将我军彻底分割、切碎,使之无法集中。

1946年7月到1947年2月,国民党军“进展迅速”。由于敌强我弱,我军在各大战场都显得比较被动。在东北战场,我军失去了四平、长春;在华东,我军退出了两淮;在华北,傅作义部在大同集宁战役与张家口战役中重创解放军,取得优势地位。

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蒋介石连陷我军105座城市,但也付出了71万人伤亡的代价。平均每攻占一座城市,就必须付出7000人的代价。

其中少将以上高级军官被俘、死、伤多达100多人。蒋介石曾哀叹道:

“我们的团长、旅长、师长等高级将领被俘之多,为数惊人。”

到了1947年春,国民军的数量大大下降,即使补充了兵源,也只有394万人,和鼎盛时期无法相比。

然而即便如此,蒋介石仍认为自己的计划大为成功。因此他将主意打在了我中央政府所在地——“红都”延安之上。

在蒋介石眼中,共产党最重要的根据地有二——山东和陕北。其中军事重心在山东,而政治中心在陕北。

从全国战局来看,国共双方争夺最激烈的地方还是华北和东北。从交通、经济以及军事的角度看,陕北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但是在蒋介石看来,攻占延安,具有相当重要的政治意义,可以蒙蔽官兵的耳目,激励士气。

于是,蒋介石派遣自己的爱将胡宗南,集中25万大军,对陕甘宁根据地发动了所谓“重点进攻”,企图直接攻占延安,消灭西北解放军,从而将这支机动部队投放到华北和东北战场。

延安,是中央政府所在地,是毛泽东指挥战斗的地方。在延安,共产党已经待了十年。虽然这里地瘠民贫,却在最困难的时候拯救了红军,拯救了革命。对于这里的人民,这里的山水,我们的领导人都是相当有感情的,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割舍的。

然而敌强我弱,陕北根据地的解放军仅有3万余人,无法和25万敌军相抗衡。因此,毛泽东当即决定,放弃延安。

那么毛泽东为何主动放弃延安呢?这并不是因为怯懦,而是他对于当时的局势,早就有了洞若观火的判断。师哲曾回忆,当时他曾劝说毛主席,希望设法保住延安。但是毛泽东却胸有成竹地说:

“你的想法不高明,不应该挡住他们去进占延安。你知道吗?蒋介石阿Q精神十足,占领了延安,他就以为自己胜利了。但实际上只要他一占领延安,他就会输掉一切……延安是一座世界名城,也就是一个沉重的包袱。他既然要背这个包袱,就让他背吧。而且话说回来,你既然可以打到延安来,我也可以打到南京去。来而不往非也嘛!”

那么毛泽东为什么有这样的自信?为什么他坚信,只要蒋介石占领了延安,就会输掉一切?

而这,就要从毛泽东高明的庙算说起了。自毛泽东参加革命以来,他就一直坚信一点,“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底失人,人地皆失。”在敌强我弱的局面下,硬拼是绝对错误的。留得青山在,才不怕没柴烧。只有保存了有生力量,才有资本和反动派搏斗。

当年中央红军反围剿时,毛泽东就是秉承运动战原则,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在运动中歼敌,尽量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最终成功击破敌人四次反围剿。而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李德和博古却抛弃了毛泽东的作战原则,妄图“御敌于国门之外”,和国民党打硬碰硬的阵地战,最终不得不离开中央苏区,进行长征。

在毛泽东看来,失去105座城市乃至于延安,其实算不了什么。蒋介石占领这些城市,只会让自己本来就不充足的机动兵力更加捉襟见肘。而我军则可以集中兵力,将敌人各个击破。

蒋介石每攻占一座城市,实际就是给自己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对此,毛泽东形象地说道:

“蒋介石是个小气鬼,一贯以占地盘为胜利。一旦占领一个小小的村庄,也是舍不得放手的。好吧!我们就把这些包袱一个一个给蒋介石背上。他背得越多就越走不动!那时,我们再集中力量,要打哪里就打哪里!人民很快就会看到,蒋介石占领延安绝不是他的胜利,而是他失败的开始。”

我军撤离延安后,胡宗南部很快便杀入了已经成为空城的延安。在南京的蒋介石接到胡宗南的电报后大喜过望,立即给胡宗南发去了嘉奖电,并将他晋升为上将军衔。一时间,蒋介石集团弹冠相庆,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场面,西安家家户户都悬挂国旗,放鞭炮,广播电台还专门请一些歌星来电台演唱。

然而蒋介石没有得意多久,因为他很快便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毛泽东的奇谋之中。虽然占领了大片解放区,但是他却发现,自己的机动兵力完全不够用了。即使想要守住自己手中的城市,依然捉襟见肘。

相反,我军却逐渐化被动为主动,发动了大规模反击。首先,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将尖刀插入了国民党的胸膛。由于国民党军占领了太多城市,抽不出机动兵力加以阻挠,所以让刘邓一战成功。

而在其他战场,我党、我军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穷苦的农民们分到了梦寐以求的土地。

蒋介石作为国家领导人,却没有真正意义上搞清中国的国情。中国是个农业国,工业少得可怜。革命真正需要依靠的力量,永远是农民。而要争夺的基本盘,一定是在农村。作为一个买办集团,蒋介石没有胆量,也没有想法进行土改。

而毛泽东则清楚地认识到,只有农村才是革命真正需要依靠的力量。虽然失去了城市,但是解放军只要倚靠农村,发动农民解放自己,就一定能获取源源不断的兵源和财源。

例如在东北,我军开始将地主的土地分给农民,彻底打垮农村的封建堡垒。为了保卫自己新得到的劳动果实,农民纷纷参军,使我军的实力得到质的提升。并在短时间内,在兵力上超越了关外国民党军。

反观国民党军,虽然他们也在不断招募新兵。但是这些新兵却不知为何而战,从战斗力和主观能动性上来说,远远不如我军的新鲜血液。

在双方实力的此消彼长之下,解放军逐渐转入反攻,而国民党军只能困守于交通线和据点,成为难以挪动一步的“死兵”。只要稍微动一动,就有被围歼的危险。而我军曾经丢掉的城市,也一个个被夺了回来。

1948年4月18日,西北解放军收复了延安。而胡宗南之所以撤出延安,就是因为机动兵力不足。

最终,在解放军的猛烈攻势下,国民党在东北、华北和中原相继惨败,输光了自己所有的筹码。而蒋介石,也只能在不断的败绩中,灰溜溜地逃往台湾。

毛泽东所言果然没有错,蒋介石虽然占领了延安,但却失去了一切。我军虽然失去了延安,但最终却将红旗插在了南京总统府之上。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蒋介石秉承旧军阀思想,以多占地盘以为胜利;而毛泽东则不同,他崇尚以人为本,其境界远远超过了蒋介石。而双方在庙算上的差距,也让人民的胜利成为了定局。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3 02:06:04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