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场建设:不光要数量,也得看质量

记者陈永报道 本报在近期连续推出了多篇中国足球青训发展的文章,涉及体制、赛制、教练、理念等多个层面,但足球场地建设是青训的最基础条件之一,有了场地,才能有踢球的孩子,才能有普及,才可以从普及中挖掘优秀的苗子进入青训体系,才可以逐渐完善青训体系,最终实现中国足球的发展。

2020年11月24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与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全面推进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的意见》。《意见》提出:2025年,地级及以上城市建立健全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工作机制和管理模式,按照完整居住社区建设标准,实现新建居住社区内至少配建一片非标准足球场地设施,既有城市社区因地制宜配建社区足球场地设施。2035年,地级及以上城市社区实现足球场地设施全覆盖,具备条件的城市街道、街区内配建一片标准足球场地设施。

场地建设,迫在眉睫。

遗憾的是,近年来,足球场地建设虽然如火如荼,足球场地数量呈现大幅度增加的趋势,但场地质量的问题却始终没有解决好。

过去很多年,中超比赛的场地问题都一直是各界关注的焦点,比如有的中超俱乐部的主场长期存在“菜地”现象,球场犹如斑秃,甚至一些野草、野花都在中超的球场里肆意生长。

最近几年,中超的场地质量有所改善,至少在赛季刚刚开始的时候,大部分场地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但随着联赛的推进,很多中超的场地就开始暴露问题,原本绿油油的场地又变成了斑秃。究其原因,则是养护不良的问题,部分场地则是体育场涉及的通风、日晒障碍造成的。

近些年来不少中超俱乐部也在努力改善自己的场地质量,比如山东鲁能,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坚持冷季型草和暖季型草更换使用:在每年二、三月份联赛刚刚开启的时候,鲁能大球场便绿油油一片,这个时候球场使用的草型为冷季型草,耐寒,冷风中可见油绿一片;到了6月份,鲁能会把冷季型草更换为暖季型草,因为冷季型草耐寒却不耐热,尤其不耐高温加潮湿,此时节冷季型草很容易烂根,球场更换上暖季型草,便可以保证高质量的场地了;而到了10月份、11月份或者赛季结束后,鲁能则会再次把暖季型草再次更换为冷季型草。

其他俱乐部,像国安主场工体等,也会进行冷季型草和暖季型草的更换。还有一种新型技术——人工天然混合型草正逐渐应用。2020年11月20日,廊坊体育场,河北华夏幸福展示了与嘉美茵体育工程公司引进的锚固型混合草施工设备,用于锚固型混合草的施工。华夏幸福合作方、嘉美茵公司总经理张小焕表示,该设备是亚洲第一台锚固型混合草植丝机,在全球属于第三代最先进的锚固型混合草施工设备。

此项新技术带来的混合草,并非冷季型草和暖季型草的混合草(部分足球场地就采用这种混合天然草混播方式),而是天然草和人造草的混植。这种混植一般有两种方式:其一是锚固型,在成坪后的场地上,利用锚固型混合草植丝机,将约2000万束20㎝长的人造草丝,以2㎝的间距均匀植入草坪生长层18㎝,草丝外露2㎝。2000万束垂直的人造草丝尤如2000万条微导管,能将表面水肥快速渗入深层根系,促进草坪根系生长,且可大幅提升球场的耐踏性;其二则是先在草坪生长层4㎝处安置一层人造草毯,然后在坪床表面再进行天然草播种,形成地毯式混合草坪。

这种人造草和天然草混合草场地的使用频率更高,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使用并受到好评,国外的温布利大球场、国内的国家体育场(鸟巢)也使用这种混合草。

2020年的中超,赛会制的密集赛程对6座体育场的场地、草坪质量进行了全方位的检验,真正经得住考验的就是大连人训练基地的场地,这块场地采用的就是锚固型混合草,当时还是靠租用的锚固型混合草施工设备完成。锚固型混合草足球场使用频率是一般的纯天然草足球场的三倍左右,所以,在平均3到4天一场的比赛节奏中,大连人基地的场地表现非常完美。

此外,大连人基地的渗水系统非常出色,在雨战中的表现也非常完美。相反,其他场地要么勉力维持,要么就被迫更改比赛场地。

谈到足球场地,大部分球迷的目光都聚焦在中超的比赛场地上,但实际上,基层的足球场地建设,数量固然上去了,但质量却普遍糟糕。

在济南,记者就在一所学校看到了这样的一块人造草足球场。从远处望去一片平整,深浅绿色相间,非常漂亮,但踏上球场才发现,场地质量非常糟糕:人造草坪直接在水泥地上铺设,轻轻一拽草丝,草坪和水泥地就发出清脆的响声——根本没有减震缓冲层,而且人工草皮中填充的胶粒非常稀少。

这块球场,穿普通的人造草AG钉球鞋(即短钉、多钉球鞋)踢球,根本站不住,打滑,甚至连人造草TF球鞋(即我们所说的碎钉球鞋)都打滑。在这样的场地上,别说踢球,普通的运动都支撑不住。

当然,这种极为恶劣的场地还是少数,大部分足球场地都是质量一般的场地,至少穿TF球鞋在上面踢球还是可以凑合的,但是,仅仅是凑合而已,记者十几年的踢球经历和采访发现,绝大部分人造场地仍旧存在以下几个非常显然的问题:

其一,很多场地都没有减震缓冲层,冲击吸收很差,远远没有达到国际足联要求的57%~68%这个数值,同时填充的颗粒也不够多,导致场地硬邦邦的,球员长时间在这种场地上训练、比赛,受伤的风险增大。

其二,很多场地施工糟糕,平整度不够,排水也很差,有的甚至出现坑坑洼洼的现象,下雨便积水,根本没办法踢球,这说明场地的施工质量较差,没有选用专业的施工队伍进行精心施工。

其三,很多场地的人造草草丝质量不过关,一开始踢着还不错,几个月之后,草丝就开始出现粉化、脱落及褪色等现象,一场球下来,鞋上、裤脚全是人工草丝碎末。究其原因是,建造时为了节省而选了一些低价低质的产品。

其四,很多场地的填充颗粒非常差,填充量明显不够,穿一双白球鞋踢一场球之后,白球鞋就变成了黑球鞋。

实际上,包括教育系统的足球场、社区足球场,都有一套相对成熟的建设标准,《关于全面推进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的意见》就明确规定:“严格执行建设标准。按照《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标准》《完整居住社区建设标准(试行)》要求,参照《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技术指南》和《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试点示范图集》,合理配套建设社区足球场地设施。”

但相关场地仍旧出现了各种千奇百怪的问题,可见足球场地建设的“黑洞”是普遍存在的!当中的腐败恐怕也是触目惊心的!

实际上,不仅仅是建设,这些场地又是如何通过验收的呢?其中的监管环节又存在怎样的问题呢?这同样值得深思。

为此,在《意见》出台之后,新华社推出了一篇专题报道,谈及了政策需要破解的5大难题:土地政策、专业运营维护不足、专项资金来源单一、审批复杂、监督机制缺乏,其中认为“专业运营维护不足”和“监督机制缺乏”是基层场地质量“触目惊心”的两大原因。新华社在报道中更是提出:“记者调研时还发现存在球场质量不佳情况。有建议称,问题严重的须问责。”

2001年,国际足联便开始推动人造草场地“FIFA推荐认证”,对场地的安全性、耐久性及运动性能都有很详细的检测标准,对冲击吸收、垂直变形及转动阻力等数据也都有详细的要求,其中冲击吸收57%~68%这一点在中国绝大部分场地是远远达不到的。除了建造之外,FIFA标准也对维护有了更高和详细的要求。

更简单的标准是,优质的人造草足球场,穿AG钉球鞋会非常舒服,有抓地力,好发力,高强度的训练、比赛后无不适感,和在天然草足球场踢球类似,而目前国内的场地给人的体感则是:地硬、打滑、踢完球膝盖和脚踝跟腱疼,也因为这个原因,很多的天才少年毁于伤病,其中主要是膝关节伤病和踝关节伤病,大部分原因都和场地有关。

国内顶级人造草足球场也在与日俱增。以鲁能足校为例,A6场地是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捐资建设的,原本建设标准就非常高,但鲁能经过综合论证之后,在原投资标准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投资,按照当时人造草足球场的世界最高标准进行了建设。

2020年1月,鲁能足校B6人造草场地建设完成。这块B6场地是直接采用FIFA质量认证标准进行建设的,建成后通过了FIFA场地质量认证。到了9月份,鲁能足校的A5和C1也完成了改造,通过了FIFA人造草场地质量认证。至此,鲁能已经拥有4块顶级人造草球场,这些球场都可以满足成年足球运动员进行比赛,对于青训球员来说,自然也是最好的保护。

在2020年底参观过嘉美茵公司建设的场地后,记者对足球场地的建设有了更清晰的了解。海口观澜湖足球场是各级国家队的集训基地,在这里,记者看到了一块已经建成的高标准人造草足球场,还有一块即将建成的高标准人造草足球场,走在这两块场地上,犹如走在地毯上一般舒适。

张小焕介绍:“即便是两块体感差别不大的人造草足球场,细节和用料的差异,造价很可能就相差百万以上。造成差异有很多原因:很简单的一个就是平整度,施工工艺就可能差别很大;还有减震缓冲层的质量,这块场地的25mm厚缓冲垫层是目前世界上最好最耐用的垫层,也是目前欧洲各大顶级职业俱乐部常用的一款垫层,使用寿命长达10年以上,运动性能和排水性能都有显著提高;环保胶水和不环保胶水,对球员的健康影响天壤之别;至于表面,人造草卷的质量就不用说了,石英砂砾和胶粒的使用差别更大,石英砂砾太小会流失,太大会割伤草丝,这块场地的填充胶粒无毒、柔软不变形、0.5~2mm的粒径让脚感舒适,冲击吸收效果好,同样,粒径太小容易流失,太大影响脚感及球滚动,而一些劣质场地的胶粒就是废弃电缆皮粉碎的。”

据悉,目前一块顶级人造草足球场的造价要比纯天然草足球场高1/3以上,“单单建造而言,比天然草球场的造价更高,我们给深足建的这块场地,冲击吸收就控制在最好的63%左右,平整性和排水性更是趋于完美,在暴雨天气中也可以正常踢球。”张小焕说。

在深圳足球俱乐部训练基地,张小焕打开了场地边的喷水设施:“人造草球场也需要喷水,这个可能你们都不知道吧?并不只是天然草需要喷淋,人造草也需要,尤其在夏天,定时或赛前洒水能有效地清洁场地,降低滑阻力,防止灼伤皮肤,防止静电,延长人造草场地的使用寿命。”

“一般的观念是,人造草不需要维护,而天然草维护不好就容易出大问题。确实,天然草的维护很重要,但人造草的维护也非常关键。FIFA就建议,场地每使用40小时后,就要进行一次刷新表面维护,每3个月进行2~3次整体维护,对草丝、胶粒进行梳理,保持平整及缓冲。这么说吧,一块高质量的人造草球场如果不维护,两三年之后就不成样子了,但如果经常进行系统维护,就可以达到设计寿命,使用八年乃至十年都可以保证标准。”张小焕说。

张小焕颇为遗憾地告诉记者:“这些年我常去国外考察,像德国、英国等足球发达国家,场地从建造到维护都是非常完善的,完善的建造标准,完善的维护操作,一丝不苟,我们的差距还很大很大的,建造的标准都没有解决,维护的标准更无从谈起,除了少数的场地,比如观澜湖的,比如部分中超的训练基地和青训基地,其他场地基本谈不上良好的维护。”

不得不说,中国足球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绝不仅仅是国家队、联赛的竞技差距,也不仅仅是青训、校园足球的普及、提升差距,差距,也体现在脚下最基础的场地上,而且似乎体现得更加明显,更加尖锐。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3 10:42:19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