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曼服饰再冲IPO:旧账仍然没解决 前后招股书数据还“打架”

嘉曼服饰再冲IPO:旧账仍然没解决,前后招股书数据还“打架”

2020年1月9日,嘉曼服饰第一次IPO惨遭被否,其也成为2020年首家被否的企业;2020年的最后一天,嘉曼服饰再次递交招股书,拟在创业板上市。

时隔一年冲击上市,嘉曼服饰去年上市被否时的问题仍在,包括库存高、应付账款高、应付票据高等。同时对比发现,嘉曼服饰两版招股书在营业收入、净利润、资产减值损失等核心财务数据存在较大差异。

冲击中小板被否后

嘉曼服饰转战创业板

证监会官网显示,2018年3月14日嘉曼服饰曾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拟在中小板上市,随后于2018年10月31日进行预更新披露。2018年9月14日嘉曼服饰收到证监会的首发反馈意见。

招股书显示,嘉曼服饰是一家经营中高端童装业务的企业,主要从事童装的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运营推广、直营与加盟销售等核心业务。

嘉曼服饰运营品牌包括自有品牌、授权经营品牌、国际零售代理品牌等三类。其中嘉曼服饰自有品牌为水孩儿,授权经营品牌为暇步士、哈吉斯。嘉曼服饰零售代理的国际品牌包括KENZO KIDS、HUGO BOSS、FENDI等。

然而,在等待了22个月之后,2020年1月9日,嘉曼服饰的上市梦最终落空,嘉曼服饰成为2020年首家ipo被否的企业。

梳理嘉曼服饰IPO被否的原因,无外乎包括营收过度依赖授权经营品牌和代理品牌,却又未达成长期协议,自有品牌盈利能力不断下降,因此营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同时嘉曼服饰还收到过证监会警示函,显示公司在申请上市的过程中,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等。

被否近一年之后,赶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嘉曼服饰第二次递交了招股书,只不过这次IPO的目标从中小板转为创业板。

二次上市,嘉曼服饰的老问题都解决了吗?

业绩增速放缓

库存商品占比超9成

最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到2019年,嘉曼服饰的营收增速分别为35.06%、34.11%和23.01%;净利增速分别为39.85%、34.55%和28.16%。

可见嘉曼服饰的营收和净利增速在报告期内双双放缓。

高企的存货一直是服装行业的痛点,嘉曼服饰也不例外。

嘉曼服饰的存货仍处于较高水平,不过占比已经有所下降。存货占总资产的比重由2017年的44.39%下降至2019年的33.87%,2020年上半年则为36.07%,进一步下跌。可见上次IPO失败之后,嘉曼服饰控制了存货规模。

具体来看,存货中的库存商品占比最高,在各期末存货账面价值的占比均在90%以上。作为服装企业来讲,库存商品的高低直接反映了产品的受欢迎程度。

在跌价准备计提方面,嘉曼服饰所列出的计提比例明显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公司解释称主要系存在部分库龄超过一年的产成品,销售折扣率较大,导致存货跌价准备计提较多。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应付账款、应付票据高企。报告期内,公司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为1.21亿元、2.28亿元、2.59亿元和1.65亿元,占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4.43%、70.77%、72.58%及63.33%,占比相对较高。

其中,应付票据均为应付银行承兑汇票;应付账款主要构成为应付供应商货款、品牌使用费、货柜及安装。

两版招股书数据“打架”

据最新发布的招股书,嘉曼服饰2017实现营业收入5.43亿元、净利润0.52亿元。但据旧版的招股书(2018年10月31日报送的申请稿),嘉曼服饰2017年营业收入为5.48亿元,净利润为0.55亿元,数据存在重大出入。

此外,两版招股书中的“营业总成本”、“资产减值损失”等科目也存在差异。新旧版本的“营业总成本”分别为4.61亿元和4.86亿元,相差0.25亿元;新旧版本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945.74万元”和“2425.9万元”,相差近500万元。

在IPO实务中,对财务数据进行差错更正并不罕见。但对于去年IPO被否的嘉曼服饰而言,财务数据“打架”的原因或令公司IPO蒙上阴影。

前次IPO过程中,嘉曼服饰因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存货及其减值计提存在瑕疵等问题。

证监会基于法律规定,对嘉曼服饰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嘉曼服饰此次IPO更换了保荐人,由原来的华英证券变更为东兴证券。招股书中的财务数据出入也可能是由于保荐人核查方式不同。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13 04:26:57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