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家都预测6000点是顶部,就见不到这个位置呢?

小编按:

本周A股各大指数刷新了高点,创业板继续领跑行至3300,眼看着点位超越沪指的3600点指日可待;行情表现上,周一普涨、周二大跌、周三周四个股反弹、周五个股大跌!投资者追逐市场总是赶不上变化,不仅要快还要准!对此,专注市场信号和交易研究的谭昊老师认为,独立思考不难,难的是独立决策;市场是有规律的,但依然不可测不确定!具体分析尽在今日推送!

谭昊

有一本书叫《滚雪球》,是巴菲特的传记。巴菲特讲到自己成长过程的时候特别强调一点,叫内部记分卡。

内部积分卡

我们说巴菲特有很多特质,例如,他说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其实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即使给他讲一万遍,还是做不到,因为这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但是巴菲特能做到。这得益于他从小的成长经历,非常强调“内部记分卡”。

大部分人的价值感来自于外部记分卡,例如,当我想知道我的价值是多少,就需要你给我打分,他给我打分,她给我打分,最后把你们的分数平均,我就知道我的价值是多少,这就是绝大部分人的思维方式。

我们就是这样被教育长大的,上课的时候老师给你小红花,红花最多的学生在班上就最有价值;还有考试分数……这些不都是外部记分卡吗?所以大部分人的思维模式,就是你们认为我有多少价值,我就有多少价值,这个叫外部记分卡。

只有非常非常少的人,用内部记分卡。我不管你们怎么说,我认为那个事情是对的,我就要坚持做下去,所以这些特质并不是跟你讲道理就能学会,它需要有强大的心理的结构才能做到。

很多人担心别人的看法,这很正常,因为绝大部分人都是使用外部记分卡评定自己。如果你要慢慢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你要去找到自己的内部记分卡,自己给自己打分,这需要有一套原则、一套标准、一个清晰的愿景和方向,如果向这个方向前进了一步,我可以自己加分。

这种情况就像孔子说过的一句话,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是儒家的精神。做任何事情,我们都需要有这个精神,尤其做投资,大家都说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其实独立思考还没有那么难,难的是独立决策。因为在你独立思考的时候,仅仅对你的智商有要求、 对你的经验有要求;当你独立决策的时候,你发现所有人跟你不一样的时候,真正的压力才会出来,但是往往做投资就需要重大时刻独立决策的能力。

所以瑞·达利欧在《原则》里提出:不要担心别人的看法,这个能力确实很难,只能慢慢去修炼,然后团队尽量在公司营造这么一种氛围,如果你身边的人相对都做得好,你自然也会慢慢进步。

投资方法

同时,瑞·达利欧在《原则》里提出两种学习规律的方法。

观察自然,学习现实规律。通过理解规律,我们能利用规律促进自身的进化,实现我们的目标。
人类最独特的能力是只有人类能从更高的维度看待现实,并总结出对世界的理解。理解世界有两种视角,一种叫自上而下,找到背后的规律。第二种自下而上,研究每一种具体情况背后的法则。

放到投资中来,比如你在做策略的时候,自上而下就是找到普遍规律。比如说在所有的市场中,供求关系是一个普遍规律,股票期货债券甚至日常的买菜,背后都是供求关系,这个叫普适性规律。自下而上就是研究某一个具体的对象,比如你研究某一个公司格力电器,肯定有它自身的规律、有自身的波动,这个叫自下而上的研究。

哪种方法更重要?我们做量化投资需要哪种?我认为放到投资领域,尤其是量化投资领域,这两种视角都很重要,因为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一种相互促进和相互检验的关系。

举个例子,我们做CTA的策略时,发现一个策略在螺纹钢上面效果很好,这种属于自下而上的研究。然后把它放到其他的30个品种去测试,如果跑下来发现其他绝大部分品种都亏钱,只有螺纹钢表现好,你对这个策略会在心里打一个问号。除非你能想明白为什么它在螺纹钢上表现良好;如果想不明白,你可能就不太敢用。
相反,如果这个策略在30个品种中有20多个都挣钱的话,我们就会比较敢用这个策略。这个过程,其实就是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的两种方法相互检验的过程。
那么,什么叫相互促进?比如你观察螺纹钢会发现每次它放巨量的时候,可能就是一个顶部的临近,接着去观察其他的品种可能会发现很多品种都有这个特征:例如沪深300、铁矿石,你发现绝大部分的品种在天量之后往往都可能是接近顶部,是不是从微观的发现促进了一个普适性规律的发现?这个叫相互促进。所以这两个东西都很重要。

我觉得在观察的时候肯定是从微观着手,因为大的东西你看不到, 可以从你最关心的品种、从细节开始研究。但是你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要两者兼顾,你不能仅从微观思考问题。

这就是我一直强调的做任何研究,第一件事干什么?画地图,建立你的宏观视野。你知道你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始终要有一个全局概念,然后再去做微观研究。这叫宏观指导下的微观研究,这个时候你的效率是最高的,如果你没有那个宏观的层面,你就容易陷到细节里面,而细节是无穷无尽的。这就是把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结合起来。

市场规律

达利欧提到了如何认识规律。那么我再提一个问题,人类社会的规律和自然界的物理规律,这两者之间是一样的吗?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先提一个框架给大家思考,就是索罗斯提出的反身性。

在索罗斯的哲学框架里面,认为人类的思维有两个功能,第一个叫做认知功能,第二个叫操纵功能。我用这个框架来解释自然和人类社会的不同。

我们面对大自然的时候,基本上只需要用到认知功能,比如所有的物理学和天文学的发展:牛顿力学可以非常精确计算行星的轨道、开普勒被称为天空立法者因为他可以算出来每一个星球在什么样的位置……对于大自然的规律,我们只能够认知,而基本无法操纵,你能操纵地球转的时候稍微多转一会、少转一会吗?基本上不可能。
相反,人类社会显得很独特,比如金融市场是个典型的人类社会现象。我们既有认知功能,也有操纵功能,两者之间会相互影响。这就是反身性。

举个例子,当大家都预测股市6000点是顶部的时候,还能到6000点吗?那肯定5500点,大家都开始跑了,6000点就见不到了。所以,如果所有的人都学习到了所谓市场的规律,那可能它就会发生变化了。
因为每个人的行为会影响这个事情本身。而两者相互作用的时候就发生了反身性,所以人类社会很难预测;金融市场更难预测,因为所有的规律某种程度都会失效。
反身性导致了不确定,这个不确定性是终极的、底层的。这就是索罗斯最大的贡献。

市场交易到底有没有规律?当然有规律,比如说所有的价格都由供求关系决定,这叫普适性规律。我们刚才说了,自上而下来看,不管怎么变,供求关系是核心,将决定价格波动。

刚才说金融市场具备天然的不可测性、不确定性;但这不意味着它没有规律。

这就是人类社会的独特现象,这种规律有时以概率分布的形式来呈现,在某些时候可能还会突变,这就是它难的地方。今天涉及的只是反身性这个框架的初步阶段,以后我们在讨论中还会不断地展开。

谭昊,彼得明奇资产管理创始人、量化交易者;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对话私募掌门人》特邀专家。“RIH投读会”创始人,会员皆为国内一线投资家,出版《优势投资法则》,被多家投资机构列为内部必读书目,曾任知名全国性财经媒体执行主编。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24 06:28:00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