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改编,吕克贝松前女友自编自导自演,骨肉亲情与自我认知

《到达挚爱》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由麦温自编自导自演的治愈系电影。外文名字叫《ADN》,是对DNA一词的重新编写。小小的文字梗,道出的是电影关于骨肉亲情和自我认知的内核。

我们知道DNA的排列组合有着某种唯一性,然而人们的相处却不是公式化那么简单。也许我们是生物学上的亲人,却是生活中的陌生人。

影片讲述了麦温饰演的Neige,带着3个孩子的单亲妈妈,与祖父有着十分深厚的情感,隔三差五就会去养老院探望。作为远离原生家庭的保护伞,祖父的离世给Neige带来了沉痛的打击。

送别祖父的仪式迎来了亲人的重聚,当然还有久未露面依旧剑拔弩张的局面。

Neige与亲生父母关系疏远,而他们各自成家有了孩子,变成了一个重组的大家族。这让Neige第一次产生了身份认知的疑问,她开始研究DNA。

作为麦温的半自传体电影,《到达挚爱》的表达方式有些场景化,碎片化。从DNA的角度入手是个颇为新奇的角度,因为人类的情感未必是那般理性或是科学的。

最近内娱圈两则明星生子的消息,引发了不小轰动。出生证明和亲子鉴定能够维护家长和孩子的某些权益,但并非情感纽带的必备条件。

比如日本电影《小偷家族》,就是“水浓于血”的故事。有着类似经历的人抱团取暖,那份感情并非虚假。

《到达挚爱》则探讨了一个辩证问题,基因和情感未必是互相的充分必要条件,但骨肉亲情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他们为了Neige的祖父相聚一堂,他们一样伤心,他们爱着同一个人,彼此关系却不融洽。除了血脉的牵绊,如何增进感情?沟通和自我认同是个好办法。

亲情电影最美好也是最治愈的地方在于,吵架之后的反省。通过表达自己、获取信息,重新调整自己的眼界、心态甚至价值观。即便亲情疏离,还有骨肉相连。

对于Neige来说,给予生命本身神圣而幸运,不在亲情上捆绑附加值,反而让彼此更轻松没有包袱。当成独立的个体相处,更能够打开心结。

另外,大部分欧洲电影都有大环境和文化融合作为背景,有一定观影门槛。如果对法国历史不太熟悉,可能觉得《到达挚爱》不知所云。

其实除了探讨Neige作为女儿的身份认同问题,还有祖父作为阿尔及利亚人,而她作为“新”法国人的融入问题。

作为戛纳电影节入选导演作品,虽然表达方式不是特别易懂和流畅,但是能够入围主流电影节,作品背后的含义和表达的价值必然不低。

麦温虽然不高产,但是参与过的作品质量都不错,比如《这个杀手不太冷》和《第五元素》。

从《到达挚爱》的演员阵容来看,麦温的人脉还不错,毕竟是大导演吕克贝松的前女友。她找来了一起合作过《我的国王》的路易·加瑞尔,出演过《双面情人》的玛丽恩·瓦科特,还有获得过凯撒电影节最佳女配角的芬妮·阿尔丹。

整体来讲,《到达挚爱》有些场景设计比较法式幽默。亲人见面时候戏剧冲突做得很足,从哭到笑,寻找自我与过去和解的过程很治愈。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24 07:01:23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