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不回家,压岁钱、份子钱省下来了吗?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11日电 (赵佳然)“今年春节不能回家,终于不用给亲戚家20多个小孩发红包了。往年一发就是一万多,虽然见不着家人,但能省下一笔费用,也算是安慰。”谈及春节“就地过年”,滴滴司机吴先生如是说。

红包、压岁钱、份子钱,是不少人春节期间的重要开支。对于许多就地过年的“打工人”来说,没能和老家的亲朋好友见面,当面递红包的习俗便也被省去;另一方面,异地年货、电子红包等“云”拜年方式再次火爆,成为了今年的“新年俗”。

红包资料图 中新经纬 赵佳然 摄

“自己没回家过年,只能多给家里打点钱了”

28岁的小语在北京做地产相关工作,今年是第一次在异乡过年。然而,他要送出的红包非但没省下来,反而更多了。

“今年不仅是我,我姐姐一家也没能回河南老家过年,爸妈两人略显寂寞,所以我在红包上更不能省。”小语打算在除夕之夜通过支付平台转账,给家人们送去大大的祝福。

小语给自己算了一笔账:“给爸妈及其他亲人的红包,今年加起来大概有5000元,加上给爸爸买的烟酒、妈妈的新手机,大概共支出了1万元,大概占我月薪的三分之二。”

过年不回家,是否还需要送礼?从网上的讨论可看出情况不一,有人无论回家与否,红包都要送到家人手中;有“打工人”自称,没回家过年反而收到了阔别已久的压岁钱;而也有网友认为,不见面则不需要送红包,可以给独自过年的自己省下一笔开支。

@山鲁佐德Leo:“可以不回家过年但是压岁钱必须到位。”

@row_water_touch_fish_gogogo:今年不回家过年,之前妈妈给我钱让我买的东西退货了,我妈让我自己把钱留着当压岁钱,但是那笔钱金额是250……

@键盘上的笔:现在的人压力很大,本来就没有多少积蓄,回家还要应付很多压岁钱拜年等,年轻人早都不想要了。

@乌龙奶Cl2:就地过年已经逃过了和亲戚打招呼这一关,为什么还是逃不过压岁钱这一关?

@芋艿_真的再也不买了:我妈说,前几天听说我不回家过年,我外婆还一直念叨不回家压岁钱咋给我。

谈到回家要带的串门礼物,小语则称自己两年前便已不再大包小包地赶火车,而是将大部分年货邮寄回家,今年更是如此。“从一月份我就开始给家里挑年货,爸妈家、姐姐家、亲戚家都想到了,主要是给爸妈招待客人用的。怕快递太多物流拥挤,我零零散散地分开买,比如老爸的烟、小外甥的玩具等等,想到啥就下单啥,现在他们已经都收到了。”

像小语这样就地过年,以邮寄年货形式寄托思念的越来越多。京东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春节·年货节消费趋势报告》显示,今年异地订单(用户下单并发往非常用所在地)再次火爆,不但很多人都选择“云拜年”,选购年货礼寄心意也成为一大特色。

京东数据显示,中国西南、西北和东北是发送异地订单增幅最大的地区;而从发出订单TGI(相关订单占所有订单的比例)来看,上海、北京、浙江、广东等游子们集中的工作地排名前列。年货异地订单中的明星商品包括佛跳墙海鲜礼盒、松花皮蛋、鲜冻白虾、春联年画等,此外洗衣服务、健康服务等服务类消费也成为春节送礼的热门选项。

“没法当伴娘,打算视频婚礼、线上给份子钱”

春节前两个月,在北京做金融相关工作的晨晨收到了大学室友的婚礼请柬。婚期定在春节假期期间,而她和另外几位室友都被邀请作伴娘。决定就地过年后,她和好友们商量出了“视频直播婚礼”的主意。

“这次的婚期是新娘2020年夏天定下的,当时国内疫情已经控制得非常有效,她便预定了春节期间在秦皇岛的婚礼,想要喜上加喜。由于近期疫情反复,新人决定简化婚礼,包括我在内的几个朋友都无法到现场祝贺,一时间我们也有点着急。”晨晨说,自己的其他几位室友分别来自石家庄、广东以及英国,其中英国室友近期一直尝试买票回国,却屡次被退改签。

经过讨论,新娘打算将无法到现场的亲朋好友拉到一个微信群里,届时会通过群视频的方式让大家参加“云”婚礼。而原来的份子钱,晨晨也只得通过线上转账的形式传达。

谈及几乎每年都逃不开的份子钱,毕业不到一年的晨晨已经在心中列出了金额清单:“一般前去参加婚礼的都是关系比较近的朋友,份子钱在200-1000元不等,一些现在联络比较少的同学,可能就直接发个线上红包,或者通过婚礼小程序,给对方‘打赏’一下。”

如同晨晨所说,近年来通过电子红包、小程序等直接给新人线上送祝福的形式正在被更多年轻人所接受。“例如,在请柬下方通常会有送祝福的选项,可以自选价位并送上两句吉祥话,甚至只送十几元的红包也是可以的,但线下参加婚礼肯定就不能只给这个数了。”晨晨解释道。

以“婚礼纪App”为例,通过其App制作的请柬配备接收红包及提现功能,收到请柬的用户可选择消费祝福礼物,或自定义红包,而礼物价格最低为2.88元,最高为999元。天眼查App显示,婚礼纪为一家结婚服务平台,2012年成立至今共经历7次融资,其中2019年3月获得7000万美元D轮融资。

婚礼纪App截图

“云”拜年促红包封面大战

人未至,礼先行。对于许多就地过年的“打工人”来说,红包仍是春节的关键词之一。

在百度近日发布的《百度2021年味搜索大数据》显示,牛年十大热搜词中,排名第一的便是压岁钱,其次为送祝福和买年货;而最关心压岁钱的三大省份分别为山东、广东和陕西。

在“数字感”越来越强的春节里,一些老年人也保持着学习的步伐。上述报告中称,“如何用手机发红包”已成为老年人新的热门搜索问题。截至2月3日,近一月以来,问题“压岁钱给多少合适”的相关搜索热度环比上涨130%。数据显示,山东、河北、上海等地的老年群体对发红包尤为热衷,发红包的年俗在“云”中得以延续。

来源:百度

而在今年数字红包的新一轮热潮中,红包封面的风靡成为了新亮点。

微信官方日前宣布,将在2月1日至14日定点限量放出超5000万个封面,包含顶流明星和热门游戏等主题。目前,参与到分发红包封面的企业已涵盖奢侈品、服装、餐饮、游戏等各行业。

不少网友称,现在领取红包封面的方式已五花八门,除最简单的一键免费领取外,许多封面需分享至朋友圈或群聊、注册会员、限时抽奖、连续签到、登陆游戏等过程才可被领取。除封面本身具有宣传效应外,领取的过程也贡献了曝光度及流量数据。

在各大企业、品牌、明星等将新战场转移到红包封面时,这一新兴体验也成为了不少商家的“财富密码”。据媒体报道,因分发红包封面需个人或企业认证,有商家以代办认证服务为商机推出“认证套餐”牟利;也有人低价批量购买红包封面代码,转手便以数倍价格倒卖给个人;此外,红包封面的设计、制作等环节也可单独外包,形成一系列产业链。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此次红包封面的核心玩法,与游戏皮肤、QQ秀等形式相似,属于平台方的收费模式之一。对于企业来说,可通过相对较低的成本取得大规模营销效果,也是一个较为有效的营销模式。“从时效性来看,红包封面效果最明显的时期就是春节期间,企业百花齐放式推出封面也在意料之中。”江瀚说。(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2-12 07:04:40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