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被流氓欺负,小伙英雄救美,最终抱得美人归《阿妹》

阿妹出生在一个美丽的客家山村,这里仍是一个以生男孩为荣的地方,点花灯是村子里流传了百年的习俗,谁家添了男丁,都要去祠堂点上一盏花灯。

阿妹家祖祖辈辈都是做花灯的,父亲根叔做了半辈子花灯,却因连生两个女儿,不能为自己点上一盏,成了他多年来最大的遗憾。

当初妻子怀阿妹时,村里大夫认定是个男孩,根叔每天都处在喜悦和等待中,可天不遂人愿,偏偏生的是女孩,而二胎时还是个女娃,妻子也难产走了,根叔心灰意冷,连名字都懒得取,因此老大叫阿妹,老二就叫细妹。

根叔每次去给生了男孩的人家挂花灯,都会羡慕地抱抱别人的孩子,眼里心里却都是对自己的遗憾。

好在阿妹长大后嫁了个如意郎君阿虎,阿虎勤劳肯干,对根叔又孝顺,在根叔眼里,阿虎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好,是他心里满意的人,多少弥补了些遗憾。

阿妹和阿虎结婚十年,阿妹主内,阿虎主外,始终相敬如宾,没有过任何矛盾,只是,十年了阿妹都没生个孩子,婆婆对她的抱怨越来越多,经常借着喂鸡的名义讽刺她。

阿妹听得心里很不是滋味,阿虎总是能第一时间洞察到阿妹的心思,连忙安慰她别往心里去,看着处处为自己着想的阿虎,阿妹由衷地说了句:阿虎哥,你真好。

在阿妹心里,阿虎就是对她最好的男人,当初没结婚之前,阿虎经常把从山上弄的美味给她改善伙食,家里的房子漏雨,她父亲身体又不好,都是阿虎不顾危险爬上房顶去检修。

结婚后阿虎还是一如既往照顾着她家,只是,婆婆隔三差五就拿家里的鸡说事,说什么不会生孩子的女人,还不如养只会下蛋的鸡,逼着她和阿虎去城里医院检查。

村子里的人也时常感叹,阿妹人长得好看,又勤劳本分,什么都好,唯一可惜的是,没能给婆家生个孩子。

阿妹听得多了,心里也不是滋味,为了让婆婆宽心,只好照做。阿虎骑着摩托车,阿妹亲密地贴着他的后背。

半路,他们和文斌的车子擦肩而过,文斌看到心爱的女人紧紧抱着别的男人,瞬间眼发愣,不敢相信,脑海里封尘的记忆再次开启。

他和阿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彼此深爱,是村里人公认的天造地设的一对,那片竹林便是见证了他们爱情的圣地。

十年前,他跟随父亲出国发展,阿妹在竹林中刻下了”我等你”,两人许诺一生一世在一起,永不变心,只是父亲对他实在太严,他奋斗了整整十年,才换得了自由。

时隔十年,文斌喝着奶奶亲手酿的酒,才再次感受到了自己是个客家人,因为只有在家乡,才能真正体会到家乡味。

奶奶给他端来了醒酒茶,说这茶叶是阿妹送来的,这让文斌的内心再次起了波澜,顺势问起了阿妹的事,奶奶叹息阿妹早已嫁给了阿虎,其实不用问也知道,自己亲眼所见足以说明一切。

阿妹检查完后,婆婆拿着检查单质问根叔,原来查出是阿妹的问题,婆婆大发雷霆,逼着根叔要阿妹和阿虎离婚,根叔一脸无奈,只得苦笑着好言相劝。

阿妹心里也苦闷,不知如何去安抚婆婆,一个人躲起来排解心里的委屈。

客家是个出产茶叶的地方,几乎家家户户都种了茶树,这天,阿妹和同村的姑娘在山上采茶,阿虎挑着茶水来给大家解渴。

文斌突然过来,喊了声:阿妹。

阿妹看着十年未见的文斌,顿时愣了,十年了,早已物是人非,阿妹不知如何面对他,转身跑了。

来到他们经常约会的竹林中,掏出那个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长命锁,那是她和文斌爱情的信物,每人一个,曾经美好的回忆,一点一滴在脑海里泛起。

阿虎追了过来,他已然察觉到了阿妹的心思,自己心里也难受,又不知如何去安慰阿妹。

文斌的出现,让他们夫妻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阿虎夜不能寐,回想起了十年前保护阿妹的场景。

那时阿妹和细妹在街上卖茶叶,几个小混混想要欺负他们,被他撞见后,奋不顾身冲上去和他们搏斗,最终打跑了混混,让阿妹和细妹脱了险,渐渐地,阿妹才打开心扉嫁给了他。

如今文斌的出现,让他心里很苦闷,又不能对阿妹发泄,只能对着家里的碾罐宣泄,尽管如此,阿虎还是一如既往照顾着阿妹和根叔,根叔为阿妹不能生育的事情烦恼,阿虎开导他别放在心上,就算没有孩子他也照样爱阿妹。

几天后,细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根叔看到女儿成了全村唯一的女大学生,激动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在祠堂摆了酒,宴请全村人,酒桌上,根叔得意地向大家宣告,我们家的阿妹细妹,并不比你们家的男娃差。

阿妹触景生情,悄悄走了出去,当年,她也是考上了大学的,只是那时候根叔身体不好要她照顾,加上又要在家等文斌,无奈只能放弃了,成了她心里的遗憾。

酒席过后,根叔要在祠堂给细妹挂花灯,却遭到了年长的六老爷极力阻止,妹子就是妹子,不能坏了祖上的规矩,根叔气愤,和他吵了起来。

村长赶来,说了公道话,根叔这才第一次在祠堂挂上了花灯,终于弥补了多年来的遗憾。

看着绚丽夺目的花灯冉冉升起,根叔已无法用言语形容此刻的心情。那一晚,根叔一个人喝酒喝到了天亮。

一年一度的花灯大会要来了,这次的确和以往的不同,文斌回来后奔走了多日,给村里拉来了投资,要在家乡建立有机茶基地,村长找到根叔,要他来挑起大梁,带领大家扎出最好看大气的花灯,把客家人的文化体现出来。

当晚,村里便举行了个彩排仪式,文斌带着投资人观看客家人独有的文化,阿虎亲自上阵表演炒茶技术,文斌看到阿虎,突然又想起了阿妹,四下看了看,发现阿妹不在,悄悄来到了阿妹家,终是因为不知如何开口,又转身走了。

第二天,阿妹来到了那片见证他们爱情的竹林,竹子上刻着的”我等你”三个字依然清晰可见,仿佛她和文斌的嬉戏打闹就在昨天,可现实终归是现实,她必须要接受,想到已回不去的曾经,阿妹流下了遗憾的泪水。

走时,文斌突然赶来拦住了她,阿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压抑的情绪,拼命捶打着文斌的胸口,质问他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回来,扯下了脖子上那把从未摘下过的长命锁,哭着离开了。

然而这一幕,恰巧被躲在远处的阿虎看见了,阿虎内心实在煎熬,又只能对着家里的柴火发泄。

阿妹回到家,根叔交给了她很多封信,这些都是十年来文斌寄过来的,根叔觉得文斌家门槛高,他们家穷,攀不上,担心阿妹和文斌再联系,因此把信都扣下了。

看着厚厚一叠的信,阿妹终于得出一个道理,曾经她以为自己可以选择爱情,但她错了,她根本不能选择什么,只是在等待着被命运选择。

阿虎挣扎了许久,不再选择逃避,该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的,最终下了个决定,把文斌叫来家里吃饭。

很显然,这是一顿非常尴尬的饭,阿虎不知如何开口,只能借着酒劲把心里话说出来,酒一杯杯下肚,阿虎终于鼓足了勇气。

他问文斌:这些年你为什么一直都没结婚?

文斌看了看阿妹,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因为他和阿妹之间的一个承诺。

阿妹听到这扎心的话,再也坐不住了,捂着嘴跑了出去。

阿虎继续喝着酒,他要告诉文斌一个秘密,一个他和阿妹保守了十年的秘密。

原来,十年前他救下阿妹的那次,虽然打退了那些小混混,而自己也受了伤,导致他无法和阿妹行夫妻之实,如今的阿妹,还是个完整如初的姑娘,要是文斌不回来,他和阿妹一辈子就这么过了,现在,他要把阿妹完完整整交给文斌。

没想到这些话,恰巧被从乡下赶回来的母亲听到,阿虎母亲这才知道,原来是阿虎的问题,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此时的文斌哪里还坐得住,双膝跪在了阿虎面前,比起阿虎对阿妹的付出,他还有什么资格去拥有阿妹。

文斌为了帮助阿虎,也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专程把阿虎送往了美国治病。

花灯大会如期而来,场面壮观 吸引了一大批人来参加、观赏,根叔不负众望,他扎的花灯成为了灯王,村长答应了他在祠堂挂花灯的要求,根叔终于如愿以偿,享受到了为自己挂花灯的喜悦。

阿虎治完病回来,文斌为他和阿妹补办了婚礼,并把自己那把长命锁挂在了阿虎脖子上,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电影《阿妹》上映于2011年,是由杜伟、曹圣执导的爱情片,讲述了吃苦耐劳、善良坚忍的典型客家女人阿妹,为了报答救命恩人阿虎,甚至放弃了自己深爱的男人文斌,演绎出了一段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

电影一共有两个版本,其中一个和大多数电影一样的普通话版,另一个则是地道的客家话版本,主要面向客家人和国外的影院,这也是首部全片采用客家话演绎的电影。

影片以三个人错综复杂的爱情为主线,以客家人的民俗、山歌、饮食等文化元素为背景,展现客家人的人文文化与民俗风情,也是首次用电影的形式,架起客家人与全球华人之间的桥梁。

这部影片聚焦于人们的生存状态,命运和历史变迁的沉重感,从而产生了丰富而多义的社会意蕴。

人物丰满动人,导演运用各种技巧,把朴素的风格和多样化的场景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展现了客家人独有的人情美和人性美,出色的表演、优美的景色,细致的背景音乐、丰富多变的镜头语言,构成了这样一部优秀的电影。

有情人终成眷属,真正的爱是让彼此得到幸福,你珍惜我,我珍惜你,那就是爱,纠结和苦恼只是失去的岁月,但从未失去过爱的能力。

影片最后,通情达理的文斌,帮助阿妹夫妻俩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见义大于爱,山里人的淳朴善良是珍贵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便是情义。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2-19 03:48:39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