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数据IPO:不明不白的合作关系与不清不楚的亿元收购

《电鳗快报》文/高伟

闯关科创板折戟后,中联云港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数据)改道创业板且经过五轮问询后,近日终于成功过会。虽然已过会,中联数据仍存在一些问题值得关注。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该公司与北京春禄的合作关系不明不白,巨资收购亏损公司目的性存疑等,

《电鳗快报》就相关质疑已经向公司发去求证函,但一个月过去了,至今也未收到回复。中联数据到底隐瞒了什么?

合作关系不明不白

《电鳗快报》注意到,据深交所官网显示,中联数据先后在2020年7月31日、9月28日、10月30日以及11月22日收到了共4封问询函。四封问询函,深交所分别提出了39个、14个、9个和3个问题,共计65个大类问题。其中一个大类问题经常包含4-5个小问题,这样算下来,深交所对其问询了数百个小问题。

在四封问询函中,深交所对中联数据与北京春禄的合作关系穷追不舍。共计问了32个小问题。

关于中联数据和北京春禄的合作,深交所的首次提问是在第一封问询函的第6问,总共分为以下6个小问,包括选择与北京春禄合作的原因及合理性,合作共建模式后转而收购建设方股权的原因及合理性,收购北京春禄100%股权的定价依据等。

第二封问询函中,监管部门对收购北京春禄再次进行了问询,要求中联数据对以下10个小问进行说明;深交所第三次下发的审核问询函,在第一个问题便要求中联数据就下述9个小问对公司与北京春禄进行说明;深交所第4次下发审核问询函,首问依旧是收购北京春禄,此次共有7个小问题。

截至目前,注册制下的创业板拟IPO企业一般都是经历两轮问询,少数企业会经历三轮问询。而中联数据则经历了4论问询。是否会有第五轮问询,目前还不清楚。

巨资收购亏损公司

2020年6月5日,中联数据审议通过了《关于收购北京春禄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的议案》,公司与自然人蒋向阳、张建勇签署关于北京春禄的股权转让协议,中联数据以3656万元的对价收购蒋向阳、张建勇合计持有的春禄信息100%股权。根据评估显示,截至评估基准日2020年3月31日,春禄信息纳入评估范围内的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为-2534.07万元,评估价值为3656万元,增值额为6190.07万元,增值率高达244.27%。

春禄信息注册成立于2015年9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2018年与2019年的社保缴纳人数仅分别为4人和8人,财务数据显示,春禄信息不但资产净额为负值,2019年时,春禄信息还亏损了-1518.26万元,中联数据斥巨资收购这样一家亏损公司,其目的也引发了多方的质疑。

需要注意的是,在中联数据收购春禄信息前的2019年,中联数据预付给春禄信息高达1.01亿元的预付款,对于这样一家社保缴纳人数仅8人的公司来说,预付了上亿元的预付款是否合理?这其中是否存在某些不为人知的目的?这些问题都值得思考。

被动依赖大客户

根据招股书披露,中联数据的第一大客户为京东。财务数据显示,正是因为来自于京东的采购持续大幅增长,才促成了中联数据在最近几年的业绩大幅增长。2016年到2018年,京东对中联数据的采购分别高达1.14亿元、3.25亿元和4.69亿元,同年中联数据的营业额分别为1.5亿元、3.76亿元、6.51亿元。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1-3月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2.39%、91.23%、83.63%和86.24%。其中,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1-3月公司对京东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79%、72.83%、55.13%和45.30%。

另一方面,京东也在加快自建IDC中心,这也将导致京东未来向中联数据采购IDC服务大幅减少。

不仅如此,招股书中披露的重大合同信息显示,中联数据与京东签订的IDC服务合同,大多数合同都是截止到2019年、且未设置自动续期,仅有一项合同有自动续期条款,但每次续期也仅为一年。中联数据表示,因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京东、字节跳动、快手科技等大型互联网客户如果流失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营业收入及利润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如果公司难以满足客户需求,造成客户合同期满后减少订单或直接更换IDC服务商,将会直接影响到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及盈利能力。

董事长控股31家公司

据天眼查信息,董事长周康共有14条任职信息,其中担任法人代表4家,担任高管9家,担任股东9家,与此同时,有实际控制权31家。

尤为关注的是,周康目前共有92条周边风险信息,并有167条符合条件的预警提醒信息。其中他担任高管的方正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中联云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担任高管的上海德雅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余高新区德雅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宁波先锋德雅投资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宁波唯德尔乳业发展有限公司均有清算信息;担任股东的四川伊戈尔科技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高管的北京金色蜗牛广告有限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有市场质疑,董事长同时任职31家公司高管,如何避免利益输送?

《电鳗快报》将持续关注中联数据IPO进展。

微信公众号:

电鳗财经(ID:dmkb58)

《电鳗快报》http://www.dmkb.net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2-20 07:19:59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