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王熙凤的欲望有多强?脂砚斋留下的2字批注,写出真相

王熙凤是一个光彩照人的人物,秦可卿称她是脂粉队里的英雄,但是脂砚斋却对她的评价不高。

红楼梦第六十九回,脂砚斋留下总评:写凤姐写不尽,却从上下左右写。写秋桐极淫邪,正写凤姐极淫邪;写平儿极义气,正写凤姐极不义气;写使女欺压二姐,正写凤姐欺压二姐;写下人感戴二姐,正写下人不感戴凤姐。史公用意非念死书子之所知。

这段脂批对王熙凤做出了公正的评价,尤其是“淫邪”2字将王熙凤的欲望写的入木三分。

王熙凤的欲望很多,大致有三种:

01一是贪欲

王熙凤手中握着荣国府的管家大权,但是对于贪钱之事,她是费尽了心机。

在对付尤二姐之事中,王熙凤花二十两银子让来旺教唆张华去都察院控告贾蓉,又花三百银子买通都察院只虚张声势,吓唬贾珍父子。乃至她到宁国府大闹时说:她“偷把太太的五百两银子去打点”都察院,免得她被传讯见官,“丢你贾家的脸”。迫使尤氏、贾蓉心甘情愿补偿了五百银子。王熙凤不仅抹了尤氏一身鼻涕眼泪,还净攒了一百八十两。

除此之外,王熙凤利用发放月银放高利贷。平儿对此曾说过:“这几年拿着这一项银子,翻出有几百来了。他的公费月例又使不着,十两八两零碎攒了放出去,只他这体己利钱,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呢。”一千两银子不多,更主要的是还违背当时律法,高风险低收益,王熙凤的做法确实太疯狂。

所以赵姨娘说:“这一份家私要不都叫她搬了娘家去,我也不是个人!”王熙凤对周瑞家的说:“更有那种嚼舌根的,说我搬运到娘家去了。”

这些都表明王熙凤的贪欲极重。

02二是情欲

周瑞家的送宫花,中午到了王熙凤的房间,碰上了贾琏戏熙凤的事情。大观园发现绣春囊后,王夫人也说过她有闺房私意。其实更能表现王熙凤情欲的是她两次流产。

《红楼梦》第55回写道: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儿便小月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两三个太医用药。小月即指小产,所谓小产,是指怀孕24周前胎死腹中的情况。这是王熙凤第一次流产。

《红楼梦》第61回,儿劝她管家时要得放手时须放手,劝的过程中说过这样的话:“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平儿所说的“掉了”,就是流产。

王熙凤两次流产,真实地反映出她的生活。不仅如此,贾琏还向平儿说过自己的心里话: 她防我象防贼的,只许她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略近些,她就疑惑,她不论小叔子侄儿,大的小的,说说笑笑,就不怕我吃醋了。以后我也不许她见人!”

事实上,王熙凤的作风确实不好。贾蓉曾对尤二姐说过:“谁家没风流事,别讨我说出来。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厉害,琏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风姑娘那样刚强,瑞叔还想她的帐。那一件瞒了我!”

03三是名欲

王熙凤做人狠毒,在贾府里的名声不好,所以她很贪图名望。

秦可卿出殡期间,王熙凤住进馒头庵内。净虚老尼知道王熙凤好面子,爱名声。所以便私下里求她帮办一件俗事。原来她最初出家时的长安县内的张财主有一个女儿金哥,为了退婚找到王熙凤。王熙凤听完之后马上推托,说道:“我也不等银子使,也不做这样的事。”净虚使出激将法,说明已和张财主说过此事,如果办不成,反丢了贾府的脸面。王熙凤听了之后,为了所谓的名声,参与此事,逼死了一对情侣。

贾芸和贾芹分别找贾琏和王熙凤找工作。贾芹找了自己的母亲出面,王熙凤想到自己要在老人家面前图个好名声,想尽办法让贾琏妥协,她这样做其实也是为了名声。

此外,她得了血山崩,为了挽回自己女强人的面子,不请医生看病,不让平儿对外人说起,最终病情越来越重。

佛说人的欲望有五种,即财、色、名、食、睡,是由色、声、香、味、触引起的五种欲望,但凡是人都会有。但是王熙凤的欲念太重,欲望太深,所以最终毁了自己,成为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中的可怜人。

声明:本文资料重点引自《乾隆庚辰四阅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胡适藏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蒙古王府本石头记》《郑振铎藏本》【文/小涵读书】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2-25 03:35:22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