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埃拉的归属感!这或是他与国安最后机会 能否圆梦

稿件来源: 先不写球

北京时间3月2日凌晨3点,当AF198航班的舱门徐徐关闭,快乐男孩巴坎布时隔4个月之后,终于再次踏上了归队的行程。AF198经过首尔短暂的中转,预计今天下午4点45抵达上海浦东。

巴坎布回来了,很多国安球迷接着就问,比埃拉何时能回?等比埃拉确定行程之后,肯定又会接着问,奥古斯托和费尔南多呢?

疫情之下,外援的归队时间,也被很多人视为俱乐部管理的专业性和规范性。越早归队,越能体现俱乐部管得住外援,越能管得住外援也就证明俱乐部管理的专业性和规范性,似乎也越能证明外援对于球队的一种归属感。

即使不抛开某些特殊的客观因素,也不能忽略一个人主观上的复杂性,尤其当你试图去谈管理以及归属感的时候。

每当有人以恒大的管理与保利尼奥的归属感为例的时候,我总是首先想到两个画面:俄罗斯世界杯期间当长期跟队恒大的中国记者在发布会现场问出保利尼奥在恒大常说的那句中文”有没有信心”时,保利尼奥当时的反应,不是装的;去年中超结束后,保利尼奥因为伤病的原因无法随队征战亚冠,应该是装的。

再说一个例子,上赛季中超封闭赛会制,为了恢复状态奥古斯托把唯一一次亲属入境的机会给了自己的私人训练师,而不是家人。

这是所谓管理与归属感的正反两面么?可能也未必,我更愿意相信这是球员自身的职业性所决定,无论是暴力鸟还是傲骨。

当下的中超,对于外援来说,归属感终归是一件太昂贵、太沉重的内衣,不是谁都能穿得起。盛装之下,挂的都是空档。

但比埃拉是有归属感的,无论他与国安的合同还有多久。

位于西班牙加那利群岛的拉斯帕尔马斯,是比埃拉的家,而且永远都是。他是拉斯帕尔马斯历史上身价最高的球员,离开之前为俱乐部留下了一大笔转会费。他不会排除未来回归拉斯帕尔马斯的可能性,当然不会。

16岁时,比埃拉进入拉斯帕尔马斯的青训营,随后,他两进两出,一路见证母队的兴衰起伏。在他看来,拉斯帕尔马斯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他希望现在的年轻人,可以好好珍惜眼前的机会。

“我16岁就来到了俱乐部,这里改变了很多,球队有了自己的体育基地,设施和场地都非常好。俱乐部的很多地方,我都去过,年轻球员所拥有的条件,真的完全不一样了。每当我看到这些孩子,我就会想,如果我在这样的年纪,就有我现在的头脑,那该有多好啊!”

2018年,当比埃拉加盟国安的首个赛季捧起足协杯冠军时,失去他的拉斯帕尔马斯在西甲却惨遭降级。但当时对比埃拉来说,加盟国安是最好的选择。

“我曾两次离开拉斯帕尔马斯,说实话,后面一次对我的打击更大,因为我本打算在这里踢下去直至挂靴。当初我加盟巴伦西亚的时候才20岁,想法完全不一样。但加盟国安的情况要更加复杂,对我和俱乐部来说,这都是非常好的一次机会。从当时的情况来看,离开拉斯帕尔马斯,是最好的选择。”

从长远来看,比埃拉肯定还会回到拉斯帕尔马斯,因为帮助母队重回西甲,是他退役之前唯一的梦想,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2020年1月,在离开北京177天后,比埃拉重新回到了国安的训练场上。尽管昔日的母队拉斯帕尔马斯再三挽留,但比埃拉还是选择回到国安。

“我知道拉斯帕尔玛斯希望我能留下来继续帮助他们,过去这六个月也感谢拉斯帕尔马斯,能够给我保持状态的机会。但是我和国安还有合同,我必须回来。”

在很大程度上,国安也要感谢拉斯帕尔马斯,让比埃拉在西班牙的那半年没有因为无球可踢而荒废。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2020赛季伊始变得非同寻常,也让比埃拉在国安的未来再次蒙上一层雾霭。在经历了昆明、上海、济州岛、清莱、迪拜多地近90天的冬训之后,中超开赛依旧遥遥无期,包括比埃拉在内的国安外援和外教只能各自回国。

7月,比埃拉按计划从马德里飞往上海,等待他的是特殊的赛制、被压缩的赛程,以及国安对联赛冠军的持续渴望。但此时的比埃拉显得意兴阑珊,在马德里候机时,竟然因为玩手机而错过登机,最后不得不改签绕道法兰克福飞回上海。

2020赛季,在20轮联赛中比埃拉为国安出战18场,3球3助的数据不算理想,但8场亚冠2球4助,是中超BIG4所有外援中表现最好的。

赛季结束前,国安曾启动了续约谈判,但比埃拉拒绝了。疫情导致中超赛制的变化、限薪政策、以及与家人聚少离多,都让进入合同年的比埃拉更加坚定了”回家”的愿望。

在中超限薪政策下,比埃拉如果与国安签订新合同,收入也将大幅缩水,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但国安不想将比埃拉像去年那样租借回拉斯帕尔马斯,因为俱乐部要承担绝大部分薪水,新赛季还要更换外援,得不偿失。

当然,国安也不想在合同年将比埃拉变现。所以履行完最后一年合同,应该成为比埃拉与国安的共识。

虽然比埃拉非常不喜欢像上赛季那样封闭状态下的比赛,但这是目前能让足球继续的唯一方式。

新赛季,国安依旧保持着阵容的稳定,并且开始着眼于未来五年的阵容构建。但对比埃拉来说,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或许对争冠的国安来说,也是如此。

“在合同结束前我都会留在国安,但之后的情况我不知道。我曾收到其他欧洲球队的报价,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对自己说:如果要回欧洲,那我只会去拉斯帕尔马斯效力。因为那是我欠他们的。”

去年10月,比埃拉在接受《阿斯》报专访时承认,自己欠拉斯帕尔马斯俱乐部主席一个人情,总有一天,他会回来,报效海岛球队和球迷,但不是现在。

“你永远无法预知生活中即将发生的事情。就像此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离开拉斯帕尔马斯,但这一切发生了,我成了中超球员,这是之前难以想象的。”

目前,身在西班牙的比埃拉仍在等待着回到中国的归期,如果他愿意的话,或许能够也应该早一点回来。因为这一次,恐怕也将是他最后一次离开家乡。

如果有一天,上帝允许,比埃拉会给儿子讲述他在中国踢球那四年的故事。

那时候他儿子也许也已经开始踢球,翻看着一张张身披绿色战袍的照片,照片里那个在场上驰骋的男人,绝大多数时间主宰着球队胜负的走向。

他也曾帮助球队无限接近成功,但这个故事能否有更加圆满的结局,取决于他在中国的最后一年……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3-07 05:13:48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