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估值的货拉拉 拦不住23岁女孩的“致命”行程

金融投资报记者 梅婧

年前,23岁长沙女孩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

彼时,刚完成F轮15亿美元融资、晋身百亿独角兽的货拉拉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近期,这一事件愈演愈烈,货拉拉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最新消息显示,货拉拉与女孩家属进行第二次当面沟通 。涉事司机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野蛮扩张下平台监管的缺位,资本与人性的背离,竞争对手的虎视,一路狂奔的货拉拉又将驶向何方?

1

盈利模式催生监管缺位

随着舆论持续升温引发大量关注后,长沙女孩跳窗身亡更多细节浮出水面。

司机曾四次偏航、货拉拉车内及APP无任何录音录像设备、事发后直至女孩去世,司机和平台无一人到医院来看望和了解情况……

(疑为当事车辆,图据沸点视频)

目前,舆论最关注的是,女孩在跳车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这些细节有待警方后续调查的公布,但货拉拉监管缺位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创立的货拉拉,是对接货运需求和货车司机间的中介平台。目前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被称之为同城货运界“一哥”。

从盈利模式看,较之滴滴对司机的每单进行抽成盈利,货拉拉则是依靠司机缴纳的会员费。

据了解,司机的会员费从99元-699元不等。会员费交得越多,司机从平台接到的单子就越多。

在利润驱动下,平台自然也会选择降低门槛降低准入机制,增加司机数量和单量,扩大基数,从中赚取更多的会员费。

记者了解到,想成为一名货拉拉司机,只需下载货拉拉司机版APP填写个人信息以及相关证件,等人工审核通过后仅线下培训一小时左右即可上岗,且培训内容主要为软件使用等方面,涉及安全较少。

其中,人工审核要求除了具备C1及以上驾驶执照、具有1年驾龄以上、身份证等基本信息外,对申请人个人资质仅一句“无不良记录”带过。

成都本地一网约车车主交流群里一位网名为“单单追风”的网约车司机告诉记者:“我这么说吧,拉客的门槛就不高, 而像货拉拉等拉货的,门槛更低 ,里面啥人都有,我们一般都不和他们打交道。”

与此同时,货拉拉对上岗后的司机与服务管理也没有跟上。

最为明显的例子是,货运网约车大多强调“货物安全运达”,缺乏对服务过程中导航线路等方面的监督和约束,在此过程中,跟车的货主往往得不到应有的保障。

长沙女孩并非个例,在这之前,货拉拉已出现多起司机和客户之间的极端矛盾事件。

“很显然 ,如果提高司机的准入门槛、加强对司机的审核和监管,那么货拉拉的会员费收入将直接受到影响 。对于以盈利为目标的公司来说,安全意识等都排在后面。”一位人士如是表示。

2

货拉拉是否应该担责?

在长沙女孩跳车身亡后,货拉拉作为第三方平台是否担责也成为市场关注的问题。

此前,货拉拉声明称,“对于在该事件中平台应当承担的责任,货拉拉绝不会有一丝逃避。”

暂不提孰是孰非,目前长沙警方对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

值得关注的是,记者注意到,司机在注册货拉拉平台时,需签署相关软件使用信息服务协议。该协议明确提及:“平台与司机不存在任何挂靠、雇佣、合伙、合资或其他关系”。

这意味着,货拉拉从法律上割裂了与注册司机间的劳动关系。

从劳动法看,货拉拉平台不是司机的雇主,司机也不是平台的员工,货拉拉对司机无管理的权力。

另外,互联网+同城货运是新兴市场,加之涉及搬家货运多是非标准化服务,目前还没有相关安全运营标准。

而交通运输部虽然在网约车管理办法中规定网约车平台承担承运人责任,但目前国内也没有法律规定货运平台承担类似的承运人责任。

尽管如此,不少法律人士皆认为,因货运服务涉及财产及人身安全,平台对乘客安全仍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理由为,货拉拉平台为用户提供车辆运输,并从中获益,双方相当于缔约为民事法律关系,货拉拉平台享受收益的同时也要履行义务,即对货车司机的审核和车辆行驶轨迹的监管。

同时,业界也呼吁,应加强对货运平台的监管,出台严格的安全管理措施等。

3

资本加持下的重重压力

在各地攻城伐地、一路狂奔的货拉拉,是资本的宠儿。

从2015年至今,货拉拉历经8轮融资,得到红杉资本、高瓴资本、清流资本等知名资本机构的投资,总金额达24.75亿美元。

在资本加持之下,货拉拉迅速将业务从2015年的覆盖12个城市目标,扩展到目前的352座城市。

最近的一次融资在于今年1月,有媒体报道货拉拉即 将完成F轮15亿美元融资,本轮由老股东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高瓴资本领投,博裕资本、老虎基金等机 构跟投。

此轮融资后,货拉拉最新估值达100亿美元。

然而,货运江湖硝烟弥漫,不断有新玩家涌入。

2020年6月,滴滴入局货运市场,很快启动4亿美元融资,与货拉拉展开正面竞争。

2020年11月,满帮集团完成17亿美元融资,将通过旗下“全满满”平台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这一年,哈啰出行上线了“哈啰快送”、顺丰亦拿下了网络货运牌照。而快狗打车、云鸟司机等原有玩家,也取得了一定市场份额。

据艾瑞咨询研报显示,同城(即时)货运市场,沙化的市场需求和地方品牌林立,导致短期内无法在市场上出现有绝对领导力的巨头。

这意味着,在现阶段市场竞争中,占有率将是各大企业抢占的制高点。从资本角度看,规模优势就是估值上涨的加速器。

有消息称,货拉拉很有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进行IPO,目标估值300亿美元。

可以说,哪怕顺风车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货拉拉等平台抱着侥幸心里,快速拓展业务版图,抢在对手前占据市场。

或许,在野蛮扩张与安全意识取舍间、资本与人性博弈中一路狂奔的货拉拉看来,此前各种投诉、安全事故只是路上的小石子而已,却没想到,这一次,如此致命。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3-19 10:16:32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