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伍星焰:《司藤》IP改编的成功密码是什么?

文-郭小蝈

司藤不同。

“她那么疏离,我要仰起头,踮起脚,才能模糊看到她漂浮在这个尘世边缘的、恍惚的影子。我毕生都在仰望这样的人,她不依赖任何人,把自己从人生的欲海里救赎出来,微微一笑,是自扬的帆。苍天为庐,瀚海为席,无风亦能招展。”

尾鱼想写的,就是且只是司藤。

这个3月,剧集市场上,《司藤》绝对是一颗闪亮到让人无法忽视的星星。

云合数据显示,自开播以来《司藤》正片有效市场占有率持续升高,且稳定在头部梯队;全舆情热度一路升高,远超TOP10热度均值;豆瓣评分稳步攀升,从开分7.6一路逼近8分;更是在16日全网霸榜,同时位列各大主流媒体榜单首位;上线十多天,就诞生了50多个微博热搜,其中关键词#司藤#,累计上榜时间超过10000分钟。

随着剧情推进,《司藤》在流量和口碑上齐齐发力,成为2021年的一个爆款剧作。

观众惊叹于剧集的特效,夸赞景甜的表演,被司藤的穿搭种草,喊着要去云南旅游……

这一切都和故事本身的魅力紧密相连。

好作品,永远值得市场铭记。

为了进一步了解《司藤》,IP价值官(IP-Valuer)记者和《司藤》的制片人伍星焰深度聊了聊。从IP选择、团队搭建,聊到剧本策划、实地拍摄、后期制作……

好作品从来都是用心才能磨出来的。

如果把故事改了,我们买这个IP意义何在?

我们看到的《司藤》其实是第二个版本。

早在2016年悦凯老板贾士凯就买下了《司藤》的版权,2017年悦凯和优酷签订了合作计划。对这个IP的改编工作同步在紧锣密鼓地展开。

但彼时囿于种种原因的限制,将故事的时间线整体前移了,《司藤》成了起始于古代,落地民国的故事。

但原创内容占比太多,让《司藤》这个故事失去了它本身的魅力。

“我们之所以要做改编还是喜欢这个故事,如果把这个故事改了,那我们买这个IP的意义何在?”

贾士凯就是原著粉,坚持还原原著的理念。伍星焰看过原著后,同样深深被「司藤」和她的故事吸引了。

“我是一口气看下来的,看到故事最后,最打动我的,一个是司藤的傲骨,另一个就是司藤饱经世间沧桑内心却依旧温暖纯良的品格。”

伍星焰彻底成为了一枚「书粉」。

贾士凯非常支持影视团队的工作,放手让团队去找解决方案,同时提供给力的支持。

重新改编《司藤》被提上日程。

在伍星焰看来,《司藤》的改编极具优势。

首先,是原著小说的故事底子打得非常牢固。

一方面是司藤这个人物,“这个女主司藤的角色太出彩了,在文学作品中是非常少见的,她是一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角色,她的那种自由洒脱的精神其实代表了现代女性独立精神的。”

另一方面是人物之间的关系,“「女王藤」与「财犬放」的设定,也非常吸引人。”女性是观剧的绝对主力,作为女性从业者,伍星焰会对影视作品投射更多的女性视角和女性的情感代入。《司藤》吸引的不仅仅是伍星焰,还有和她一样的广大女性观众。

其次,志同道合的主创搭建。

志同则道合。

李旻、汪洪两位编剧,同样是《司藤》的书粉。

在2018年6月14日新创作班底的第一次编剧会上,「尊重原著、回到原著」成为改编《司藤》的共识。

“世界观是最重要的,我们觉得还是要把故事放在现代。其实很多上古传说我们现在也能找到科学解读,就像三星堆文化很多也得到了科学验证,所以在原著陨石催变的基础上,我们计入了科幻设定,把司藤的身份和整个故事的世界观先理顺了。”

2019年初,一部全新人挑重担的古装言情剧《东宫》火了,导演李木戈对外景的呈现,对人物互动的把控,情感处理的细腻度,都让伍星焰觉得,他就是目前主打奇幻悬疑但感情戏稍有欠缺的《司藤》需要的导演,他能补足感情戏上的短板,才能让这个项目打透泛人群。

于是,伍星焰团队很快跟平台提议,平台很给力,大家一拍即合,找到了李木戈导演,看完原著之后,李木戈非常喜欢《司藤》,导演的加入让项目快速推进起来,也使得这个项目有了很大的加分。

导演 李木戈

再次,是故事主角的选择。

“其实女主是最难选的。”

对于一部大女主剧来说,女主的选择,一定程度上决定了IP改编的成败。

原著作者尾鱼说:“我最爱的女主,是司藤。”

看过原著的伍星焰,最爱的人物也是司藤。

谁是司藤,就成为故事改编的重中之重。

“这个戏女主是最关键的,只要女主成了,这个戏就真的成了一多半。”

伍星焰告诉我们:“当时我们就挑了很多有旗袍扮相的演员,最后我们视野放到了景甜身上。自从我们代入景甜之后,发现景甜就是司藤本藤,行走在时光里的人间富贵花,优雅端庄却一身傲骨。”

“而且景甜本人不仅非常的美,还非常的敬业,对人物角色吃的很透,不仅形似更神似,让我们感叹这次真的选对了!”

还原原著的剧本、能够加分的导演、最合适的女主,《司藤》项目改编的三个关键要素终于集齐。

万事开头难,硬装内核一个都不能少

117天,178个大场景,1978位演员,647位工作人员;

从云南香格里拉、大理西双版纳到无锡横店,转场五地,历经一万三千多公里,《司藤》终于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万事开头难”,是《司藤》项目留给伍星焰最大的感受。

经过反复讨论,团队决定从最难的一环——香格里拉开始拍摄。

严重的高反,成为了剧组进度最重要的阻碍。

“有一些工作人员包括我们两位执行制片的血压都飙升到190了,如果再待下去可能就是永久性高血压,我们就只能让他先下到大理几天缓缓,再上来拍摄,来回往复。而且坠车的戏也在这里,这段是非常危险。”

导演拍得非常细致,制片团队又担心预算超支,不能辜负平台增加预算的信任,庆幸的是全体人员顶住了重重重压,让司藤在硬装表现和内核表达上,都给观众带来了惊喜。

从硬装来看,实景拍摄和演员造型都赢得了观众的赞美。

作为一个奇幻悬爱剧,奇幻元素的呈现直接和剧集的品质表现挂钩。所以,一开始《司藤》就有两套拍摄方案。

棚拍or实景?

这是摆在项目组面前两条截然不同的路。

“从最初的预算来看,只能进行棚拍,但影视作品制作真的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实景拍跟棚拍就是不一样,就是看你愿不愿意对得起这个IP。”

“我们2019年播出的电视剧《山月不知心底事》就是在安徽黄山实地取景拍摄,不少观众被黄山种草求打卡。”

“我们祖国的大好河山,为什么不好好拍?”

而导演李木戈也是坚定的坚持实景拍摄,贾士凯对制作的要求和审美也很高,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平台对剧本和阵容慢慢有了信心,追加了预算,《司藤》得以实现实景拍摄与服化道特效的升级。

从播出结果来看,实景拍摄的《司藤》确实惊艳了市场。

被网友们亲切地称为「云南旅游宣传片」。云南文化旅游发布厅官方微博也将《司藤》中的云南美景置顶,并发起了#云南实景有多绝#征集活动。

《司藤》硬装能打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剧集整体妆化造型。

“司藤的旗袍太美了”“司藤的旗袍什么牌子”“被司藤的旗袍种草了,求同款”……

司藤的旗袍穿搭成为全网讨论的热点,#司藤造型师#火上了热搜,司藤的衣橱成为无数女孩子的梦想。

司藤衣橱(向右滑动查看多款服)

除了司藤的造型,男主秦放的造型也搅动了时尚风潮,沈银灯的民族服饰搭配收到了不少点赞,颜福瑞的休闲穿搭也别具特色。

“造型其实也是根据人物性格设定的,我们会思考司藤是什么样的人,她是个爱美的人,喜欢换衣服,各种化妆描眉,虽然最后只用了40套搭配,但是我们造型师给她准备了80多套。”

说到剧集的造型,伍星焰对造型师李萌连连点赞。

“造型师真的很厉害,她对每个人物的特征把握的非常好,连配角的衣服都是有小设计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一个造型指导全程每天在片场待着的,在现场盯得非常紧,随时调整衣服、做衣服,包括单品的配搭。”

金玉其外很重要,但一部作品好不好还是要看其故事内核。

硬装上,实景拍摄、精美造型都是《司藤》的绝对加分项。在故事打造上,《司藤》撑住了外在的华美。

从人物角色塑造来看,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都丰富而立体。

与原著司藤的绝对高冷不同,剧集里司藤多了几分明亮的色调,也多了几分女生的小可爱。

看似疏离的外表下有着一个善良纯净的心,故事的一开始就不动声色地救下了一个即将摔下楼体的小男孩。复活后嘴上说着瓦房“丑的让人眼睛疼”,但却会帮瓦房修项链,手把手教瓦房写子,冒着生命危险吸取赤伞的力量救瓦房性命。

看到别的女生找秦放搭讪,也会傲娇地吃醋;心仪秦放之后,藤条也会不自觉开出小白花。

秦放的「忠犬」「财犬」人设,也十分讨喜。网友纷纷表示:“我缺一个秦放这样的男朋友。”

除了主角,一众配角的刻画也都有血有肉。

一开始出场的安蔓,看上去「茶味」十足,以往的社会关系很复杂,不会真心待人,但她对秦放是真心实意;前期反派沈银灯虽然做了不少坏事,但也都是出于自保,最后所求的也不过是和央波生个孩子,幸福的生活;贾桂芝是一个很果敢的人,对老赵有情有义。

颜福瑞和王乾坤是一对负责搞笑的「CP」,身为悬门弟子,对待苅族却有着包容心,有自己的善恶判断;单志刚,是丘山的化身,一心以追杀苅族为己任,却在看到司藤极力挽救车祸母女的时候,放下了拔刀的手;导演零片酬客串的白金也是一个神秘而重要的存在,它不仅担任了科普全剧世界观的角色,身上还藏了一个大秘密。

在伍星焰看来:“一部戏只有主角好是不够的,配角也是有人物弧光的,主配角是相互成就的,只有每一个人物都做立体了,戏才好看。”

从故事情节来看,《司藤》不仅合理利用了情感戏份的留白,更多了几分人性的温暖。

在情节设定上,合理利用原著的留白,成为《司藤》受观众喜欢的重要原因。

原著里,司藤的感情线很淡,原著作者都说:“你们觉得有感情线吗?那就有吧,无所谓,我不好回答也不好解释。我想写的,就是且只是司藤。”

“很庆幸原著给司藤的感情留白,对于影视改编来说,可创作空间更大。”鉴于女性观众是剧集市场的主力军,剧集里,司藤的感情线不再隐晦,变得合理而可爱,作品戏剧性更强了,观众也磕的开心。

与此同时,在前期策划阶段,《司藤》就对九眼天珠和单志刚身份,进行了重新设定,让整体故事向科学性靠拢。故事没有采用画外音旁白,而是通过手拿剧本的导演进行客串的方式,自然呈现出来。

这些合情合理的改编都获得了书粉与剧粉的认可。

人性的温暖是剧集《司藤》最想呈现给观众的。

“改编的过程中把司藤更人性化了,她整个人物就变得很温暖和明亮了,女主温暖和明亮了,我们整个故事也会往温暖和明亮的方向去调。”

于是原著中,让粉丝遗憾的瓦房之死被改动了,故事温暖了,瓦房被救活了,后续让人遗憾的泪点,在剧集中也会呈现出暖心的一面。

“我们觉得还是给好人一个圆满的结局”,伍星焰表示,“影视作品要给更多的人看,我们还是希望它更加温暖、明亮,更正能量一些。”

清晰定位,风险前置

IP改编的剧集作品,尤其是创新题材的IP,改编好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能够兼顾艺术性与市场性的就更是寥寥无几。

《司藤》的成功改编恰好是一个成功典型。

那么,对于《司藤》这样的创新题材,如何做才能提高作品的成功率?

除了扎实的剧本与精良的制作,在伍星焰看来清晰的项目定位和风险前置非常关键。

“一个项目最重要的,是做项目定位。”

曾经在优酷主管剧集运营的伍星焰,总会带着「平台思维」来思考问题。

在她看来:“做项目本质上就是做一个产品,影视作品最开始的定位就非常重要。比如将一个项目定位为奇幻悬爱,那么所有的工作都要围绕核心定位展开。”

“一定要把定位定好,要把原著粉这块夯实了。围绕定位思考,我的长板在哪,短板在哪,让谁来补这个短板?”

从伍星焰的经验来看,虽然这样的思维比较互联网一点,但确实好用。

从制片人角度思考,风险前置,对影视作品来说性价比是最高的。

从内容题材角度考量,原著《司藤》要想成功影视化,确实存在一些潜在的风险。

与盲目做完项目,成片审核后再进行修改相比,在剧本阶段就对潜在风险进行规避是最好的。

这一点在《司藤》这个项目上表现十分明显。

《司藤》这个项目是悦凯在浙江局立项的,剧本出来以后浙江局的专家给了很好的评价,同时也给了很大帮助,帮编剧团队理顺了很多线索,提炼了主题,规避了很多之后的风险。

根据专家意见,《司藤》在剧本阶段就将风险较大的人物关系,世界观建构等做了详细的调整。剧集成片后,从审核到播出都没有特别大的需要返工、修改的地方。伍星焰表示:“与很多作品需要后期补拍、重拍相比,《司藤》把风险前置后,推进起来还是十分顺畅的。”

艺术性与市场性如何兼顾,是身为制片人伍星焰需要时常思考的问题。

不仅仅是单个IP项目的开发,在IP采购的源头,这样的思考同样重要。

伍星焰告诉我们:“盲目囤IP从来不是我们的策略,公司在采购IP的时候会有一套严密的评估体系。”

“我们会针对故事本身展开多维度评估,包括内容题材、作品的故事性、逻辑性、市场性,主角配角的人物塑造等,我们会做一个非常详实的报告,每一个环节都通过,在合格的分数线之上,我们才会考虑采购。

结   语

兼顾艺术性与市场性的《司藤》确实给了当前特殊题材作品影视化改编一束光。

伍星焰说,《司藤》是幸运的。她对公司、对平台、对团队的感恩,溢于言表。

“它遇到了合适的导演、合适的编剧、合适的演员,遇到了一支十二分用心的团队,大家拧成一股绳,朝着共同的理想目标前进。”

把每一份钱花在刀刃上,用心制作,终会看到「有心人,天不负」。

《司藤》的成功,是悬爱题材作品的一次成功探索,也为这类作品打开了一扇崭新的门。

我们希望《司藤》之后,看到的不仅仅是下一个《司藤》,而是更多能惊艳我们的创新佳作。

-End-

❤点“在看”给我一个小心心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3-25 02:50:10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