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出率低但死亡率高,肠癌早筛如何普及大众?

“我们一直在证明癌症筛查的必要条件,一直在证明什么样的产品能真正做到筛查,并希望借助于投资人的力量(去证明)。”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股诺辉健康CEO朱叶青,在谈及公司过去8年历程时感慨。

近日,第27届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期间,诺辉健康联合中国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举办首届诺辉健康品牌日活动,来自学术、临床和商业的7位专家与讲者分享了观点。

随着生物技术的不断突破,更多健康人群有望免除癌症焦虑,更多癌症患者人群也有机会早发现早治疗。从治疗癌症向防治癌症的转变中,最关键的一环是癌症早筛的普及,尤其是有“懒癌”之称的结肠癌。数据显示,约90%的结直肠癌是肠息肉癌变,而从腺瘤性息肉到癌变,一般需要5到10年的时间,这期间,如果早发现息肉并切除,就能防止癌变。

朱叶青认为,早筛就是要对用户负责,“我认为诺辉的未来是这些用户,我们中国40岁以上的人群6.3亿,就是说到2025年差不多有7亿40岁以上高风险的人群,需要筛查的人20%,这样的人群我们必须要有新的方法、新的技术让大家愿意参与到筛查之中。”

唯一可通过筛查降低发病率的肠癌,距离全面早筛还有多远?

结直肠癌新发病率5年蹿升1.5倍,早筛亟待推广

结直肠癌已经成为全球第三、中国第二的癌症新杀手。

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最新癌症数据库GLOBCAN2020,预计2020年全球有1929万的癌症新发病例,996万死亡病例,其中中国每年新发恶性肿瘤456.9万,死亡人数 300.3万。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外科主任医师、大肠多学科首席专家蔡三军教授介绍称,在全球范围内,肺癌、乳腺癌、大肠癌是新发前三为的恶性肿瘤,但在中国,前三大恶性肿瘤分别是肺癌、大肠癌和胃癌。相比于5年前38.8万的大肠癌新发病例,2020年这一数据已经窜升至56万。

蔡三军教授认为肠癌的高发与期望寿命提高、生活方式改变、环境污染以及早期确诊手段匮乏密切相关,而随着治疗技术手段的发展,中国肠癌发病率依旧高速增长,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开展很好的防治工作”,大肠恶性肿瘤是唯一一个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可以通过筛查普查减少病发率的癌种。

这一点有据可依,数据显示,过去二、三十年,美国大肠癌发病率一直呈下降趋势,至少部分得益于各种筛查手段的推广。从2000到2010年,在美国50岁到75岁的人群中,肠镜筛查率从19%上升到55%,同期,大肠癌发病率下降了30%。

因为没有进行筛查普查、早诊早治理念的宣传,中国肠癌的早期病例明显低于欧美,蔡三军说:“在整个大肠癌里,我们一期的病人总体只占10%-12%,欧美发达国家基本上是在25%-30%,二期病人也多,三期、四期越来越少。”

在国内,也有可供参考的样本。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郑树教授分享的一组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3年,在各地总共完成的300万的筛查中,发现肠癌2003例,其中有八成多是早期,检出率达6.07%。

北京协和医院基本外科结直肠专业组主任医师林国乐教授强调,结直肠癌一旦早发现、早治疗,治愈率可以高达90%-95%,医疗支出也会大幅降低。爱康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黎刚则指出,癌症早期发现是九生一死,晚期发现就是九死一生。

肠癌早筛,要解决怕疼、怕麻烦的问题

如何让早筛技术更快走进普通人群,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沈阳市第五人民医院内镜诊疗中心主任、中国抗癌协会科普专业委员会委员尚书分享称,“有一项肠癌筛查的调查,医生建议1499名患者需要做肠镜筛查,但最后只有24.5%的患者接受了检查,60.2%的病人选择拒绝,拒绝理由一栏大家不约而同写上了两个字——‘怕疼’。”

目前,肠癌早筛可以直接用肠镜检查,也可以通过大便进行分子检测,其中分子检测的作用是缩小需肠镜检查人群范围。肠镜是肠癌确诊的“金标准”,需要专业医生和医疗场景匹配,但也因为具有侵入性的特点,人群接受度不高。

相似的问题也发生在体检机构,张黎刚介绍称,体检项目中的便潜血检查也常常被放弃,究其原因,体检一般是空腹进行,很多人早上没有大便,也没有人愿意带着臭烘烘的便盒去体检。

爱康集团2020年体检数据显示,便隐血弃检率约65%,肛门、直肠指诊弃检率约37%,肠镜相对短缺和复杂在常规体检难以开展,因此防癌体检需寻找依从性高、准确、合规、适宜推广的新型肠癌筛查技术。

“肠镜检查大便有血人群中大概有70%的是阴性,把这70%的不需要做肠镜检查人找出来,是我们要努力做的。”郑树教授认为,要找到这这些人,筛查方式就要容易被接受。这与诺辉健康CEO朱叶青的看法一致,“用户的依从性比所有都重要,只要大家愿意去做。”

根据2020年发布的《中国体检人群结直肠癌及癌前病变白皮书》,相比于国家城市癌症早证早治疗项目既往的肠镜依从率数据14%,诺辉健康于爱康集团共同打造的“癌症居家早筛体检模式”,将肠癌高风险人群肠镜依从率提升至29.38%。

2020年11月9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了诺辉健康旗下结直肠癌早筛产品常卫清的创新三类医疗器械注册申请,并在预期用途中明确常卫清适用于“40-74岁结直肠癌高风险人群筛查”,这也是中国当前唯一获得癌症早筛证的产品。今年1月15日,适用于居家场景的“常卫清”进入中国首个国家级癌症筛查指南。

在朱叶青看来,在肠癌早筛中,常卫清的阴性预测值(NPV)解决的是用户的问题,让用户第肠癌的担心被恐惧转变为主动的管理健康风险,阳性预测值(PPV)则是解决医疗资源的问题,在更广泛的人群中找到最需要做肠镜检查的人群。

根据诺辉健康此前公布的数据,常卫清的PPV是46.2%,也就是说100个常卫清测试阳性的人中,有46个人经过肠镜检查确实为肠癌患者。

虽然有人质疑46.2%的数值过低,但朱叶青表示相比传统方法,这个数值并不低,“如果用传统的方法检测肠癌,便隐血的检测阳性预测值1.2%,98.8%的人还需要去做肠镜。癌症早筛最希望回答的就是阴性报告。”

早筛要入千万家,需更多科普呐喊声

在肠癌领域,院内、院外的筛查手段已接近完备,但人们对于筛查的认知度却不高,肠癌防治依旧是大部分人的盲区。

《中国中晚期结直肠癌患者诊疗现状调查》显示,国内不了解肠癌筛查的人占85%,没做过肠镜的人占95%。

协和“断肠人”林国乐教授表示“尽管我们的临床医生不停努力,但是目前结直肠癌的5年的存活率仍然徘徊在30%-60%。”作为临床医生,他深知治病不如防病。

目前,全网拥有200万粉丝的林国乐教授被网友称为“菊花医生”,他正致力于通过科普影响更多人,“现在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如果我把一些科普的医学知识通过现在的多媒体传播出去,把一些肠癌预防、肠癌早筛的理念、肠癌治疗甚至看病的技巧做成短视频传播出去,影响更多的人,而不仅仅是我能够接诊的病人,这就是我做科普的初心。”

当大家把注意力都放在肠癌高发的高龄人群中时,中国抗癌协会肿瘤防治科普委员会常务委员、科普作家“菠萝”李治中博士提到,即使是在美国,50岁以前的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肠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还在上升,肠癌正在向年轻人身处魔爪。

在李治中博士分享的故事中,一位28岁的北大女孩就突然被确诊为四期结直肠癌,且癌细胞扩散,肝脏70%都是肿瘤。这这一病例的整个治疗过程中,李治中博士认为有两点是最可贵的,一是成为专业的、学习型的患者,二是信任并尊重医生,目前,这个女孩已经“与癌共存”6年。

尚书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他自创的“音乐肠镜”已经接纳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无数患者。现在,他一手抓临床,一手在中国做生死教育。在尚书看来,“癌症从来都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们最大的敌人是我们一直在恐惧却从来不行动。”

在朱叶青看来,科普是让肠癌早筛走向普罗大众的必要途径,“希望诺辉跟大家一起把科普变得时尚起来,让大家都愿意谈科普,不是谈生命,而是让谈防癌成为一种健康时尚的事情。”

(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丨杨亚茹;编辑丨孙骋)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4-19 07:53:23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