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缩水8000亿,“自顾不暇”的王兴,为何看不惯华为造车自救

网上常有人吐槽,说“听过许多道理,却仍然过不好这一生”。笔者不是很认同,读书当然有用,只不过有些道理看似懂了,实则没懂。就拿“兼听则明”举例,意思非常简单,劝诫大家从多个角度看问题。可是一旦牵涉到个人喜好,关乎切身利益,抑或遭遇名人背书,你还能不能知行合一?在王兴给出“华为跟特斯拉技术实力和忽悠能力旗鼓相当”的评价后,又有多少人改换门闾?

倘若独立思考,我们就会发现,王兴非但不是华为的粉丝,甚至还算不上一个中立的看客。早在半年前,王兴就怼过一次华为,说“真正的高科技产品,不会害怕对方不向你开放市场,反而还担心你不卖给他,比如英特尔的芯片”。这番话看似良药苦口,实际上就是“拿来主义”。如果华为不钻研底层架构,怎么会被区别对待?对方之所以敢于区别对待,是因为可以找到华为产品的替代品。

当然,笔者的看法也未必正确,除非证明唱衰华为符合美团的利益,才能说“王兴的评价,需要慎重地参考”。据AI财经社4月20日消息,美团发布公告“将以增发股票和出售可转债的方式,融资近100亿美元(约650亿元)”。用途为技术创新,比如研发自动快递车辆和无人机投递,有助于优化外卖、买菜、闪购等业务。考虑到这是美团自上市以来,金额最大的一笔融资,笔者仔细地找了资料。

发现了三件很有意思的事,分别是“美团不缺钱”、“面临的增长焦虑”,以及“用牛刀宰鸡”。翻开美团年报(2020年),我们会发现美团的核心业务外卖和酒旅业务,都是挣钱的。前者的经营利润约为8.88亿元,同比增长82.7%,后者约为28.22亿元,同比增长21%。只不过,因为以社区团购为代表的新业务亏了60亿元,才有了账面亏损28.53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70.94亿元,同比增长27.61%,确实谈不上缺钱。

但这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平静的水面下,甚至还隐藏着自顾不暇的危机。一方面,核心业务已经与“阿里们”打成一团浆糊,需要寻找新的战场,比如社区团购。另一方面,外卖酒旅也好,社区团购也罢,核心都是“烧钱拉人”。凯旋而归的路上,很难避开“二选一”的深坑,需要增加企业的硬实力。截止至发稿,美团的股价,已经从2月17日的451港元每股,跌至287.6港元每股。两个月下滑了36.32%,市值减少9622.63亿港元(约8049.6亿元)。

基于这一背景下,美团要融资研发技术,就不难理解了。但是笔者又产生了新的疑问,早在2018年7月,美团就发布了无人配送开放平台。2021年4月19日,美团又落地了城市道路续驶里程高达80km,L4等级的无人驾驶配送车。就美团的经营情况,以及开发进展而言,需要刻意融资100亿美元吗?就过去的经验来看,早就提出的无人驾驶配送车,真的有拯救股价的能量吗?

出于对王兴的信任,笔者选择了继续深挖,看到了“偷偷造车”的可能。2017年2月,美团入局网约车,引发网约车大战。次年2月,美团被曝“招聘员工,研发无人驾驶汽车”。2019年8月,王兴领投理想汽车,成为除创始人之外,最大的个人股东。再到2021年,理想股价近乎腰斩,造车者前赴后继。美团需要新的故事,而无人驾驶又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如果你是王兴,看到偏爱研发底层架构的华为,打算靠汽车自救,着不着急?(李双喜)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4-21 04:04:44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