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银行董事长“难产”的背后

4月14日,有媒体报道称,建设银行第一副行长吕家进有望出任兴业银行董事长,填补兴业银行空白近20个月之久的董事长之位。

2019年9月3日,兴业银行公告称,董事长高建平由于任职春秋原因,辞去在该行的一切职务,行长陶以平将在董事长空白期间临时负责该行工作。此后兴业银行董事长一直处于空白状态。

转机泛起在2020年12月29日,福建省委组织部发布任前公示,现任兴业银行行长陶以平拟转任重要岗位,但未交代详细岗位。彼时有动静称陶以平或是兴业银行董事长热点人选。

不外时至今日,由于种种原因,陶以平一直未任兴业银行董事长,仅任职董事会临时负责人,直到如今空降一位来自建行的吕家进。

而这也意味着,这位曾经通过竞选成为兴业银行行长的热点人选与董事长失之交臂。新任董事长的到来将给这位曾经的“同业之王”带来什么化学反应呢?未来的兴业银行在新董事长的带领下如何发展值得关注。

不外在陶以平任职期间,兴业银行规模增速下滑,反被招商银行超越;业绩方面同样表现平平,估值目前仍处于破净状态;而对于兴业银行的投资者而言,近5年也颇为煎熬,2016年至今股价涨幅不超过50%。

“难产”的董事长

2019年9月3日,兴业银行董事长高建平由于任职春秋原因辞去该行一切职务。高建平从2000年8月开始担任兴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至今已经有19年。

同在当日,兴业银行董事会推举行长陶以平为董事会临时负责人,在董事长空白期间临时负责该行工作。

期间,一位福建省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负责人和一位福建当地政府官员都曾成为传闻中的“热点候选人”,但均无进一步动静。

2020年12月末,陶以平再次成为兴业银行董事长“热点人选”。但却迟迟未见“官宣”。

事实上,对于董事长长期空白一事,兴业银行副行长陈信健在3月底召开的业绩发布会上已有回应。陈信健彼时表示,作为省属国有企业,按照党组织的隶属关系,兴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由上级党委,即福建省委来任命和推荐。待到上级党组织确定人选后,兴业银行会及时启动董事长任职相关的工作程序。

本认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却风波再起,吕家进空降成为兴业银行董事长。

而这好像与5年前的一幕“重合”。2015年,陶以平以黑马“空降”至兴业银行,原因或跟当时的行长“热点人选”遭遇风波有关。

热点候选人落选,重演5年前一幕

从2015年开始,兴业银行行长更迭一事就广受市场关注。

2015年1月,李仁杰辞职后兴业开始着手寻找接替人选,并在总行中高层内部进行投票,彼时有“蒋林之争”一说,即副行长蒋云明和林章毅竞争行长一职。前者负责同业业务,后者则负责企业金融,两大业务均是兴业银行最为重要的利润中央。当时的投票结果是蒋云明任监事长,林章毅为行长候选人。

然而,2015年9月中旬,彼时年仅44岁的林章毅,忽然被调任全福建省农村信用联合社出任副主任。

林章毅所分管的企业金融等业务,则由46岁的兴业银行副行长薛鹤峰接任,此前薛鹤峰主要分管支付计算、电子银行部等。彼时市场一度传出薛鹤峰为行长的黑马人选。

不外2015年下半年,兴业银行面向海内主要金融机构公然招聘兴业银行总行新行长。2016年1月下旬,陶以平被选聘为兴业银行行长。

有分析称“兴业银行内部更但愿认识兴业银行、有本土基因的人士执掌兴业。”固然陶以平是以公然招聘进入兴业银行的,但他是福建人,并曾为政协第十一届福建省委员会委员。

公然招聘文件“资格前提”中对参选职员要求“1964年10月1日后出生”,不外有意思的是,出生于1963年4月的陶以平终极却获得青睐。

在进入兴业银行之前,陶以平在国有大行中国银行的任职时间也同样长达二十多年之久。早期,陶以平曾任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综合计划处科长,中银团体港澳管理处办公室高级经理等等。于2010年出任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行长,2015年春调任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行长。

“同业之王”的艰难转型,丢失股份行规模头把交椅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昔日的“同业之王”,正在饱受“同业之苦”。

2005-2015年,被称为银行同业业务黄金十年,兴业银行曾利用同业业务弯道超车,从偏居福建的类区域性银行,成长为全市场“同业之王”。其巅峰时期的同业项目规模一度超过2万亿,位列全行业之首。

2015年末,兴业银行应收款项类投资总额18451.7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近1.6倍。同年三季报显示,兴业银行资产总额5.29万亿元,高出招商银行671.06亿元,坐上了股份行的头把交椅。

只是,风光背后隐患也在显现。跟着2017年原银监会对同业业务的集中整治和监管政策趋严。兴业银行便启动了一场自上而下被外界称之为“刀刃向内”的变革,四年时间非标规模压降超万亿。

此后,兴业银行同业业务占比显著下降。2016年占比下降到30.59%,2017年更是下降至24.65%。2019年底,兴业银行非标资产比拟2016年末已经减少了1.26万亿元。

因同业业务受限,调整优化业务布局就成为摆在兴业银行高层眼前的首要题目。

而陶以平任职行长的五年间,兴业银行的主题之一便是“重构资产负债表”。这期间,兴业银行也初步确立其“商行+投行”的经营策略,以轻资产、轻资本、高效率为方向加快转型。陶以平的到来更像是“救火队长”。

在压降同业资产的同时,兴业加大了对表内信贷资产的配置力度,而贷款内部,主要增配对公一般贷款、零售贷款,压降票据资产。

数据显示,该行贷款占比从2015年的33.6%晋升至2020年末的48.99%,上升近15个百分点,而同业资产则处于压缩中。

不外转型期间,兴业银行丢掉了股份行总规模的头把交椅。2020年末,兴业银行的总资产为7.89万亿,而招商银行总资产8.36万亿。

此外,在2016-2020年转型的5年间,兴业银行的净利润仅从538.5亿-666.3亿,而同期招商银行的净利润从620.8亿-973.4亿,差距从82亿扩大到307亿,市值也拉开了差距。

截止4月23日,招商银行的PB为2.1,市值13442亿;兴业银行的PB仅为0.86,市值4543亿。从当初市值的旗鼓相当,到如今仅为招商银行的三分之一。这便是规模扩张,大力发展同业转型的后果。

值得注意的是,陶以平确立“商行+投行”的经营策略或许是彼时同业压缩时的“最佳”选择,然而,从数据来看,同业压缩后,净利润复合增速仅为个位数。

吕家进“空降”后,兴业银行下一步走向何处

吕家进的“空降”,对于这家刚渡过5年转型期的股份行而言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现年52岁的吕家进早年曾任河南省邮政储汇局局长,河南省邮政局副局长,辽宁省邮政局副局长,国家邮政局邮政储汇局副局长等职务。

2007年邮储银行成立后,吕家进出任该行执行董事、副行长,后于2012年底升任行长、2016年兼任邮政团体副总经理。

2019年1月4日,吕家进离开奋斗近12年的邮储银行,“南下”上海赴任交行副行长。在任交行副行长约1年半后,吕家进重回北京,出任建行副行长,至今尚未满一年。

据了解,吕家进在建行分管的主要是零售条线,也主管信用卡、网金、智能银行、渠道和基建等条线。

作为一家诞生在福建的全国股份制银行,兴业银行这些年来的高管层,多来自福建本地,或籍贯是福建。如今河南人吕家进担任董事长后,将打破这一传统。

值得注意的是,吕家进的“空降”,也是兴业银行新一轮五年规划之年。年报中,兴业银行表示,将持续推动“1234”战略落地,树牢绿色银行、财富银行、投资银行三大品牌,全面推进数字化转型贯串始终,实现从规模银行向价值银行转变。

而结合吕家进的履历,其一直在国有大行工作,而且邮储和建行均是零售业务较强。兴业银行作为股份制银行,经历了同业到“投行+商行”的战略转型。

吕家进的到来是否会按照此前的经营战略继承深耕,仍是会发力零售?此外,作为“空降兵”,对于人事方面是否也会相应有所调整,后续值得我们关注。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4-24 12:43:04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