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解密大湾区首个创建中的“暗夜社区”:西涌能否为深圳人造一片“诗和远方”?

在远离市区灯火长龙的深圳大鹏西涌海岸,温柔的落日收起了她最后的余晖,释放了一整天热情的海浪铺卷在宁静的沙滩。一批天文和摄影爱好者驱车几十公里,从繁华市区来到了大鹏半岛。他们仰望星空,他们想亲眼目睹、记录下那片曾经闪耀在几千年前人类祖先头顶上空的璀璨银河。

(只有夜空非常黑暗的地方,才有可能看到璀璨的银河。李德铼/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近日,深圳市科普教育基地联合会主办的深圳首届暗夜守护者联盟启动仪式在西涌海滨浴场开幕。参加活动的100多名天文爱好者在现场专家的指导下,进行了“月掩火星”观测活动并举行了沙滩关灯仪式和“暗夜守护者联盟”启动仪式。深圳西涌社区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开始申请“西涌暗夜社区”。未来,西涌有望成为深圳乃至大湾区首个“暗夜社区”,成为深圳人真正的后花园,为深圳人的“诗和远方”打造新的可能性。

西涌海滩是深圳最大的沙滩,位于大鹏半岛南澳南的西涌社区,拥有长达5公里的海岸线。由于远离城市化光污染的影响,大鹏半岛的东西涌海岸线位置优越,是深圳光污染程度较低的地区之一,十分适合观星。位于沙滩东面山顶的深圳市天文台,每到每年干燥少云的季节,不少天文爱好者都拍下了壮阔银河的瑰丽景象。

暗夜社区创建计划:降低当地光污染

西涌以此为契机,即将打造深圳乃至全国的首个“暗夜社区”。其未来愿景如何?可能会对当地居民带来什么影响?从暗夜保护和旅游经济的角度,应如何看待西涌打造“暗夜社区”的可能性和未来?

据深圳市天文台天文部部长梅林介绍,西涌创建暗夜社区的建议由深圳市天文台提出,是应深圳天文爱好者、市民以及专业科研观测的需求提出的,目前正处于方案的初步起草阶段,由大鹏新区管委会南澳街道办和西涌社区共同支持,未来可能还需要渔政、城管等政府机构和部门的共同参与,才能有效落实。

北京天文馆研究员、《天文爱好者》杂志主编朱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暗夜社区在国内还没有先例,在大湾区没有先例,但在国际上不算新鲜,与其相近的概念包括暗夜保护区、暗夜公园等,以及由此国际暗夜协会(The International Dark-Sky-Association,IDA)提出的国际暗天地点(International Dark-Sky Places)认定计划。国际暗夜协会是总部设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非盈利性组织,致力于夜空保护工作,通过减少光污染,保护夜间环境和黑暗的天空。

梅林表示,实际上,西涌创建暗夜社区,并非是想得到国际暗夜协会的挂牌认证,而是有四方面目的:一是保护深圳市天文台天文科研观测的环境;二是满足市民和爱好者夜间星空观测和摄影的需求;其三,给南澳西涌当地的社区引流,带来附加值;其四,保护生态环境,保护当地动植物包括鱼类。他介绍:“目前,不管是广东还是内地居民,想要观看高质量的星空和银河景观,都要去到云南、青海,或是四川、西藏。西涌未来如果创建成暗夜社区,将会吸引深圳市乃至珠三角的天文爱好者,前来享受这里的环境。”

据国际暗夜协会官网统计,目前世界上有18个暗夜保护区,29个暗夜社区,99个暗夜公园。在朱进看来,通常暗夜保护区的认定标准十分严格。一方面,国际暗天地点的认定标准强调的是特别黑的夜间环境,光污染必须非常小,夜空非常黑。在这个要求下,暗夜社区必须从大范围上打造。即在一个地理上比较大的区域,对其周边的灯光做管控,才能形成暗夜社区。另一方面,路灯和照明系统需要经过改造,使灯光集中于地面,而不是向四周或是天空散射。

西涌有没有可能打造成“暗夜社区”?首先,西涌社区位于大鹏半岛东南端,东临大亚湾,西接大鹏湾,南望太平洋。三面环山,一面向海。22平方公里的面积上分布着芽山、新屋、鹤薮、沙岗、格田、西洋尾、南社和西贡8个村落,居民2100多人。三面的山脉将西涌社区和城市的光污染有效地隔绝开,海岸线长达5公里,海面上时有渔船经过。根据正在起草的计划,创建暗夜将会涉及西涌下辖的7个村落以及海面的渔船。

(西涌当地的光污染对星空造成了极大干扰。李德铼/摄)

所谓的光污染,指的是人类活动产生的过量照明造成的不良影响,包括室外家电灯光、路灯等会使天空发亮的可见光、红外线、紫外线等,也成为“光干扰”和“光害”。而天文观测条件取决于大气条件、光污染程度以及天气等因素。西涌社区的平均光污染等级为4级(尚可),这个数字在深圳中心区福田区为8-9级(极强)。在这个基础上,朱进认为西涌要成为暗夜社区在理论上是存在可能性的。

(海面渔船的强灯也带来了光污染。梅林/摄)

梅林介绍,打造暗夜社区,需要对暗夜社区和社区周边的区域,在特定时间段对灯光进行一定程度的管控。他强调,并不需要对灯光包括广告牌灯光做一刀切,而是给路灯罩上盖子,只照射地面和平面的方向;渔船夜间的灯光也可以不开那么亮。

朱进补充道,要合理规划路灯数量和密度,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关掉可以不开的灯;降低灯光的功率以及对颜色做一定管理;此外,可以要求居民家中使用较厚的窗帘,天黑后室内的光线不要漏到户外。

同时,朱进认为:“暗夜社区的相关制度需要在大于社区的政府层面,以比较正式的规章制度的形式颁布和执行。可以针对核心保护区和距离核心保护区不同距离范围,制定不同标准。同时,还可以在时间上做特殊的和一般性的要求。”

暗夜社区如何赋能旅游经济夜经济:打造自身主题IP

深圳在一线城市里,在夜经济和城市活力上一直走在全国最前列。西涌创建暗夜社区,也是旅游经济和夜经济的一种新尝试。

广东省旅游协会民宿分会秘书长、深圳美宿小镇产业发展有限公司CEO李超告诉记者,西涌所在的南澳半岛是深圳最后开发的处女地,相对于主城区较偏远。近年来,南澳半岛、东西冲成为了深圳乃至大湾区城市人休闲的后花园,满足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近年来,深圳开发了大大小小56个沙滩。在沙滩风格雷同的形况下,提起西涌,人们只会想起它的沙滩和东西冲穿越徒步路线。在产业迭代背景下,西涌当地旅游业的盈利能力也有限。在李超看来,目前的景区都拥有多元融合的主题:“比如有的海滩可以塑造网红打卡地,有的地方可以赏花。旅游地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IP,才能第一时间吸引一部分社群和喜爱者,要有明显的特征。”在深圳,较场尾的民宿小镇很受欢迎,大小梅沙、金沙湾的高端酒店也小有名气,而在西涌海滩,似乎没有独特的主题。在这个意义上,附加某种海洋运动或者暗夜主题,发展暗夜经济,打造星空小镇,对其发展是很有利的。

同时,西涌目前夜间并没有太多活动。沙滩二次进入要收门票,和民宿区距离海滩较远,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地的民宿经济。暗夜社区能否为民宿和夜经济赋能呢?

李超并不认为暗夜就是完全黑的:“我们做暗夜是为了看到光,在暗夜下,我们可以看到星星、萤火虫,我还想看到烟花。为什么虽然现在烟花技术更好了,但相对于小时候,人们对绚烂的烟花更加无感,因为周围对比的灯光太亮了。”他认为,夜间经济的动力在于,因为在暗夜中,那盏灯才会显得很特别。

在他看来,这盏明灯可以是民宿,也可以是一家小酒馆,一家茶室,一家餐厅……他说:“我认同一种说法,旅游是人们短暂的对自己住所的抗争。在周末,经过盘旋的山路,到达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从深圳最亮的地方到达最暗的地方。”

旅游项目怎样助力乡村振兴?打造“观星小镇”发展特色经济

记者了解到,目前,天文主题的旅游项目在国内外已初见成效。在贵州“天眼”望远镜、青海德令哈观测站以及甘肃民勤县等地的周边,都打造了天文主题的“观星小镇”,引流效果和经济创收显著。美国夏威夷天文台、智利阿卡塔马欧洲南方天文台等周边,也建设了以天文摄影为主的天文摄影区,对当地的经济创收以及劳动就业提供了大力支持。

在梅林看来,西涌具有三面环山南接南海的地理优势,暗夜休闲项目会带动当地住宿、餐饮等需求。暗夜社区的创建,将为深圳市以及珠三角周边的市民提供一个“1小时银河营地”,即1小时交通以内即可到达观看拍摄银河星空的地方,也将为南澳及西涌本地的高端引流,促进本地餐饮住宿业的发展提供支持。

从旅游业的角度看,李超认为,住宿是整个旅游产业的核心产品,广东虽然是民宿大省,有约一万多家民宿,但比不上浙江(2万多家的规模)以及云南,大约排第三、四位。在文化上,广东自古以来的经济发达、重商主义的文化氛围,造就了其民宿相较江浙一带的园林景观更加实用主义的文化风格,精品民宿也不如江浙多。

(不少市民提出了前往西涌夜间观星的需求。来自华为摄影协会)

李超认为,在土地集约化生产背景下,民宿可以成为本地农民回归乡村的产业基础。可以利用民宿结合农业采摘、科普、种植等项目,让游客感受到舒适的同时体验到特色。“深圳的资本比较活跃,可以借着乡村振兴的东风,以民宿集群的形式,让情怀落地。我们的设想是,在一个一、二十个民宿的集群里,配套乡村咖啡馆、图书馆、小酒吧甚至乡村影院,每家民宿配套的内容都不一样。让这样的‘微度假综合体’助力乡村经济,实现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李超说。

作为全国的先行示范区,深圳正在积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发展理念。控制光污染,降低碳排放,也是我们国家“碳达峰、碳中和”气候目标的应有之义。

在梅林看来,暗夜社区的创建可以为西涌的生态环境建设起到助推和保驾护航的作用,助力实现碳中和,为西涌当地的动植物营造夜间的栖息地。让南澳西涌成为全国生态经济发展的一张美丽的名片。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4-26 03:03:24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