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球迷抗争5大诉求,暴力逼迫格雷泽妥协,国内球迷却骂声一片

一周之前,曼彻斯特当地球迷就在网上发起号召,双红会赛前抗议格雷泽家族。恐怕曼联管理层以及相对应的安保部门都没有料到事态会如此严重。

曼联此前并没有特意增加安保和警察人员,当参与抗议的人群达到一定数量,事态就会失去控制。球迷围堵球队下榻酒店 The Lowry,曼联大巴迟迟不敢出发;老特拉福德场外,球迷拉起抗议横幅,围在球场入口;老特拉福德场内乱作一团,大批曼联球迷直接涌进球场内,严重破坏草皮,有球迷拔掉了角旗杆,有人破坏了电视摄像设备,还有人爬到球网上拍照、破坏了球网,密集人群在球场上走来走去……

不管出发点是什么,都不支持这些行为和方式,这些流氓行径,会导致曼联被英足总罚款,严重点可以导致没有重赛,曼联被判定平局或者输球,怎么可能不影响球员和主教练的心态。何况还有疫情在旁,要是头铁继续比赛,谁敢保证老特拉福德球场内没有新冠病毒存在?

抗议格雷泽家族的管理方式、理念,抗拒曼联当前的处境,试图通过发声推动曼联改变……这都是勇敢的尝试,远比我这样远在中国,只能口诛笔伐,要强,要有效得多。可这依然不是暴力入侵老特拉福德的理由,也不应该成为一些人心安理得拔掉角旗杆、扔掉转播摄像设备的保护伞。

这些行为是在严重影响格雷泽家族治下曼联的正常运营,最终承担后果的是曼联俱乐部,可不是格雷泽家族。

我们无视那些纯粹就是以球迷抗议活动为借口,发泄情绪,无脑搞破坏的垃圾球迷。

谈完立场,我们再心平气和来看这场”老特拉福德入侵风波”,我们不轻易下对错的结论,看看风波中每一个人,出发点是什么?真的就毫无意义吗?

我很好奇在酒店苦苦等待,焦躁不安的曼联主教练和球员,是什么心态?曼联这家俱乐部的基因决定曼联球员一直都非常有担当,他们清楚自己应该为球迷、这支俱乐部、城市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也非常愿意在必要的时候发声、做出行动,为改变社会某个现象、问题做出自己的努力,这是曼联的灵魂,从新冠疫情爆发后,不只一次,曼联球员已经展现过了自己的这份骄傲和责任心。

在酒店等待时,马奎尔、B费、马蒂奇、小麦四人希望可以出去,直接与球迷对话,他们四人一直试图说服曼联官员同意,放他们出去,直接对话 The Lowry Hotel 外面的抗议者,出于安全考虑,曼联官员一直表示拒绝。

曼联球员如果能出去与球迷对话,他们会说什么?是告诉球迷,先搁置矛盾,不要影响与利物浦的比赛,以大局为重;还是会告诉球迷,我们与你们同在,大家注意自己的安全……

马奎尔、B费、马蒂奇、小麦四人没能出来直接对话,他们会说什么,不得而知。可以想象得到,他们怎么说都不讨喜,谁也不敢轻易就站到哪一边。

站队,非常有意思,任何时期、任何事情,无一例外,都证明过,对错从来不是一概而论,对错其实毫无意义,

抗议进行中,加里-内维尔还见了闹事的球迷,与抗议者碰拳示意。加里-内维尔说当下的一切是俱乐部老板各种行为的后果,格雷泽家族说希望重新建立与球迷之间的信任,可老板们从来没有相信过球迷;罗伊-基恩说球迷已经厌倦了曼联老板的所作所为。

所以大家看到了吗?这个事情复杂的地方在这里,当有大量球迷聚在一起,抗议活动诉诸于”流氓般的行动”,曼联名宿话里话外在表示支持球迷。我们不能简单粗暴下结论,闹事的都是流氓,趁机发泄情绪。方式和行动肯定是错的,可国外本土球迷的出发点,他们的诉求,值得我们关注,深入聊聊。

我连续翻看了 Twitter 很久,想知道国外的曼联球迷,在当下的情景下,他们到底是如何看待,如何思考的?尤其是那些理性的国外球迷,还有那些不是在发泄情绪、无脑闹事,在认真表达他们的看法、诉求,且不论他们的观点和诉求是对是错,但知道他们是如何看待,如何思考,对于我们看清楚这些事情会有比较大帮助。

要知道这不是一个小规模的个别事件,酒店周围、老特拉福德场内场外有足足 10000 名抗议球迷,人数足够多、范围足够广,无视、抛开那些足球流氓后,抗议人群中当然有理性球迷,他们与国内球迷的的立场和观点完全不同。

国内很多球迷反感本土球迷这场闹剧,即便是换位思考,也认为本土球迷只是在闹事,没有提合理诉求,完全是在胡闹,其实不然,国外球迷是有明确的诉求,至于是不是合理,取决于这个”合理”到底由谁来定义。

对阵利物浦前一天,球迷要求与格雷泽家族参加球迷会议,直接对话。但格雷泽家族拒绝,还是派已经宣布未来将要离职的伍德沃德参加球迷会议上,伍德沃德代表俱乐部向球迷致歉,遗憾参与欧超的筹备,球迷自然不可能谅解伍德沃德,从格雷泽家族拒绝亲自出席开始,可能就注定了双红会赛前的动乱。

球迷会议上,球迷代表向曼联俱乐部管理层提出了 5 点诉求:

球迷代表要求在 7 天内得到书面答复。这才是抗议活动的出发点和意义,我们不评价对错。

上述这些诉求,我们可以发现什么?

本土曼联球迷的核心诉求是什么?他们希望这是他们的曼联,他们认为这本来就是、也应该是他们的曼联,这个层面跟热爱、死忠无关,是归属权的问题。

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感受,我试图去理解,我能想明白其中的逻辑,但我无法共情,可能在曼彻斯特扎根的中国球迷也未必能共情。

为什么?我们首先看的是行径是否合理、正确,我们认为即便是你为了正确的目标,但也不应该采用错误的方式和有破坏性的行动,因为这损害了曼联这支俱乐部、曼联主教练、曼联球员的利益,这是我们所有看法的基本逻辑。

而国外球迷呢?不少人可能也知道他们的方式和行动未必是正确的,可一些人就坚信他们为了正确的目标,眼下的一切都不重要,目标第一,比赛第二,他们在为了自己的权益而抗争,甚至有人认为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真的就没有理性的本土球迷?真的就没有球迷认为这些破坏性的抗议行动是错的?当然有。

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跟随着去参与这场方式和行为都错误的抗议?一方面是从众,另一方面,有些人认为错误的行为,可以换来正确的目标,你们错误的行为也可以接受,虽然他们不会亲手去砸摄像设备,但他们可以接受同伴砸摄像转播设备。我没有证据,但我猜,有真正的英国本土死忠曼联球迷,会这样想,会默许抗议行动,甚至跟随着进入球场,踩在老特拉福德的草皮上,你能说这些本土球迷都是伪死忠?你能说他们不是曼联的根基?

还记得国外媒体不只一次提及”格雷泽家族”两年没来老特拉福德看球了,新闻陈述到底是真是假,不可而知,其实也不重要,至少我们可以看到国外球迷很在乎这一点,如果你问我,我一点都不在乎,我认为这一点都不重要。

我再问一个问题,如果曼联赢得了冠军奖杯,假设曼联积分领先较多,已经确定拿到本赛季英超联赛冠军,还有可能再拿到一座欧联杯冠军奖杯,那这些本土的曼联球迷还会抗议吗?还会有这场闹剧吗?

可能还是会。

这已经不再是曼联有没有冠军奖杯的事情了,是归属权,是格雷泽家族与本土球迷已经完全对立的结果。

格雷泽家族眼里,曼联是一笔生意,唯一的考量逻辑是,他们能不能继续赚钱,能不能低买高卖。他们是商人,你就算是泼粪到格雷泽家族的人脸上,他们都不会降低价格出售曼联。这只是冲进球场闹而已,对格雷泽能有多大影响?

球队所有权,格雷泽们根本不可能理会曼联球迷;也不可能费心思让季票持有者参与曼联重大决策,更不可能任命一位干扰格雷泽从曼联赚钱的独立董事。

可我们拿格雷泽们没有办法,格雷泽取得曼联所有权,合法合规,谁也赶不走,谁也拿不走。

最后再讲一个我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阿森纳小故事。克伦克到来之前,阿森纳有数百个小股东,每人只持有一股或者几股,但他们都持有几十年以上了。如此少的股份,肯定没人指望有什么分红,但这些小股东每年都可以参加股东大会向管理层和主教练提问,当场提问,温格会当场回答每一个问题,是每一个问题,没有回避问题,如果来不及回答或者不好一下子回答清楚,温格也会亲自回复邮件。

这曾经是阿森纳的根基,也是他们视为信仰和梦想的回报,这是他们应得的。只是这一切,在克伦克到来后,都消失了,即便是温格没有卸任之前,温格也不再回答问题,只有打鸡血的演讲,管理层会拒绝回答一些问题,但也不会出现阿森纳股东大会因为回答问题不得不延长的情况了。

后来克伦克买断了所有小股东的股份,阿森纳的梦断了。

这里,我再回答我上边提出的问题,曼联球迷会议上 5 点诉求可能实现吗?

当然不可能。

社会发展会倒转吗?

社会阶级分化会消除吗?

资本会变弱吗?

都不会。

曼联的命运会改变吗?

也不会。

这是真正痛心、真正可怕的地方。

【三无青年爱曼联】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5-04 10:20:28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