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两年再见前妻,我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物是人非”,悔之晚矣

我有酒和茶,你有故事,就来找我。
点上面『关注』,你就是我的人了。

01

周国平在《思想的星空》中提及摄影师王小慧时说:“她跟爱侣因一场车祸阴阳两隔以后,背起了沉重的摄影器材,仿佛受着一种神秘力量的驱使,在世界上不停地走,不停地拍摄,这成了她恒常的生活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她走出了那个悲剧,越走越远,重获了生存的乐趣。

面对这种“永失我爱”的人生变故时,她不可能不心痛,然而她却没有停下,没有让自己沉溺在悲伤之中,而是重新上路,追求生的意义。和她相比,那些仅仅因为“为情所困”就嚷着“永失我爱”的人,顾影自怜的人,他们的痛苦就显得微不足道。

倒不是说人在失去一段感情的时候不能悲伤难过,而是你要明白,这不是你生存的意义所在。只是一段感情走到了尽头,并非生命走到了尽头,何苦为了无法改变的现实让自己过得那么痛苦?

尤其是那种因为自己的问题导致“永失我爱”的人,真的没资格说自己痛苦,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理应接受“自作自受”的惩罚,不该有任何怨言。

就像朋友小芸对她前夫的吐槽:“明明是他对不起我,是他辜负了我,结果他跟别人说起我们的婚姻时,搞得好像我对不起他一样。卖惨谁不会,但卖惨就能掩饰自己的错误吗?我不想用这种方式去博取别人的同情,我更不会同情卖惨的他,爱不到别人了才想到爱我,真的让人感觉恶心!”

02

一般情况下,总是在嘴上说自己有多苦的人,他们并不是真的苦,因为真正的苦是说不出来的,真正苦的人也不会整天把“苦”挂在嘴边。

从这个角度来说,小芸对她前夫阿岳的评价就没有错,他并没有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并没有想过改变,只是想通过表达伤感来博取别人的同情。

现实中不乏这样的人,动辄就在人前哭诉,动辄就在朋友圈公开诉苦,倒不是说这样不行,而是你要明白: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大家都不容易,谁愿意一直听你诉苦,谁愿意在自己的朋友圈一直看到别人诉苦,这种事情太频繁了,会让人反感

不是说心里苦就必须压在心里,除了压抑和发泄之外,还可以消化,可以转移,为什么非要发泄或者压抑呢?有第三条路你不走,非要在两条路之间二选一,只会自讨苦吃。

相较于阿岳来说,小芸的做法就比较好。她是遭遇背叛,是被离婚的那个人,但她并没有整日诉苦,也没有压抑自己,而是果断和过去告别,直接开始了新生活,一开始把生活安排得很满,养成了充实的习惯之后,过去那段感情自然就影响不到她了。

而阿岳的做法则是:本想着离婚娶真爱,结果被真爱抛弃,之后浑浑噩噩了一段时间,感觉好没意思,于是就想找前妻小芸复婚,此时却发现小芸已经再婚了,而且不想搭理他,从此开始,他就整日哭诉,好像前妻有多对不起他似的。

他说离婚两年再见前妻,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物是人非”,还搞个文言说“悔之晚矣”,不仅在人前说,在朋友圈里也这样说,说自己“永失我爱”,说自己做梦都想跟前妻复婚,接着就整天喊朋友喝酒,喝多了就哭哭啼啼。

除了被他请吃饭的那些人会虚伪地同情他,其他没有人同情他,因为“感情诉苦”这种事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同样的话说多了就变成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了,会让别人觉得不快,从而对你敬而远之,如果你一直认识不到这种问题,就一直走不出来,你的痛不是真的痛,但却会一直折磨你

​03

阿岳在“永失我爱”之后的表现,跟他前妻差太多,跟前文中提到的王小慧更是没法比,简单来说,他没有做到这六个字:多自律,少合群。

一个人在失恋或离婚以后,就算真的痛苦,也不该盲目合群,不该一直从别人那里寻求安慰,这样的做法“治标不治本”,别人只能安慰你一时,你自己内心没想改变,就会反反复复痛苦,你总不能让别人安慰你一辈子吧

这时候最应该找点事做,就算做不到像小芸一样把自己的生活塞满,也不能太空闲,否则爱的习惯还在,你只要一停下来就会胡思乱想,这样做只会让你的伤口始终无法愈合,还没结疤你就撕开,能愈合才怪!

走出“为情所困”的过程,就是一个让伤口结疤的过程,这个过程中你最好不要频繁去碰它,专心去做其他事就好,时间会让伤口结疤,到那时候你就不会痛了,同时,你坚持做的其他事也成了你的习惯,直接就可以开启新生活了

这个过程中需要“自律”,需要有自己的事情做,哪怕你四处游玩,只要你没停下,专注于旅途中的各种大事小情,也是一种自律,这样才能慢慢从内心放下过去,才不会让痛苦反复。就算真的是“永失我爱”的人,也应该这样做,因为你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生活还在继续,你要让余生过得有意义才行。

本文作者已签约快版权维权服务,转载请经授权,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5-05 07:43:45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