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使命:吕文超察觉猫腻?却因帽子不能承认?与曹瑞瑛形同陌路

是人嘛,都有好恶,都会趋利避害,即便明知可能是不对的,但只要是有利的,那都还在考虑范围之内。《资本论》中有很多话都比较深刻而警醒,大家可以自行阅读,通过自己筛选得出的东西,必然受益匪浅。


当那则一一九九号军事要员在瑞金出现的消息登在报纸的头条上时,


吕文超心里咯噔一下:感觉有些不大妙啊!
旋即拿起那份带有画像、资料详实的一一九九号军事要员通缉令的画像做了详细的观察后,


顿时感觉越看越像自己因收受一根金条而刻意规避掉疑惑心里、任由侥幸心里主导放行的那个华富公司的霍总呢?


一念至此,吕文超开始打电话给何队长,却被告知不在,吕文超当即感到非常晦气。但这样的消息,瞒是瞒不住的,必须要事先和其他人那面进行通气,这才有了接下来与曹瑞瑛电话的不愉快之剧情。


因为一直是老板和老弟想称,吕文超认为和曹瑞瑛之间的关系是可以的,至少他是这样想的。但在将报纸上刊登的那则信息告诉曹瑞瑛,并隐晦地说:“有可能是从我们这里过境的之后。”

电话那边的曹瑞瑛当即就着急了:“这不可能,但凡是从大埔这里过的人,全部经过了身份的核实,所以根本不可能是从我这里溜走的。”

吕文超还以为曹瑞瑛想得和他一样,当即安慰道:“老弟,你别急嘛,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总得想个办法解决嘛。”

而曹瑞瑛接下来的这句话当即让吕文超感到异常的愤怒:“那名军事要员怎么可能通过画像、资料详实的汕头站呢?他究竟是怎么通过的呢?”


听到这话的吕文超,心下当即一黑,还以为是曹瑞瑛是想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汕头站,当即语气就变冷了三分:“曹站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从这里起,就不再是老弟了,而是曹站长了!)
话,没说两句,就挂断了电话!吕文超与“曹站长”两人第一次不欢而散——也有可能是永远。


吕文超,即便自己知晓了那名军事要员是从自己这里溜走的,为了自己头上乌纱帽和屁股底下的位置,他也不会将真正的事实如实上报,吕文超自己不愿、也不敢在这里面深究,因为不光是放走那名军事要员的其他人,最重要的是他自己的有了洗脱不掉的嫌疑在里面,甚至于一定程度上还被知晓内情的人所威胁着。


而且根据上头明码破解得到的信息——那名军事要员是从武汉处坐火车来到的瑞金,与汕头的他和大埔的曹站长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至少表面上是可以说得过去的。


倘若让曹瑞瑛察觉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恐怕就不会这样一个得过且过的态度,而是会逐渐地抽丝剥茧般的追查事情最本质的那个真相!


笔者个人:吕文超和曹瑞瑛这对价值观不同的口头“兄弟”,迟早也会在接下来的各类事件中产生更大的分歧和更多的争议,分道扬镳、形同陌路是最大可能性的结局!

那么,大家认为吕文超会如何隐瞒“霍总”的不正常痕迹?和曹瑞瑛又会以怎样的形式决裂?
笔者@默影舆(精默人、三思辨),专注分享影视剧各种现象学观点,和大家一起提高此生的阅历、经验、认知!成长为一个对彼此有用的人。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5-07 01:59:45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