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战:滚烫如火的生命力

追星的人都喜欢做梦。

我就曾经梦想过,有一天突然天降鸿运,有人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肖战身边工作……

然后,我问我自己:你愿意去吗?

答案是——

不愿意!

真的,不愿意!我发现自己这个答案的时候半点没觉得意外。因为理由过于简单:

太忙,我怕累!

即使全年无休的是肖战本人,即使不断挑战、疯狂冲刺的是肖战本人,即使我只是一旁看着偶尔做点辅助工作,我仍旧觉得很累——心累。

这种不断奔跑的生活节奏会让我压力山大。

肖战是真的热爱着自己的事业。练眼神、练身材、练形体、练配音、练唱功、练演技……

一点一点,一天一天,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他磨砺,他升华,他破茧,他重生!

从评委的“双目无神”

到看电线杆都深情……

从爱豆到歌手,同一首歌他能一遍一遍地在舞台上唱很多遍,直到绝大部分听众认可他自己也满意为止。

从燃少开始,你看着他从唱破音到现在稳如泰山,唱功也从青涩到成熟,从不断磨炼原本音色再到去年北京春晚突然转变唱法狂野摇滚。他的进步之快让我咂舌。我真的特别喜欢那首《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从这首歌里面,我听出了他从不服输的倔强和放肆燃烧的执着。

从网剧到话剧,对于一个零基础起步的青年演员,光是想象我都似乎能看到他背后流了多少汗水。

如果不是一路看过来,我真的很难相信,那个超星星上中二憨呆、连耍帅都充满着尴尬的方也许,会和如梦之梦剧照上那个忧郁颓废、神经质的五号病人是同一个人。

从电视剧演员跨越到话剧演员,这种尝试不是没有,但是有勇气去尝试的艺人确实凤毛棱角。并且无一例外,他们都是秉持着热爱,秉持着真诚,秉持着对自己更严苛的要求,坚定执着地往更高更优秀的演艺目标前进。

话剧舞台,应该是每一个真正热爱表演的演员的梦想殿堂,也是检验一个演员硬实力的最严苛的标尺之一。

没有NG,没有重来,没有配音,没有后期,甚至没有一个不受干扰的清场待遇。观众就在你的左右、你的眼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你身上。一点点的瑕疵都能被捕捉到,一瞬间的感情不到位都可能让台下人出戏。你必须以最纯粹的实力征服观众,以你最真诚的表演魅力感染他人。

对于首次上台的演员,这种压力,我连想想都觉得崩溃。

可也让我钦佩,赞叹:原来,一个人的生命真的可以这么热烈,滚烫。

似乎,他的舒适区,就是不断打破舒适区,去迎接更多挑战,去创造更多可能。肖战似乎非常不习惯在原地逗留,被固定在一个框架里成为某种定型的模子。只要有机会,他什么都想尝试,什么都想去学习。也曾因为这样那样的压力,被暂时压制着没有其他出路。可他并不就此被束缚住。没有机会?那就充实自己,做好一切准备,并且不停探寻新的方向。

其实我身边也不乏这样积极进取的友人,然而,肖战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不光对事业有无限热情,而且对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和世间的万事万物,他都抱持新鲜感和好奇心、敏锐的浪漫和深厚的爱意。

通常,在熬夜加班或者周末出差之后,我朋友圈里要么苟延残喘着一两条有气无力的吐槽,要么文火慢炖着各种自我催眠式的心灵鸡汤,充满着强压下的颓靡,和被生活追赶的麻木感。几乎所有人都是身体在拼搏,精神在哀嚎,自我施压,自我鞭策,自我安慰,自我鼓励,循环往复,日以继夜。

可肖战这里,我通常看到的却是凌晨收工后的搞笑小视频,或者深夜健身后的直男自拍。再辛苦,脸上也带着笑,再忙碌,眼睛里也闪着光。

一盆花,半扇雨窗,一个屋角,几块面包。从他的摄影中,从他的画作里,从他那些零散的细腻又感性的随记里,你都能看出这个人对于生活的无限热爱。

同样不过百年的生命,有人烧成了一团不灭的火,有人融成了一杯温润的水,还有人冷成了一块冷酷的冰。有人活成了太阳,温暖无数人,有人活成了一盏烛火,只愿守着自己一扇门。

也许没有对错,可人啊,最难得不过心火不灭,热血未凉,激情无限,岁月难老。

所以肖战这滚烫如火的生命啊,我甚至都不敢接近,怕我这一身肥油被引燃了。

可哪怕室内烛火羸弱,遇风飘摇,哪怕窗外阴云密布,不见天光,我也始终记得,太阳一直都在。我看见它时,它照亮着我,我看不见它时,它也同样在温暖着我。

附一首很喜欢的汪国真的诗:

《我微笑着走向生活》

我微笑着走向生活,

无论生活以什么方式回敬我。

报我以平坦吗?

我是一条欢乐奔流的小河。

报我以崎岖吗?

我是一座大山庄严地思索。

报我以幸福吗?

我是一只凌空飞翔的燕子。

报我以不幸吗?

我是一根劲竹经得起千击万磨。

生活里不能没有笑声,

没有笑声的世界该是多么寂寞。

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对生活的热爱,

我微笑着走向火热的生活!

滚烫如火的生命力——肖战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5-07 01:57:06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