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跟着她有样学样,去破坏别人家庭,她慌了

01

李媛压制住内心熊熊燃烧的怒火,苦口婆心地对正在扒拉手机的女儿说,盼盼,听妈的,你就是不怕吃亏,也要看在我累死累活抚养你们姐弟俩的份儿上,别谈什么恋爱了,好不好?

女儿依然不语。

她已开始控制不住内心的狂躁,抢过孩子的手机怒吼道,听见我说话没有?你才多大呀,好好学习考上个好大学,以后找什么样的人不行啊!

女儿恨恨地盯着她,噘着个不服气的包子嘴,皱着眉准备要理论什么,又在瞬间将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然后气哄哄地冲进她的卧室。

你要气死我是不是!我省吃俭用,吃苦受累的为了谁?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李媛说着跟了过去。

从今天起,不好好学习你别叫我妈!再整那些情啊爱啊,跟不三不四的人鬼混,我打断你的腿!

你打啊!谁鬼混了?我这叫鬼混,那你呢?你倒说说,你跟我同学的爸怎么回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李媛像被当头泼了一大瓢冰水,冷进骨髓里。她羞愤得想还击一大巴掌,却在手肘抬起的瞬间轰然垂下。

她居然知道这些,她因为这个恨不得用口水呛死我。我有什么资格打她?李媛乱了心神,圆睁的双目充斥着惊慌,身体飘飘忽忽地失了重心。

女儿见她蔫了气,反倒来了劲儿。

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的男友也是结了婚有家庭的,怎么样?我这是跟你学的,有其母就有其女!

这么多年来,你有给我和弟弟做过几次饭?你不关心我也见不得别人喜欢我,你不知道自己很自私、很不知羞吗?你这种妈我宁可不要,有的是人疼我!

如果刚才女儿的沉默是一场车祸,那么现在就是多车连环撞的恐怖现场了。李媛强忍着到口的辩词和羞愧的泪水,瑟瑟缩缩地走出女儿的卧室。

她朝另一间房里正在睡觉的小儿子瞟了一眼。她不确定刚才的争吵儿子有没有听到,更不确定他是不是像姐姐一样,对她的那些事情心知肚明。

突然一种母亲形象崩塌的恐惧感,如泰山压顶般压得她无法呼吸,头皮发麻。

02

女儿的话远比她早恋本身更戳李媛的心。本来,怎样把两个孩子拉扯大是令她头痛,剜她血肉的登天之路。

现在,能不能在孩子面前挽回好妈妈的形象,陡然成了扯她遮羞布的惶惶之灾。

能搞成今天这样,她也是没办法的啊。一个丧偶的中年女人,带着两个吃住上学都在比着烧钱的吞金兽,自己不走这一条路能行吗?换成是任何一个女人,谁不选最容易的路走?

去年女儿刚上初中那会儿,几次在她面前说某某同学家真有钱,每天都是豪车接送,买一双鞋也要上千块。

李媛当时只当八卦听听,可是一次家长会后,她不淡定了。

她和那位同学的爸爸正好坐在一起。他很健谈,没有那种有钱人沾满铜臭的距离感,就是外型有些不忍直视,典型的中年男人的矮挫油。

两人随意地聊起了孩子的成绩,进而聊到了各自的事情,频道出奇地切合。李媛脑海里适时地闪出了一道光,遂和他互加了微信。

她凭着寻找实力男人的先天嗅觉,大胆地畅想了这场可能是艳遇的后戏。接下来,她只稍微用了点小心机,就裹到了他的床上。

在双方这里,不见得有真爱,但各自的需求很香。

她很懂得两人相处的分寸,不闹不争给足对方新鲜感,所以这场见不得人的关系一直维系到现在。本以为是万无一失的事,可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她也想过他们的关系被孩子们知道后,脸将没处搁,但她更怕失去这棵豪横大方的摇钱树。有棵这样的大树比什么都强。

03

这种伸手朝上的轻松日子,让李媛欲罢不能。

因为她没有工作,确切地说,她的工作因为又累又低廉而频繁地更换,自己又没有拿得出手的技能,花钱如流水和月月光,成了缠着她不放的恶魔。

孩子要养活要上学,她要穿衣打扮,这些都需要钱。即使她忍受着道德的谴责和将来被揭穿丑陋面目的风险,也舍不得断了这肮脏不堪的交易。

一年多来,她很享受这种生活,也渐渐固定了一个情人。

现在唯一让她担忧的是,开始步入青春期的大女儿。才14岁的年纪就长到170了,还遗传了她的好基因,精致的五官,恰到好处地嵌在满是胶原蛋白的瓜子脸上,美得藏都藏不住。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前一天她接到了班主任老师告状的电话,说女儿可能早恋了。于是跑到女儿的卧室,往柜子抽屉一顿翻找。

结果让她直接懵了。女儿以前是最听话的,鬼灵精怪的成绩也还不错,她对这孩子是万分放心的。

这一翻竟翻出了酒店的打折卡,夜店的贵宾卡,以及让她气炸的避,孕,套。

没有什么能比这些东西,更让她肝颤的了。难以想象这些都是在一个未成年孩子的卧室里搜出来的。现实远比她的担心更劲爆。

李媛只觉身体摇摇晃晃地找不到重心,她心痛到呼吸困难,猩红的浓唇也扭曲得像刚吸过血的鬼魅。

本来阻止孩子早恋她志在必得,如果不听劝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毕竟单亲家庭的孩子要懂事一些。

可她没想到的是,孩子会拿着她的把柄不留余地地反击。她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耻辱和懊悔。

04

她从小就认为,被人捧着宠着是天经地义的事,自己只是找了个能让生活好点的捷径,是为了这个家能维系下去。

她打娘胎里出来就是个可人儿,在生长的那条弄堂里,那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她是无数人捏着小脸蛋说“小美人”、“公主宝贝”长大的。所以漂亮成了她押宝幸福的筹码。

当她勉强考上一所三流大学时,就认准了寻猎金龟婿远比学习更现实。好不容易钓了一个富二代,却是一个花花公子。她被迫争风吃醋,以致于身心俱疲,即便这样她都舍不得离开。

是痴情吗?不,她太清楚了,这年头,长得再好看,没有跟对方比肩的家底,求富之路也跟登天一样难。所以她抓得很紧,使尽了各种卑微和谄媚,结果交往没到一年,还是被残忍地抛弃了。

追求她的人当然数不胜数,但满足不了多金和高颜值的条件,大家只能知难而退。

李媛一门心思想当人中龙凤,却舍不得把时间花在如何提升自己。男友换了一个又一个,不是碰到了假富豪,就是真富豪都很理智,看穿了她逐利的小九九,玩玩就像衣服一样给丢了。

在择偶这一点上,她的毅力出奇地强大,直到大学毕业好几年后,她才选择了老公潘之星。

05

潘之星其实也是个吃苦长大的人,很小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还折了一只手,至于什么原因,他给李媛的说辞冠冕堂皇,充满传奇色彩。

重要的是他有花着票子不心疼的实力,在闹市区有一个跟别人合股的会所,账上的流水都很可观。

想着年纪被自己耽搁大了,青春年华也很快像流星一样消逝,李媛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答应了他的求婚。好歹以后十指不沾阳春水,吃穿有人供着,自己也算半个老板娘不是?

然而好景不长,李媛刚生了二宝不久,潘之星就出事了。一天,会所里有两拨客人发生了争执,他劝架的时候被误捅了一刀,人还没送到医院就没了。

而凶手只是个混混,没钱没家人,赔偿的事下辈子都轮不上。

紧接着他们的会所,因为查出一些阴暗的交易被查封了,李媛彻底失去了生活来源。

而因为没有存钱习惯,除了老公留下的一套三室的房子,多余的子儿都没捞到一个。

原想降低筹码,把自己卖给这场婚姻,盼着换来一生的安逸,哪料天不遂人愿,傍男人傍出两个拖油瓶,从此坠入苦难的深渊,叫天天不应。

以后的日子,她倒是不停地相亲,实力光棍嫌她老,嫌她带着两娃麻烦。太经济实惠型的她又看不上。都说物质崇拜是种慢性病,很难有痊愈的,她也不例外。

06

日子一天天地过,面容在一点点失去光泽,李媛手里的筹码已变得越来越没有分量。

她不再奢望有骑着白马的王子伸出认爱的手,给她未来王后的荣耀,只好改变策略,只要对方舍得给面包,她不介意做个露水情人。

她一边钓着不同的情人,拿着另类的津贴,一边像闹着玩一样工作,经常不是在入职辞职中转换,就是在逛街搓麻上耗费精力。

因此常常误了给孩子做饭检查作业,两个孩子也渐渐习惯了这种疏于照顾的生活,变得愈加没有存在感。

可是自己明明很爱孩子的呀,要不怎么会在拿到钱后,大部分都用到了孩子的身上?只要她有钱,可以给孩子买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然而女儿不领这些情,她只看到妈妈怎么跟男人交往,却忽视了妈妈付出的艰辛和爱,还大言不惭地说,当小三全是跟她有样学样!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错的,可是错得有多离谱,没有细思过。外面的人都欺负她,有人说她道德败坏,有人说她是狐妖作怪,这些都算了,就连女儿也要戳她的脊梁骨。

她想不通的是,所有的错根本不是她一人能控制的,到头来大家都一致将矛头指向她。她明明只在外面偷偷人,可在亲人面前,像偷了全世界一样背负嫌恶。

问题在哪里?或许她这种女人,从来没得到过真正的爱情,不知道那种发自内心的真情有多神圣;也从来没享受过认真经营一个家庭,那种不可替代的责任和担当,远远比伸手主义要可贵得多。

07

她迷失了。是整理了所有的得失后,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知者,侵入者和失败者,那种忏悔后的空落和感伤,在蚀骨锥心地攻占着道德高地。

原来自己还有一处良知尚存于心,那就是母亲的天性。

当她看到女儿从一个乖乖女,猝不及防地变成跟她一样可憎的同类时,四十多年来建立的生存法则开始成倍瓦解。

女儿把自己关在屋里整宿都没出来,她也一晚上都没法平静,关于自己的,女儿的,还有这个单亲之家的未来。

第二天早上,她起得很早,想好好给孩子们做吃的,儿子去叫姐姐时拿出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妈,我搬出去住了,免得我们相看两厌,你既然没时间管我,就请别到处找我。我只有一个请求,多花点时间照顾弟弟。还有,爱惜你自己。不孝的女儿!

一字一句,就像锈了的钝器在戳她的心,纠集着前所未有的焦灼和刺痛。

她疯了一样打电话到处找女儿。真后悔没好好跟女儿沟通,后悔没有好好照顾他们,更后悔自己走过的每一步。

她在自责和盲目寻找中煎熬了一天后,女儿拖着行李箱回来了。女儿在朋友圈里看到了妈妈到处找她的信息,算算妈妈也着急够了,所以赶快回来坦白一切。

原来哪有什么早恋和小三,那是她费尽心思演给老师看的假把戏,让老师怀疑她早恋,然后通知她妈妈。

她还搜集了一些敏感物件放在卧室里,知道妈妈一定会去翻找,然后使她抓狂,悔改,彻底回归好女人和慈爱母亲的正轨上来。

孩子没有更好的办法让妈妈改变,只有以这种刺痛她软肋的方式来达到目的,从而使她良心发现。

无疑,女儿成功了。

08

很快,三年过去了,李媛在一家车行上班也有两年多了。她已接连三个月拿到了部门的销售冠军,是脚踏实地干出来的那种。

这天,一个老熟人带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来看车。没错,是两年前李媛的地下情人,她女儿同学的爸。他们尴尬地碰了个冤家路窄的面。

前情人在跟她单独了解车况的时候,小声地揶揄道,这次又把自己卖给了谁?胃口是越来越大了,要不是有了更好的下家,怎么会对我这么绝情?

李媛有礼有节,一副旁人看着就像在招呼顾客的样子。

她不卑不亢地微笑着回答,我早已靠着实力赎回了自己的人生,现在的我,除了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家人,别无他想。跟你认为的不一样。

她接着拔高了音量说,大家朋友一场,要是看上哪一款了,我到领导那儿给您申请一些优惠……

旧情人怏怏地离开。李媛长舒了一口气,这时女儿正好打来电话,她立刻舒眉展颜。

女儿说,老师说为了过渡高三,以后周末都要补课,又要花钱买资料了。

李媛中气十足地说道,买什么只管安心的,钱的事有妈呢。

回想往事,她不禁感慨,能及时刹住走向无底深渊的脚步,不再做着贱卖灵魂的寄生虫,真该庆幸和感恩。原来自己可以靠努力活得更有底气。

女人啊,想着靠天靠地靠男人,最终都会落得骨气尽失,被人唾弃的下场,唯有学会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困厄飘零的人生才能越来越值钱。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5-31 11:59:35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