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当家不再安宁!送去寄宿 缓和紧张关系

相信对不少家有正值叛逆期儿女的家长来说,都曾有过这样的经验,有时只想和孩子聊天,可是讲没几句话,就忍不住唇枪舌战?尤其是,若爸妈正值更年期间、情绪不稳下,更是火上加油!当更年期遇上叛逆期,就一定吵不停吗?

曾红莲(中)和大女儿潘子晴(右)和秀惠(左)乍看像姐妹花。

曾红莲(45岁)育有两位女儿,大女儿潘子晴(22岁)、小女儿潘秀惠(17岁)。她说任何阶段的孩子教养都有苦乐,早生孩子和晚生孩子,过的人生没有太大不同。

“早婚或晚婚都无所谓,只要结婚时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以及孩子生下来之后能不能承担教养责任,这才是最重要。我23岁结婚,算是早婚,当时还年轻,没有认真想过要不要做妈妈?但即然上天把孩子给了我,我就要承担责任。”

“身为父母,不只是有义务供孩子知识教育,身教也很重要,因为父母就是小孩最原始的学习。所以从怀孕到第一位孩子出生,我全心全意当全职妈妈,直到二女儿秀惠两岁,才创业开服装店。创业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觉得虽然已是妈妈了,但自己的人生还是需要改变和进步,不放弃追求。”

青春期的孩子哪个不叛逆?她庆幸,大女儿13岁就寄宿在外,而该寄宿学校的教育理念像白光灯照出一条明亮的路,给踏入叛逆期的女儿极大的成长养份。

讲求团体纪律的寄宿生活,能够培养孩子的自律能力。

环境造就一个人

“坦白说创业要投入全身心思,当时我们住在八打灵,大女儿每天从八打灵坐校巴到吉隆坡学校读书,回到家很晚了,我创业又有压力,回到家就会唠叨她早点吃饭、做功课,她也有读书压力,很容易起冲突。”

“后来送她到优学城堡寄宿,省下了交通时间,功课也有中心老师指导。我相信环境能造就一个人,叛逆期来到这样的环境,一直有人在旁引导她,她的基础扎稳了,只要度过叛逆这个过渡期,她会知道什么是应该、不应该做?”

她不是要把教养责任交给别人,只是当时碍于自己的环境不允许给孩子一个安乐窝,创业又会分心,才忍痛送至寄宿。小女儿本来跟着父亲生活,父亲虽然疼爱孩子,但和育儿之间也存在一道鸿沟,她深思熟虑后,在小女儿八岁之际,也送去寄宿。

曾红莲的家庭观念重,成为母亲是什么感受?照顾一个幼小的婴儿又是什么感觉?当孩子长大,有了自己的意识,母亲又作何感想?回首孩子不同成长阶段的每一件往事,都让她觉得有趣,虽然一路走来并不是一直游刃有余,但是当上了母亲,心里就怀有某种比自己强大的力量,她说,这大概是所谓的为母则强。

去年,她和丈夫又大吵架,大女儿受不了,拿了包包,冷淡的说了一句“我到朋友家住,几天后才回来”,就这样离家了。那一刻,她的怒火仿如被冷水浇熄,残留的丝丝白烟,漫上心头,让她深刻思考自己与婚姻、家庭、孩子的关系。

“我和他是后来三观不一致,导致经常吵架。”看清问题后,她选择离婚。现在是单亲妈妈的她,和两位女儿即是母女,也是朋友关系。目前17岁的小女儿正值青春叛逆,她有一个“天然调和剂”来缓和冲突,那就是姐妹情深。

“两位女儿只相隔五岁,大女儿算是成熟了,所以妹妹的问题就丢给她处理。现在大致上都这样,我有事情就托姐姐告诉妹妹,比如希望小女儿不要长时间玩手机,我就叫大女儿去讲。大女儿会问,你是妈妈,为什么要我讲?我回答她,因为你讲她会听啊。同辈人,更容易沟通。”

“其实我和小女儿性格同属强硬之人,大女儿则性格不同格,就算是我错或我坏情绪来了,她也会放下面子跟我道歉,但后面会加多一句‘但你也要检讨哦’。很多人觉得我和大女儿感情比较好,但其实都是因为她会迁就我。”

2020年11月潘子晴庆祝21岁生日。

爱,要传承没过不了的坎

曾红莲认为叛逆期的孩子做错事,不代表是坏孩子;父母不妨把它想像成教养的撞墙期,多一点包容就是大人的修养。“很多父母在这个阶段都抱怨自己的孩子特别难以管教,但我仔细想一想,我的两位女儿算很乖,没有什么大叛逆,只是性格和语言上有小磨擦。”

2020年10月份拍摄“超人妈妈”时。

曾红莲原以为自己的付出是水面下的波动,孩子未必察觉得到。但是有一次她和大女儿受邀参加上海东方卫视的一个访谈节目,访问完毕之后,主持人问大女儿有什么话要送给妈妈?大女儿说:“我妈妈不会飞,但她是超人。”

“你知道吗?这句话让我觉得我所有付出、坚持都是值得的!”她眼里泛红,语带硬咽:“我坚持爱要传承,因为我也有一位超人妈妈,妈妈也是单亲家长抚养我长大,让我觉得这爱要传承。”

青春叛逆期隔阂事小,只要有爱陪伴,没什么坎是过不了的。

2018年潘子晴报到北京大学时在校门口留影。

来到新环境努力做到最好

潘子晴(22岁)在2018年获得奖学金到中国念书,目前就读北京大学法律系。虽然曾在青少年时期目睹父母的不和,但是她心里的开朗态度具有“煞车”功能,制止叛逆行为。

“我13岁就寄宿在外,当时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觉得被放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还好我性格开朗,适应挺快的,只是一开始不习惯的是这里禁止三电,不玩手机、电视和电脑,但后来也都适应过来了。”

“我容易受环境影响,自尊心强又好胜,一个人在家会比较懒散,一旦来到新环境,身边的人很努力、有秩序的氛围,更觉得自己需要配合,反正都要做,就尽力做到最好。”

过去她也曾在放学后被安置在安亲班,但和安亲班不同的是,寄宿学校是从思想和态度上做引导,一个人只要态度好,由心而发做好事情,学业自然有进步。“我觉得它确实是有帮助我的学业学习,但不是直接的,而是间接效果。”

见面少了,方知珍惜

问她十多岁就开始寄宿在外,难道都不想回家吗?潘子晴想了想,说一句还好:“过去我小学六年级放学后就去补习班,晚上才回家,也没差……而且这里虽然没有手机玩,父母也不在身边,但却认识到一班朋友,大家一起看电影、打球,生活还是丰富的。”

不过,在家毕竟还是不同的。

“在家会特别不耐烦,父母叫我就觉得他们一定是有事情要我做,就觉得好烦,所以在家常和父母吵架。但是在这里,我是外人,别人叫我做事我也能接受,乖乖去做。”

她记得有次父母吵架,受不了的她收拾行李,跟父母说要到朋友家住几天,然后坐上一辆电召车离家。当时正值晚上,她其实心里很害怕,身边还拿着一把小刀保护自己,在车上打电话给寄宿学校的老师,一边哭一边讲。

潘子晴自认脾气不好,又没有耐性,以前叛逆期容易和父母起冲突。“但是在外地寄宿后,一周回家两天,换言之,一周只见父母两天,因此每当想发脾气,就会提醒自己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变少了,没有必要在少见面之下还增加争吵机会,还是当乖乖女吧!”

“我妹妹脾气比我更臭,妈妈不想和她起冲突,有事情就让我转告她,让我和她起冲突,呵!妹妹是同辈,确实可以以友好的关系沟通。”

虽然两姐妹一起在宿舍长大,但两人感情一直不是很要好;她自觉没有耐性,且对妹妹有要求,无法笑脸相迎,否则心情会松懈。

“她考试70分,我会说:都快不及格了,有什么好?但是别人的话,我会说:你很棒,考到70分!于是她会问我为什么我对别人好?我说就因为你是我妹妹,我对你有要求。”

“每次我们吵架,都是我要先道歉,因为她脾气比我更臭,基本上没见过她跟我道歉。不过前阵子MCO,我们回家住,相处时间多了,感情进步很多。”

2010年潘秀惠(中)幼儿园考取第一名获奖。

叛逆只是成长的转折点

听着妈妈和姐姐的对自己的“评语”,潘秀惠(17岁)很多时候都是听着、笑着,不像姐姐那样会反驳。问她脾气如何,她直接承认脾气臭,喜欢和人吵架,不太听得进别人讲的话。

“就像妈妈讲的,我总认为自己是对的,不听别人讲。其实有时候是因为拉不下面子,虽然知道自己错了,也不会去道歉。如果是朋友?就算不是我的错,我也会道歉,哈!”

九岁开始寄宿在外的秀惠,经常会和母亲起口角,有时不过就是一些芝麻小事,也都会弄得彼此气呼呼。

举例,当她吃完饭,想休息一两小时才洗碗,可是母亲就会一直催促她洗碗;明明就只是想先休息,不是不愿意做家务,她心里一时不爽就变成顶嘴。

不过,这些都是无伤大雅的叛逆行为,至少,她和母亲在访问中能当笑话来重提这些事情,可见叛逆其实并不可怕,这只是成长的一个必经转折点,父母平稳自己、多点耐心,陪他们走过这段成长之路,才不被青春的浪头淹没哦。

发表于: 2021年5月15日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