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枫:有那么一条分割线

我在面子书看到一些朋友的PO文,在一个段落与段落之间,或者在阐述两件不同的事情时,中间都会有一条分割线。其实这条分割线,有它的作用在,能否让人一目了然看到作者要表达的两件事,又是一个很好的自然段过渡。

可其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或许也需要一条这么可爱的分割线。

我以前当老师的时候,跟女同学之间就有一条分割线。在学校的前辈都会跟我说,男教师和女同学之间,其实有一些举动是可免则免的。一来是现今社会大众对于教师的刻板印像没有改变,突然觉得有很多事情是为人师表不应该犯的,如果教师有什么举止行为不当的话,也很容易成为网络舆论素材;二则是现在的少年少女比较早熟,对于情感的部分有很多好奇心,也会混淆男女之间的情感。万一举止行为太亲密,容易引起误会,也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很多人认为要表达爱,一定要在行为上给予抱抱或者亲吻,才能够让人感受到爱。我其实不以为然。老师对于学生无私的付出,认真教学,或者与学生进行交流和各种教学活动,其实都可以让学生感觉与教师亲近,也可以让学生喜爱。不管是什么时代的老师,在教学中都离不开传道授业解惑,可现代的老师面对更严峻的考验,不仅还要具备与学生交流的能力,试图走进学生的心里,更了解学生的内心,还要学会学生时下的流行潮语,才能跟他们接近。一个老师若能够做到以上任何几点,其实就等同把学生视为孩子一般,而我们也要让孩子了解到一点:即使我们没有太多肢体上的接触,可老师也一样爱著你们。

我曾经当过班主任,而执教的班上有超过一半是女同学。我与英文老师一起合作,举凡女同学遇到什么女生的生理问题,或者需要女老师的协助,都可以找英文老师。如果同学有课业上的问题需要提问,可以找其他同学陪同,在下课时段一起留下课后辅导。我也在班上跟男同学说,如果女同学体力不足,需要男同学帮忙,男同学应该仗义相助;如果男同学有什么语言冒犯,女同学也应该向老师报告。在他们成长的路上,我没有刻意跟男同学较为亲密,也没有冷落对待女同学,大家都是学生,也一视同仁公平对待。

可,我一直坚守著这条微妙的分割线。这条分割线没有让我跟同学之间存在隔阂,我们依然会一起合照,我们也会在班上进行分组活动,当他们需要我的帮助,我也一定会第一时间在他们的身边支援。

有时候,我们如果过了那条分割线,失了那么一点分寸,就会有一些不良后果发生。男女之间的玩笑,有时候要点到为止,过了头就等同性骚扰;男女之间的行为举止也应该要注意,即使关系亲密,也不应该动手打闹或者触碰身体的部位。不管是男女同学,或是男女师生,我们都应该注意那条分割线。

我曾经在班上举办一场辩论会,都是以两性之间作为辩题。“男同学不应该做家务”、“女人比男人强大”,看著同学们参与两性话题的讨论,我在辩论后的结语,是希望他们能够试试看以另一个角度去看待两性世界,然后学会同理心学会尊重。可学会两性尊重或者对两性之间的疑问,其实是从家庭教育开始,而父母亲在孩童还没进入校园之前,就应该从家里先做好教育。家长应该做好准备,回答孩子难以启齿的问题,利用绘本讲解孩子出生的过程,以更开放开明的态度,回答孩子关于良性的疑问。

我们之间有分割线,它不是把我们的关系一刀切,而是帮助我们清楚自己的底线,哪些行为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我们就要学会说不。

发表于: 2021年5月18日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