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工人说自己“不行”拒认妻女,打赢官司20年,三人竟反转共赢

Hello,我是小情,咱们又见面啦

1993年6月,上海茅台路地下小旅馆里,住着一位特殊的客人。她不是来旅游,也不是来工作,而是为了打官司。

两年前,24岁的湖南妹子谌孟珍来上海打工,在工厂里,认识了38岁的上海人赵文龙。

同居后没多久,谌孟珍就怀孕了。赵文龙决定先让谌孟珍回老家,把孩子生下来后再来找她。

当谌孟珍抱着三个月的女儿再次回到上海,赵文龙却不愿与她相认。无奈之下,谌孟珍决定将赵文龙告上法庭。

谌孟珍对《纪录片编辑室》的编导说,他想着我是个乡下人,肯定没办法找他。现在我找到他了,他一见到我就跑。

不承认,不负责,典型的渣男伎俩。

原以为又是一个外地打工妹被城市男欺骗毁终生的戏码,却意料之外地出现了反转。

赵文龙对编导说,不是自己不想负责,而是这个小孩不是自己的!

同居后,有段时间,谌孟珍都是晚上11点多才回家,她对赵文龙说自己去帮别人照顾小孩。可没过几天,她就对赵文龙说自己怀孕了。

他怀疑谌孟珍对自己不忠诚,给他戴了绿帽子还想让他接盘,便想与谌孟珍分手。可谌孟珍却执意要生下孩子,让赵文龙承担责任。

因为没有结婚,再加上谌孟珍是外地人,他只好先让对方回老家,等孩子生下来后再谈。

编导很疑惑,问赵文龙为什么如此肯定谌孟珍出轨,肯定孩子不是自己的呢?

关于出轨,只是赵文龙的猜测,但孩子就是他认定谌孟珍出轨的证据。

“我认为我在生育上是比较欠缺的。”

赵文龙对编导说,自己没有生育功能。

原因是在他3岁的时候,患上了小儿麻痹症。也是因此造成了双腿残疾,终身需要拄拐杖而行。

“孩子不是他的,我干嘛找他?”

对于莫须有的指控,谌孟珍很生气,但她没有胡搅蛮缠,反而决定用事实说话。

准备来上海前,她做了两手准备:

1,要是赵文龙不相信孩子是他的,她可以带孩子去做亲子鉴定。

2,她请村里人帮忙写了状子,如果赵文龙选择逃避,就是不认女儿,她就去上法院告赵文龙弃养。

编导问谌孟珍是想让赵文龙娶她还是想和他结婚?

谌孟珍哭着说:“让他抚养毛毛就行,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养不了了。”

女儿的名字,还是帮忙写状纸的人给取的。谌孟珍家境贫寒,因为没有收入来源,孩子生下来后都是靠村里人接济度日。

这次来上海,全家靠借钱给她凑路费和住宿费。

旅馆的费用是一天8块钱,这对谌孟珍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奢侈开支,她常常吃不上饭。

得知谌孟珍现在过的苦,赵文龙表示愿意给法院100元钱,让他们去转交给谌孟珍,反正再多的钱,他也拿不出来。

这一年,中国城镇居民可支配的年收入大约在3000元左右。即使来上海打工的打工妹,每月收入也有300——400左右。

而1993年,赵文龙也下岗在家。每月的收入只有150元。在他看来,能给谌孟珍母女100元,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如果医院鉴定出来,闺女不是他的,我不会怪他,我会自己带着孩子走。”

可以看出,谌孟珍非常有把握孩子就是赵文龙的,而赵文龙也坚定认为自己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在撒谎?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不会成真。争执了一个月后,真相终于水落石出。

在栏目组的帮助下,历经一个月,双方都同意去做亲子鉴定。

NDA鉴定,一般都是由几点血,几根头发,或者一点口腔黏膜作为鉴定样本,但对于婴幼儿来说,毛囊所记录的遗传信息少,取口腔黏膜也容易造成孩子呕吐从而完全破坏样本。

因此,3个多月的毛毛被迫抽取了一大管血来采取样本。

这场官司,苦的不只是生存都有问题的谌孟珍和赵文龙,还有不被期待出生在这个世上的毛毛。

鉴定结果出来后,法院开庭宣布:赵文龙和毛毛之间存在着亲生血缘关系。

当法官宣布完结果时,谌孟珍笑了,赵文龙沉默了,但他没有对判决提出任何异议。

真相大白了,赵文龙第一次正视眼前这个孩子,他在镜头前小心翼翼地摸着她的小脚,神色复杂。当听到女儿哭时,他再也忍不住的哽咽出声。

一旁,看着这一切的谌孟珍背过身去,掩面而泣。

判决后第二天,赵文龙给编导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请求谌孟珍的原谅,希望与谌孟珍重归于好,建立家庭。他也决定承担起一个父亲的职责,爱护,抚养毛毛。

令人没想到的是,赵文龙的一厢情愿得到了谌孟珍的回应。

先是被怀疑出轨,又是否认孩子不是自己的,只能通过打官司才能让赵文龙承担责任的情况下,谌孟珍居然选择再次相信赵文龙。

谌孟珍不计前嫌,决定与赵文龙结婚,留在上海。

赵文龙虽然输了官司,却赢了一个老婆和一个女儿。从残疾的下岗工人摇身一变,成了有妻有女有家庭的人生赢家。

但婚姻可不是儿戏,看似圆满又荒唐的结合,是解决了矛盾还是制造了新问题呢?

10年后,《纪录片编辑室》又再次走入了这个家庭。

2003年,这个家,依然步履艰难。

50岁的赵文龙身体不好,一直在家休息。全家开支都落到了36岁的谌孟珍身上。

10年前,谌孟珍追着赵文龙,让他负责。时至今日,赵文龙则事事都离不开谌孟珍。

生病又残疾的丈夫,还在上小学的女儿,都需要谌孟珍留在身边照顾。这十年来,她换了30多个工作,可每一个都做不长久。

“过得很幸苦,用生命在赌”。

毛毛十岁生日这天,谌孟珍又再次丢了工作。因为工厂要搬迁至郊区,谌孟珍为了家人,不得不离开工厂,重新找工作。

这样的前提下,女儿过生日,父母二人各怀心事。

赵文龙总是回避着镜头,状似无意的自言自语:“出生在这个家庭,真是太倒霉了。要是毛毛生在有钱的家庭就好了。”

谌孟珍则略带埋怨的对女儿和丈夫说:“当初把你送走就好了,你们两个我都不要就好了。”

只有毛毛,用不符合她这个年纪的成熟,笑着反驳他们:

“后悔什么啊?世界上又没有卖后悔药,谁让你们当初不做好决定呢?”

自毛毛懂事起,赵文龙就没陪女儿逛过街。本想着,带女儿看一场电影当作生日礼物。可在听到一张电影票30元后,一家三口都沉默了。

最终,赵文龙和谌孟珍带着女儿去了文具店。一个笔记本,几支笔,一个生日蛋糕,就是毛毛这天的所有生日礼物。

“我不工作,这个家就活不下去。”

说到这儿,谌孟珍忍不住的湿了眼眶。毛毛6个月时,谌孟珍就把她送进了托儿所。这十年来的心酸,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年纪大,文化程度不高,又是下岗又是失业,在人才遍地竞争激烈的上海,想要生活下去,只能靠着信念和希望支撑。

这个家的光就是毛毛。而看节目的所有观众都想知道,在这样家庭环境中成长的毛毛,会变成什么样呢?

又是10年过去,2013年这天,栏目组又再次来到了毛毛家。

现在的谌孟珍在为老年人做家政。她一天要做四家,每周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

她跟十年前一样,为了这个家四处奔波不敢停歇。与十年前不同的是,这次谌孟珍的脸上少了愁苦,笑容多了起来。

谌孟珍告诉编导,毛毛高中毕业后去美国读了大学,现在是大三在校学生。

但是一趟来回机票要几万元,因为心疼钱,她过年都不让毛毛回来。她自己也从没去过美国看女儿。

目前的愿望就是希望两年后能攒够钱,去美国。如果没攒够,她借钱也要去一趟。她要当面去谢谢女儿在美国的监护人。

这天,赵文龙没有在家,通过谌孟珍得知,因为愧疚,这20年,赵文龙对毛毛十分宠爱,不管毛毛怎么淘气,他都从来没有打过女儿。

毛毛没有长歪,她跟父母的感情很好,在知道自己现在的家庭是通过官司打来的后,她也没有对赵文龙心生怨恨。

她只愿早日学成归国,孝敬父母。

看完毛毛的故事,让人十分感慨。

毛毛的出生,是不被期待的。生命的开始,充满了不幸。但她的成长岁月中,却得到了父亲,母亲最完整的爱。

母亲坚韧,父亲慈爱,毛毛聪明乐观,学业有成。

从1993年,《纪录片编辑室》播出了毛毛的故事后,社会各界人士都在关注着她的成长。

毛毛10岁那年曾说,有个好心的警察,每年都会给他们寄几百块钱,给自己交学费。

毛毛能出国上大学,也是因为社会的资助,给提供的机会。

如果谌孟珍当初没有带毛毛来上海找赵文龙,如果官司打赢后她没有跟赵文龙结婚,毛毛还能留在上海,接受到好的教育,拥有多个选择未来的机会吗?

也许有,但未必会在亲生父母的呵护下,身心健康的长大成人。

谌孟珍和赵文龙,也同样令人感慨。

一个外来的打工妹,和一个上海本地人谈恋爱,怀孕生子后惨到抛弃。这样悲惨的经历硬是通过打官司扭转成了“合家欢”的大结局。

这既是谌孟珍的不幸,又是难得的大幸。

因为赵文龙并非是不负责任的“渣男”。他一开始的逃避是出于自身残疾的自卑和生活贫困的无奈。而后,他也尽己所能地弥补着亏欠。

谌孟珍虽然对物质匮乏的生活有怨言,但从她谈起女儿时,脸上遮不住的骄傲来看,她一定不后悔当初的抉择。

赵文龙也一样。

虽说他决定要对谌孟珍母女负责,可他因为身体,这20年来都处于被照顾的角色。

60岁的年纪,伴侣不离不弃,女儿可爱优秀。他通过选择成为一个丈夫和父亲,让自己有家可回,老有所依。

赵文龙无疑是这场官司里最大的获益者。

经过理性的算计后,这场官司带来了三赢的局面。可我相信,他们每个人的选择都不是算计而来的。

没有感情和真心,只有算计,谌孟珍不会心甘情愿地照顾赵文龙几十年。

赵文龙也不会安份地陪着谌孟珍,更不会如此宠爱着毛毛。

毛毛亦然不会真心体谅父母,对社会心怀感恩。

每个人的坚持和付出,都得到了正向回报。

这个纪录片,记录了一个家庭从破碎到完整。吸引众人关注的绝不仅仅是故事的反转,还有三人各执一幅烂牌,全都打赢的励志。

毛毛的故事,也给我们所有人带来了一个积极的人生观念:

生活给你的牌,不管多糟糕,只要抱有希望,坚持打下去,总有翻身的可能。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6-09 04:55:48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