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美国的种族主义问题远没有解决!

在美国

6月19日黑奴解放日

而在今年的6月17日

这个日子才刚刚成为

美国联邦的假日

对此,美国《洛杉矶时报》在18日的报道中指出,距离1865年6月19日,也就是被视为标志美国奴隶制最后终结的日子,已经过去156年了,美国人才开始去了解这个日子。

《洛杉矶时报》18日的报道题为“黑奴解放日已经156年了,许多美国人才刚刚开始为这一天庆祝”。报道指出,根据美国盖洛普咨询公司本月公布的一项调查,超过60%的美国人对6月19日黑奴解放日“一无所知”或“略知一点”,非洲裔美国人中有69%的人“知道一些”或“知道很多”,但白人中则只有31%。

有一些非洲裔美国人表示,虽然他们之前知道或参加过非洲裔社区的黑奴解放日庆祝活动,但是对背后的历史并不了解。去年非洲裔美国人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死亡,以及随后的大规模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促使他们重新去了解美国非洲裔的历史,也才使黑奴解放日为更多人所知。

还有非洲裔美国人表示,黑奴解放日正式成为美国联邦假日,并不能消除人们的担忧。美国的种族主义问题远没有解决,不能说给人们放一天假就可以了。  

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第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于1862年9月22日发表《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废除美国的奴隶制度,但直到1865年6月19日,在得克萨斯州的美国最后一批黑奴才获知他们根据这一宣言摆脱了奴隶身份获得自由,这一天因而被视为标志美国奴隶制最后终结的日子。一些非洲裔美国人从19世纪末开始自发庆祝这一节日,将其称为解放日、自由日或六月节。

非洲裔农民拥有土地数量急剧下降

在6月19日美国黑奴解放日到来之际,近来美国媒体再度关注美国严重的种族主义问题,美国广播公司网站18日刊登了题为“黑人农民为保住土地,为下一代,而战,这事关公平”的报道。报道聚焦受到种族主义侵害的美国非洲裔农民。报道说,美国非洲裔农民数量及其所拥有的土地数量不断急剧下降,一些小农户随时面临失去土地的危险。专家分析说,造成这种局面的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

据美国广播公司18日报道,约翰·博伊德是美国弗吉尼亚州巴斯克维尔 的一名非洲裔农民,他祖上三代也都是农民。由于种族主义等原因,美国非洲裔农民权益得不到保护,数量大幅减少。这让约翰·博伊德很担心。为了维护非洲裔农民权利、保护并传承非洲裔农耕文化,约翰·博伊德牵头创立非营利组织——“全国黑人农民协会”。为呼吁政府加强对非洲裔农民的支持,约翰·博伊德还曾把拖拉机开到美国首都华盛顿去游说。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一个多世纪以前,美国有约100万非洲裔农民;而如今,在美国340万农民中,仅剩约5万名非洲裔农民。过去几十年,非洲裔农民因为缺少农业生产资源、联邦政府的忽视以及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失去了许多土地。根据2017年美国农业普查数据,美国非洲裔农民的平均年龄比所有美国农民平均年龄更大,非洲裔农民的农业销售额不足全美农业销售额的1%。

非洲裔农民、美国全国黑人农民协会创始人 约翰·博伊德:如果我们在美国农业部和美国企业界遭受的歧视持续下去,我们会很受伤,我们非洲裔农民可能会完全消失。

根深蒂固 种族歧视历史常遭“遗忘”

在美国,涉及种族歧视的历史似乎总是被尘封和遗忘。100年前的塔尔萨种族屠杀事件如此,156年前的黑奴解放日也是如此。美国种族问题根深蒂固,积重难返。

美国的种族主义是严重的根源性问题。早在殖民地时期,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获得了政治、社会等领域的优势地位后,便开始在当今美国这片土地上系统性推行基于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的政策,长期屠杀、压榨、迫害、歧视和攻击美洲原住民、非裔、亚裔以及其他族裔民众。美国建国时,其领导者们一边说着“人人生而平等”,一边却在1789年施行的宪法中保留了蓄奴制度。

1865年,美国奴隶制才在表面上被终结。对非裔,1870年黑人才获得选举权,1954年才推翻“隔离但平等”的种族歧视原则,1964年才废除公共场所的隔离,1965年才废除对其投票权的束缚,1968年才有了自由选择住宅的权利;对印第安原住民,其人口因遭杀戮而急剧减少,拥有的土地被一步步掠夺,最终被驱赶到最贫瘠的所谓保留地,而这些土地上一旦发现有价值的资源,马上就又会被政府强行征用;对亚裔,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案,即《排华法案》,此后还先后通过14项法案,强化排华和歧视华裔,以此为蓝本,1924年美国会通过《排日法案》,直至特朗普时代,还有禁止穆斯林入境的政令;对拉美裔,暴力活动从未停止,2019年的得克萨斯州沃尔玛枪击案中,21岁的白人凶手以阻止“拉美裔入侵”的名义杀害了22人。

美国的种族主义是系统性的。如今,美国虽然废除了表面上的种族隔离制度,但保障白人至上和优先的种族主义却早已病入骨髓,深入到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最典型的例子之一是投票权。一些人口众多的非裔聚居区只有很少的投票站且会提前关闭,而在一些州,印第安裔美国公民的选票上必须要有一个白人签名才算有效。

非洲裔权益组织发起人 尼克·贝泽尔:他们总想制造一种假象,“美国很伟大” ,一切都是完美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不想要外面世界的人知道,他们不想让你们看见美国慢性屠杀非洲裔的真相。

塔尔萨种族屠杀幸存者后代 凡妮莎·霍尔-哈珀:这就是一个白人的政府,一个代表白人的系统。我们不相信美国的体制,因为它从来都不是为我们建立的,它从来都不是为所有人建立的。法律只是为白人制定,这是美国的文化。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6-20 06:55:44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