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剧能不能演好现代戏?《自有后来人》在剧种优势中寻找突破

昆剧能不能演好现代戏?上海昆剧团创排的现代戏《自有后来人》将会告诉你答案。今天,上海昆剧团排练厅内,《自有后来人》进行了重大修改后的首次响排,排练厅内的一幕幕让人再次深信,世界上最怕“认真”二字。

老艺术家们拼劲十足,为演鸠山蔡正仁染黑一头白发

《自有后来人》是上海昆剧团成立43年以来第一部现代戏,改编自1963年长春电影制片厂同名经典电影。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坦承,对古老的昆曲来说,创排现代戏是一个新课题,有许多挑战和难题要破解。为了排好这部戏,主创人员之间经常会发生激烈争吵,甚至会吵到“怀疑自我”,但是第二天又满血复活——“大不了重来”。

“重来”“再来”,也是记者在排练现场经常会听到的一句话,有时候来自导演有时则来自演员本人。因为一处抢拍,被指出来后,老艺术蔡正仁毫不犹豫说“再来”,第二次,依然不满意,“再来”,同时跟乐队道一声“对不起”;而老艺术家张静娴则会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与乐队沟通:是不是稍微等一下,等我的目光转到“红灯”上音乐再起?或直接问导演,我这里的表演节奏对不对?

今年81岁的蔡正仁在《自有后来人》中扮演鸠山,为了角色,破天荒第一次染发,就为了能更加靠近角色的年龄。因为记忆力减退,背一段曲子、念白需要比别人多花好几倍的时间,这让他有些苦恼,但为了能把戏演好,他天天苦背台词。尽管有时身体不适,排练也是场场不落,还常常和主创在排练厅磨戏到深夜。

张静娴在剧中饰演李奶奶,她本来是闺门旦出身,但在《自有后来人》里演的是老旦,一开始不太适应用本嗓唱,嗓子都会哑掉,但为了剧目,她依然坚持。“每个环节都是挑战,需要我们不断地探索尝试,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学习的过程。”

在排练厅里,谷好好也是忙个不停,要和艺术指导尚长荣老师交流内容,休息间隙还会走上台手把手教戏,为指导好铁梅的一场跪戏,她直接扑通一声跪下,亲自示范。

谷好好表示,《自有后来人》这部戏的底气,就来自于这些老艺术家的“坐阵”。“他们对艺术创作创新的追求,他们的专业精神、刻苦精神,给我们年轻一代树立了榜样。”

“破套存牌”,古老昆曲在剧种优势中寻找突破

通过创排《自有后来人》,上昆不仅提振了团队的精气神,也感受到了“创新”带来的快乐与激情。

在《自有后来人》中,能听到大量好听的曲牌。谷好好表示,这是上昆对曲牌的一种灵活运用,是一种突破和探索。

昆曲声腔采用曲牌,在所有剧种中堪称最为严谨,每一支曲牌都有自己的曲牌风格。然而,如果严格按照曲牌去排,有时候会制约创作。“比如戏发展到一定时候,情绪激动要表达的时候,曲牌不对,那效果就会打折扣。”谷好好表示,俞振飞先生当年就颇有创新精神,“他提出,昆曲要跨前一步,可以‘破套存牌’。”谷好好感叹,这种创新精神也是大师留下来的财富,而且有《墙头马上》这样成功的例子在前,完全可以打开思路大胆试。

于是,“破套存牌”的探索,不仅能让《自有后来人》汇聚大量好听的、刚柔相济的曲牌,增强了剧目的观赏性,而且,曲牌的灵活运用还助推了人物形象的塑造,让人物情绪的表达更精准,形象更丰满、立体。“这是我们一个很大的收获。”谷好好说。

谷好好说,创排《自有后来人》跟其他戏不一样,有大量的时间花在了前期的选定曲牌、制定唱腔、理顺念白和修改剧本上。记者在彩排时也注意到,“鸠山”和“李奶奶”“李玉和”“李奶奶”的念白都不一样,后者用的多为韵白,而“鸠山”则是一种在韵白和普通话之间的“有韵律”的念白。对此,蔡正仁表示,这一选择是出于人物形象的考虑,“昆剧演现代戏,把曲牌、念白这两项处理好了,这个戏就基本成功了。”

谷好好感叹,排《自有后来人》“太难了”,有这个功夫,十台《牡丹亭》都出来了。但是全团上下排演这部剧所表现出来的精神和在昆曲创新上的探索,让她认为“很值得”。“这部戏为我们打开了守正创新的思路,昆曲除了演才子佳人,也可以迈开步伐应对现代戏的挑战。”而且她认为,“创排的过程对以后的创作,再唱传统戏也有很大的帮助。”

作为该剧的艺术指导,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在创排之初,也曾对昆曲演现代剧心存疑虑,但是随着剧目的一次次排练提升,以及上昆人对艺术的孜孜追求和那种拼劲,都让他感觉未来可期。““前辈巨匠也曾探讨过创新,演过文明戏,我们也该继续去做、去积极地探索和实验,不要固步自封,把自己锁住。”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6-24 05:44:44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