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包|青峰、林暐哲「合約糾紛」總整理!蘇打綠團名敗訴苦當「魚丁糸」

歌手青峰與恩師林暐哲2年前因歌曲著作權以及合約問題吃上官司,蘇打綠也因為商標權糾紛無法使用正名,目前只能以「魚丁糸」的名義繼續活動。青峰更曾經寫下4千字長文痛訴自己的心境,昔日友好的師徒關係也徹底決裂,近期兩人首度同台開庭,台北地院最後判青峰無罪,不過「蘇打綠」的正名卻獲判敗訴!

看更多:一次次心死!吳青峰槓「前經紀人」林暐哲 痛訴4大點:家人都是假的?

1. 導火線:解約時機引爭議,單飛後歌曲遭控侵權

圖/ 吳青峰臉書

青峰在2018年10月26日宣布與原本的唱片公司「林暐哲音樂社」解約,不過雙方當初簽訂合約時曾規定,若要解約必須於每年年底合約到期前3個月,也就是9月30日前提出,而青峰在這個時間之後才提出解約,因此林暐哲認為青峰在2019年的創作授權仍然歸自己所有,而青峰在2019年未經同意公開演唱這些歌曲已違反《著作權法》,因此對他提告。

2019年青峰的唱片公司從林暐哲音樂社轉至環球音樂,並推出了首張個人專輯《太空人》,期間他也參與中國選秀節目《歌手2019》,參賽歌曲〈歌頌者〉是以之前的經典歌曲〈小情歌〉中的歌詞「歌頌者」出發,沒想到卻被林暐哲聲張是「他給的建議」,讓青峰感到不可置信,兩人也因為這首歌爆出合約糾紛。

2. 青峰4千字長文:詳解事件經過,心碎奮鬥到底

圖/ 吳青峰臉書

今年5月11日,青峰在個人平台寫下4千字的長文解釋了事件經過以及自己2年多來的心境,他表示2019年10月的一次開庭,林暐哲提出的和解條件竟然是「我希望他把寫給蘇打綠的所有詞曲都給我,我想keep住我跟蘇打綠的美好回憶!」讓檢察官也感到強人所難。原本只是針對青峰個人的創作,如今卻連蘇打綠過去和未來近百首歌曲都想納為己有,讓青峰懷疑林暐哲的目的就是想要到蘇打綠所有的歌曲授權。

青峰坦言自己本來不想浪費時間在官司上,甚至想用錢解決,不過隨著事態發展越來越嚴重,甚至波及到蘇打綠其他成員,律師也勸他「你是第一個唱自己寫的歌被告的,沒有前例。如果你不力爭到底,你會害到以後有一樣遭遇的創作者」,因此決定為了團員和音樂人奮鬥到底,痛訴心境後也獲得眾多歌手、網友們的支持鼓勵。

 

3. 最新判決:青峰連續5次獲判無罪

蘇打綠前經紀人林暐哲(圖/ 蘇打綠臉書)

今年6月15日青峰獲判無罪,這也是林暐哲第5度敗訴,關鍵原因是法官透過林暐哲在2018年底傳給青峰的LINE訊息中提到:「12/31之前,這些轉移的對象都會知道你即將自己做」,因此兩人的合約在2018年就已經達成解約,如果尚未達成協議,林暐哲也不可能傳訊「你即將自己做」,因此判定青峰無罪。

圖/ 環球音樂臉書

不過青峰過後也透過臉書表示:「謝謝大家的鼓勵,對方民事也才剛提起三審上訴,也不期待刑事會就此告一段落。對方若不斷上訴,而我也只能配合繼續出庭,總之,還有一段長路要走」,但他也強調:「我要做的,從來只有『說實話』這一件事而已。只是遺憾所有人時間不斷被訴訟消耗」,對持續不斷的訴訟感到相當無奈。

圖/ 環球音樂臉書

4. 後續發展:蘇打綠團名「商標權」敗訴!只能用「魚丁糸」當團名

圖/ 魚丁糸IG

除了青峰與林暐哲的官司之外,林暐哲還提吿蘇打綠團員馨儀「妨害電腦使用」,不過確切原因並未公開。另外,蘇打綠就連原本的團名也無法使用,團員們在2017年進入3年的休團期後,只能以蘇打綠的拆字詞「魚丁糸」重新回歸樂壇。

事實上,蘇打綠只能以魚丁糸的名義活動,是因為「蘇打綠」的正名商標權還在林暐哲手上,蘇打綠6名團員曾聯名遞狀對林暐哲提告,強調原本蘇打綠的logo是由青峰親自手寫,而且6人早在學生時期未簽經紀約就叫「蘇打綠」,已經握有著作權和人格權。

圖/ 魚丁糸臉書

不過法官最後認為蘇打綠團員雖然與林暐哲公司的經紀合約已經終止,不過蘇打綠的註冊商標仍屬於林暐哲公司,「基於合法有效之合約取得商標權利」,蘇打綠團員最後敗訴,林暐哲更狠酸團員改名魚丁糸是「自知理虧」,不過6人也決定會再繼續上訴,爭取把團名要回來,不過短期內只能以「魚丁糸」的名字繼續活動。

延伸閱讀

疫情破壞夫妻情?盤點今年7對「離婚夫婦」,一天內就有3對宣布離婚!

劉芒「爭議事件」總整理:盜用照片、歌曲風波狂燒,神隱3週終於回應!

「我也是,OK!」是什麼梗?正妹歌手「163 braces」影片真相超心酸

发表于: 2021-06-16 15:32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