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评塔利班迅猛攻势:盟友都会认为美国靠不住了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8月14日,塔利班攻下了阿富汗北部重兵把守的关键城市马扎里沙里夫,截止到北京时间8月15日早上11点,塔利班宣称已接管阿富汗境内34个省会中的26座省会。

对于塔利班的进展,美国《纽约时报》8月14日发表题为《阿富汗的陷落会进一步损害美国信誉》的评论员文章。文章指出,阿富汗局势的迅速崩溃让其他国家的人们进一步质疑美国的信誉,同时美国的盟友通过阿富汗的事例更加明白美国是“靠不住的”。这种分歧不仅加剧了美国的欧洲之间的矛盾,还让世界上不少地区角色倒向“中国和俄罗斯”。

美国靠不住

文章在开头就援引了法国国防分析人士弗朗柯斯·埃斯堡(François Heisbourg)的话,他说:“当拜登说‘美国回来了’时,很多人会说,‘是的,你看美国真回来了’,人们并不是因为美国偶尔一两次未能阻止其盟友失败而怀疑美国,人们会说‘这在很久以前就发生过很多次了’,阿富汗的陷落只会人们更加相信‘美国人靠不住’这个说法。”

埃斯堡指出,自奥巴马总统以来,美国一直在从海外撤军,而在特朗普任期内,美国的盟友们不得不做好准备,以免美国未来“放弃自己作为拥有无限责任的联盟领袖”身份。而台湾、乌克兰、菲律宾和印尼等地区角色,现在将更加强烈地感受到这种犹豫。这些地方将只能投靠中国和俄罗斯。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哈特则更加的直白的表示,美国之所以强大和富有,是因为从1918年开始,到1991年以及以后,每个人都相信美国的盟友可以依靠美国来捍卫和维护所谓“自由世界”。而现在,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以后,美国的盟友们开始怀疑,这些“民主国家”是不是不像过去那样“强而有力”了。

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21世纪中国中心(21st Century China Center)主任谢淑丽(Susan L。 Shirk)告诉《纽约时报》:“大多数亚洲人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因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不是一两次事件的冲击。”

还有西方外交官则哀叹称,世界变得“更加混乱”了。前法国和联合国外交官、现任职于哥伦比亚大学的让-玛丽·盖埃诺说,世界可能会变得更加混乱,更难以理解。他说:“继叙利亚外交溃败之后,阿富汗的军事溃败,将使西方国家更加内向、愤世嫉俗和民族主义,因为他们感到被一个他们无法控制、却不断爆发冲突的世界包围着。”

欧美隔阂

文章表示,阿富汗事件进一步加剧了欧美的隔阂。阿富汗的突然崩溃再次提醒人们,当欧洲将决策外包给美国时,可能会发生什么。

阿富汗从一开始就不是欧洲特别重要的利益所在。北约20年前在那里跟随美国发动战争,只是为了在“9·11事件”后显示与美国的团结。即使有人抱怨欧美缺乏磋商,北约国家依旧让美国在阿富汗负责指挥。对于北约来说,美国的命令总是“一起进来,一起出去”。一旦拜登总统决定撤兵,北约部队也开始快速撤离;而欧洲国家们几乎没有返回阿富汗的意愿。

欧洲的快速撤军引发了不少人的不满,曾在2010年至2013年担任英国国防部长的大卫·理查兹勋爵(Lord David Richards)批评约翰逊政府阿富汗撤军的速度“太快了”,简直是在“承认失败”。他对BBC晚间新闻表示,撤离行动“是默认了(英国政府)在地缘战略和施政方面的失败,实际上就是明确的承认自己失败。”

他说:“我曾想让英国政府解释我们为什么要如此快速的撤离并且造成当今的局势,但他们只是单纯的承认了失败,我为我们的处境感到羞愧。”

瑞典前首相卡尔·比尔特敦促美国和欧洲重新考虑全面撤军,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盟“外长”何塞普·博雷利·丰特列斯(Josep Borrell Fontelles)12日发表声明,呼吁塔利班立即在卡塔尔恢复与阿富汗政府的谈判,并尊重人权。但《纽约时报》表示,欧洲“几乎没有影响力”。

对于欧美之间的分裂,伦敦研究机构查塔姆研究所主任尼布利特(Robin Niblett)承认,美国的盟国,尤其是英国和德国,对拜登宣布撤军的方式感到愤怒,认为这是拜登制造“既成事实”,确实会损害欧洲的利益。拜登“会因为不与盟友协商,以及继续采用特朗普的外交策略而受到一些打击。”

不过,他同时表示,但欧洲不会放弃在战略大方向信任欧洲盟友的拜登政府,欧洲人希望在更重要的问题上获得美国的支持,比如气候变化、俄罗斯问题和中国问题。尼布利特说:“但是,通过度过新冠疫情,并专注于为世界提供疫苗,美国的软实力会得到更多好处,而不是花更多精力关注阿富汗政府能否生存下来。”

而欧洲国家则需要面对新的问题——阿富汗移民潮和恐怖主义的新避风港。

位于柏林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乌尔里希·斯佩克(Ulrich Speck)说,欧洲人未能确定自己在阿富汗有何总利益,欧盟关心的利益集中在地区稳定、能源供应和移民问题上。一波新的难民潮可能会破坏土耳其的稳定,该国已经收容了近400万叙利亚难民。这反过来可能会给希腊和欧盟其他国家带来新的紧张局势。

纽约时报表示,欧洲人对于阿富汗政府还能维持多久一事忧心忡忡,在塔利班的新统治下,会不会有新一波的阿富汗难民。虽然没有多少人认为2015年的叙利亚难民危机会重演——当时有超过100万人寻求庇护,由此引发的混乱推动了欧洲不少国家右翼和民粹主义政治。但来自阿富汗的大量新移民可能会加剧欧洲国家的焦虑,尤其是下个月就要举行大选的德国。

欧洲庇护支持办公室表示,尽管难民数量有所下降,但2020年,大约有5万阿富汗人申请欧盟庇护,来自阿富汗的申请有59%被接受。

目前,塔利班的攻势仍在继续,阿官员称,塔利班已抵达距首都喀布尔仅11公里的地方。

面对塔利班的攻势,英美等西方国家政府也在加速组织使馆人员和侨民撤离。英国媒体报道,该国将派600名士兵加速撤离英国公民,英国大使将于15日晚撤离阿富汗。路透社报道称,美国总统拜登14日表示,将保障美国及其盟友民众撤离的士兵增至5000人,以及保证美国军事人员“有序、安全地”撤出阿富汗。一名美国防官员称,新增派的1000名美军来自第82空降师。

拜登同时强调,美国不可能无限期驻军。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8-15 04:56:52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