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政治病毒”之恶:“戏精国”此番表现原来是故伎重演

由于新冠病毒德尔塔变异株的肆虐和疫苗接种量停滞不前,美国近期新冠肺炎疫情迅速恶化,日增确诊病例数大幅反弹。据美国媒体报道,现有超过98%的美国人所处地区,存在高水平或大量的社区传播风险。

疫情暴发至今,美国已经有3600多万人确诊,近62万人丧生。尽管早就成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但一些美国政客忙着做的,不是积极抗疫,而是以病毒溯源为借口,为自身的失败甩锅。

回顾历史,美国的这一做法并不稀奇。从所谓的“西班牙大流感”到伊拉克战争,为了一己之私,美国政客们上演着推卸责任、栽赃陷害、甚至捏造证据的闹剧,散播着充满恶臭的“政治病毒”。

栽赃 让西班牙背上“大流感”黑锅

1918年至1919年,一场席卷全球的大流感吞噬了数千万人的生命。令人惊讶的除了巨大的病亡数字,还有这场大流感的名称——“西班牙大流感”。而以国家来命名疫情,只是因为是西班牙首先报道了流感的真实情况。

△1918年一流感病房内人满为患

美国历史学家约翰·汉密尔顿说:“‘西班牙大流感’的称呼十分不妥,当时这场大流感被称为‘西班牙大流感’,只是因为西班牙当时是中立国,没有战时新闻审查制度。而交战国美国、德国、英国、法国等,都有新闻审查制度,他们不想让大流感的消息影响战争。”

△约翰·汉密尔顿

西班牙最早对其国内流感的真实情况进行了报道,却也因此背上了大流感发源地的黑锅。

事实上,这场大流感并非始于西班牙,有记录的“零号病人”来自美国。1918年3月初,美国堪萨斯州福斯顿军营的一个厨师向医院报告了疑似“重感冒”的症状。短短几天之内,500多名士兵病倒,到3月底,患病士兵已增至1100名。

△1918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市政礼堂正在用作临时医院,由美国红十字会的志愿护士在流感大流行期间照顾病人。

著有《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一书的美国历史学家约翰·巴里说:“实际上,大流感首先暴发于一个位于美国堪萨斯州哈斯克尔县的乡下小镇,那里是首个有报告发生致命大流感的地方。病毒从一个兵营传到了另一个。春季时,超过一半的军营已经被感染了,病毒也随他们到了欧洲,并进一步扩散开来。”

△《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封面

当时有一些国家认为,病毒必须来自他处,来自敌人。于是,大流感也被塑造为敌对国的阴谋。1918年9月,《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名美国卫生官员的言论称,是德国人制造了病毒,派人通过潜水艇携带至美国,将病毒投放到剧院和其他人群聚集之地。

无端断定和推诿指责并没有让大流感停下无差别攻击的脚步,反而暴露了美式“政治病毒”的危险和丑恶嘴脸。

谎言 被捏造的“炭疽杆菌”证据

除了栽赃和污名化,必要时美国还会捏造证据。

伊拉克战争就是如此。

2003年3月,美国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悍然发动第二次海湾战争,也称伊拉克战争。

发动战争前,为了向国际社会证明动武的合法性,当时的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多次宣称,已经掌握了伊拉克政府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甚至知道这些武器的具体存放位置。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拿着一小瓶不明物质,向与会人员阐述这一小瓶所谓的“炭疽杆菌”的威力有多大。

△当地时间2003年2月5日,鲍威尔在纽约向联合国安理会发表演讲时,手里拿着一个装有白色物质的小瓶

鲍威尔:“伊拉克1995年终于承认拥有炭疽杆菌,数量惊人。不到一勺子的炭疽杆菌,就这么一点点放在信封中,2001年秋天就使整个美国参议院瘫痪。”

然而直到萨达姆政权被推翻,伊拉克战争在2011年正式结束,美国也没有找到所谓的证据。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证实是一大谎言。鲍威尔在联合国那场著名的表演,被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刁大明分析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直接目的,一是为了控制伊拉克储量巨大的油气资源,二是为了巩固自己在中东的霸主地位。

刁大明:“美国显然是在试图尽可能通过各种方式控制中东。当时除了盟友沙特外,伊拉克显然是一个具有一定实力、却不与美国为伍的中东地区强国。在“反恐战争”的背景下,美国怀疑伊拉克在支持某些相关力量与美国为敌,这是美国无法容忍的,美国借口“反恐战争”直接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推翻了萨达姆政权,实现了对伊拉克一定程度的控制,强化了对中东地区的控制。”

无视科学 在溯源问题上故伎重演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后,中国政府和人民付出巨大牺牲和努力,成为全球控制疫情最成功的国家,为疫情后全球经济走出困境发挥巨大的推动作用。

△当地时间13日下午,中国政府援助孟加拉国第四批共100万剂新冠疫苗运抵孟加拉国首都达卡。

而美国为了掩盖自身抗疫失败,更为了打压中国蒸蒸日上的国力,再次故伎重演。

今年3月,世卫组织发布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后,认为新冠病毒“极不可能”自实验室泄漏。对于这一科学结论,美国政府选择了无视,并多次展开了自己所谓的“调查”。先是在3月到5月安排十几个情报组织出具所谓的“评估报告”,又在5月底下令,要求情报部门在90天内给出一份可靠的病毒溯源报告。

对于病毒溯源这样严肃的科学问题,美国政府却要交给情报机构来做,这样的做法就是以政治取代科学。

随着时间的推移,90天的期限越来越近,有美国政府官员透露,迄今为止,负责调查的情报机构依然没有找到实质性证据,所谓的“90天”调查可能最终不会有明确结果。

历史已多次表明,长期以来真正阻碍国际社会实现公平正义的,是美国的自私自利。新冠肺炎疫情终将过去,而以挑拨离间、栽赃陷害、捏造证据为特点的美式“政治病毒”,不仅过去存在,现在依然存在,将来可能也不会消失,因此更值得国际社会的警惕。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8-14 04:44:35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