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包|《刻在》抄襲風波狂燒:劇本也遭殃!盧廣仲沉默5天「留言洩心情」

人氣國片《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在去年上映後廣受好評,連帶盧廣仲演唱的主題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也獲獎無數,沒想到卻遭到吳宗憲狠批歌曲抄襲英語老歌《Reality》,過後又陸續爆出與中國鋼琴曲《自由が丘》旋律相似,抄襲風波甚至還從歌曲燒到劇本,爭議延燒不斷!

看更多:《刻在》作曲家否認抄襲!謝和弦力挺盧廣仲:我的歌都沒有抄襲問題

導火線:吳宗憲狂轟《刻在》抄襲

圖/ 盧廣仲臉書

《刻在我心底的名字》過去隨著電影大賣而爆紅,不僅一連奪下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獎、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也在網路上掀起翻唱熱潮。然而綜藝天王吳宗憲近日受訪時,突然提到《刻在》抄襲英語老歌《Reality》,狠批「一首抄襲的歌,然後台灣的評審給它拿了年度最佳歌曲」、「你說不一樣,那我就不知道怎麼說」,更直言「我是願意這樣講的人,但台灣不接受這樣的人,所以我慢慢的在規劃離開演藝圈」,引發軒然大波。

後續發展:PTT網挖《刻在》連抄3曲「慘變拼裝車」

事實上,吳宗憲並不是第一個認為《刻在》與經典老歌《Reality》旋律相似的人,香港藝人吳啟明早在今年1月就曾將《刻在》與《Reality》混成一首歌進行翻唱,還表示「感覺到這兩首歌很像」,翻唱影片也因為抄襲爭議再度被翻出,被網友封為「先知」。

圖/ PTT

隨著《刻在》的抄襲爭議越燒越大,PTT網友還陸續挖出《刻在》與中國鋼琴家JINBAO的鋼琴曲《自由が丘》、日本詩歌《主は我らの太陽》(主是我的太陽)的旋律也都十分相似,狂酸《刻在》根本就是「拼裝車」,「抄襲你的抄襲」、「天下金曲一大抄」、「神展開」。

中國鋼琴家JINBAO曾回應抄襲爭議:「關於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我也聽過了,前面確實挺像。不過在流行歌曲裡,有幾句像也是存在的,和聲進行一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當然也不排除作者聽過我的這首作品。我個人不是特別在意。專心做自己的事就好。謝謝大家。」

圖/ 網易雲音樂

更有網友透過IG私訊聯絡《Reality》的原唱Richard Sanderson,獲得他親自回覆:「我聽了以後,副歌的其中2句確實有點相似,但我不能說這構成任何抄襲,這是一首很棒的歌。」

圖/ Dcard

後續發展:盧廣仲神隱5天首發聲!留言洩露心情

圖/ 嚎哮排演臉書

《刻在》的抄襲爭議爆發後,擔任演唱者的盧廣仲也遭到波及,雖然監製瞿友寧、歌手謝和弦都為盧廣仲發聲喊冤,強調他並非歌曲的創作者,實際上與事件無關,但仍無可避免地受到牽連。事發至今5天,本屆金曲獎評審團主席鍾成虎創辦的添翼音樂,同時也是盧廣仲的所屬公司僅回應:「經過比對,歌曲有一定的差異。我們尊重馬來西亞的創作者,也尊重憲哥的看法,謝謝」。

圖/ 嚎哮排演臉書

盧廣仲本人從事發至今都未發表過任何回應,不過日前他在網紅「嚎哮排演」的相關影片下留了三個綠色的愛心表情,嚎哮排演在影片中表示「這件事跟廣仲沒有任何關係OK?誤會大了,廣仲I love you」,沒想到引來盧廣仲親自回覆,似乎也洩露了自己無奈的心情。

後續澄清:《刻在》作曲家坦言聽到《自由が丘》「嚇一跳」

圖/ Warner Chappell Music Asia Pacific

《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是由新馬音樂人許媛婷、佳旺和陳文華共同作詞、作曲,爭議爆發後,有不少網友希望金馬、金曲能收回獎項。對此,許媛婷、佳旺和陳文華所屬的華納音樂曾發律師聲明表示:「各界就『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歌曲之指教, 華納公司均理解尊重,惟為恐各界誤解,本律師代華納公司聲明,『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歌曲為作者許媛婷、謝佳旺、陳文華所原創,絕非抄襲。」

其中作曲家佳旺也在個人臉書表示:「本來覺得沒什麼好澄清的,但抄襲這兩個字實在像把利刃直接刺進我的心臟。把我過往所有的努力統統都推翻了,甚至害怕會造成以後寫歌時的陰影。」他透露自己事前並沒有聽過《自由が丘》,但坦言第一次聽到後「真的突然嚇到了,前兩句旋律的落點都那麼準」,但他仍強調「我不可能會偶然地在哪裡聽到這首歌而留在耳朵裡,但還真的讓我想會一會這位獨立鋼琴作曲人,感覺我們如此心靈相通應該會成為好朋友。」

案外案:《刻在》劇本也爆抄襲!網爆「瞿友寧是慣犯」

圖/ PTT

沒想到《刻在》的歌曲爭議還沒落幕,網友又再度爆料《刻在》就連劇本也涉嫌抄襲,PTT一名網友以「刻在不只抄歌,瞿友寧就是抄襲慣犯!」為題發文,指出《刻在》在拍成電影前曾以原劇本《在天堂的路上》參選國片輔導金,但當時的編劇名字是《鏡子森林》的編劇鄭心媚,電影上映後編劇卻變成了《刻在》的電影監製瞿友寧,引發外界質疑瞿友寧「搶功」。

事後鄭心媚透過臉書回應:「當時,我希望劇本能被拍攝出來,在瞿導那兒,最終收到編劇費用十多萬,不論原因為何,當時授權也簽了。 只是辛苦花了半年寫的劇本,到最後卻只是個編劇『顧問』,其實是蠻傷心的」,似乎對作品的後續處理感到委屈和不滿。

瞿友寧則發聲明強調當初鄭心媚表明有其他工作在身,不方便繼續參與《刻在》的編劇工作,因此雙方以15萬元達成協議,簽訂著作權轉讓契約。他也在聲明文中坦言:「這中間柳廣輝導演也全數知情,當時也確認心媚並無勉強,日後許多場合碰到,雙方也未就這件事提出討論,但真的不明白今日為何她有這樣的想法傳出?我也非常難過且不解」,雙方對《刻在》劇本的所有權有不同解讀。

目前《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導演柳廣輝已發文否認抄襲:「那些說『刻你』抄襲的人,你們不會懂我交給瞿導的是什麼樣的信任,我不知道誰能抄襲我那段生命經驗。」並對鄭心媚表示抱歉,但他強調「『天堂』與『刻你』真的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希望雙方能對彼此的生涯抱持善念與祝福。

发表于: 2021-09-02 14:55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