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宇:新时代下人类关系及全球领导力的重塑思考|走进艺术治疗 ②

2020年起在世界各地爆发的新冠疫情是人类健康领域的全球性灾难,给人类历史和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我们已经开始从许多不同的角度反思新冠在大流行和后疫情时代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这些反思的核心之一是我们人类与自己、社区和自然建立的关系,以及这些关系将如何继续影响现在和未来的人类可持续发展。在这个充满挑战和混乱的时期,我们一直渴望和呼唤缺失的全球领导力,以及复原人性的不同途径。我们在何处,又怎样才能找到并将这种人性带回我们的人类社会?这是我们艺术治疗界以及其他领域一直在思考并需要回答的问题。我们经常将人性与艺术联系在一起,因为两者有着相近的基础和品质。本文将探讨在当前科技和经济主导的时代我们在构建和谐关系方面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并从自然科学和人文艺术的角度讨论我们需要通过将艺术更多地推向前台,并用创造性艺术治疗的理念和途径去改革人际关系,从而发挥艺术在人类未来发展中重要的领导作用。

01

关系重塑的含义、意义和本质

我们在经历了一系列的疫情、极端气候,还有经济危机后都或多或少感觉到了隔离、孤独和无助。我们中的很多需要每天不断应对不确定,但又要在不确定中进行决断。有时候我们看似有很多选择,又感觉无法选择。我们的生命力和创造力都有不同程度的丧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不再那么自然与和谐。我们呼唤全球具有公信力的领导力,希望它能够指引我们去渡过现在的挑战和难关。这个领导力究竟在哪里?在我们的身体、心灵、人类社会还是宇宙?而这个领导力归根溯源还是回到关于关系这个层面上。

人与自己、人与社区/社会、人与自然关系三个层面,环环相扣,最后到天人合一,也就是大生态、大和谐、大健康。而艺术治疗作为一种心理治疗,核心就是关系。咨询师和治疗师的最终目的就是帮助来访者去了解自己,梳理自己的身心疾患,而这又一直是在关系这个情景之下完成的,当然也包含来访者和作为容器的治疗师之间的关系。

我们最近在做一个项目和课程,主题是关于如何在艺术中探寻和建立自我亲密关系。这里的亲密关系(Intimacy)并不是两性之间的情爱关系,而是更广意义上的深度了解、接纳、爱自己的自我关系构建。艺术在这里作为一个介质与我们自己构成了一种关系,我们在这个关系中间可以更好地认识和修复自己。如果我们体验的艺术是真实的、纯洁的、充满人性的,自然会把我们身体内的人性部分激活,这不是强行生成的。和自己建立好关系是根本,当然它与另外两个关系:人与社区/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我们来源并存在于社会和大自然中,所以需要做好这两个层面的关系构建。

现代人类社会中,经济和科技高度发达,但是一系列的问题不断出现。目前国内外的离婚率居高不下,这也是两个人的关系出现了问题。我们仔细想了没有,目前婚姻关系的基础和本质是什么?是经济还是真正基于人性上的关系?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个手机,随时可以通过App和其他人进行互动,我们建立的关系的品质是怎样的,真实度是怎样的,我们是真正构建基于人性的关系吗?还是成了科技和商业目的的工具,迷失在这个虚拟粗浅的关系中?

在这个科技和经济高度发展的巨大的生物社会体中,我们共同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关系网。作为一个个体经常去思考和审视这其中不同的关系,无疑能够帮助我们去找回自己,以及自己的定位和发展道路。

2018年北京舞蹈学院 舞动帕金森教学演示

02

科学与艺术

1. 自然科学角度看新冠疫情

诺贝尔奖得主物理学家薛定谔和玻尔兹曼从热力学理论的角度解释,一个系统的自由能量G取决系统的热量状态焓(H)和紊乱程度S(熵值)。他们认为包括人在内的所有系统,要维持自己的热平衡状态,需要不断地摄取与竞争,其生存的竞争的本质不是关于大量存在的空气、水和土壤资源的竞争,也不是以热的形式存在于任何人体内的大量能量,而是为[负]熵而战。熵是任何物理系统中无序程度的指标。这意味着任何生命形式,无论是病毒还是人类,无论其复杂性如何,都需要在环境中制造大量混乱(紊乱)以获得负熵,以建立和稳定自身系统。任何导致低熵产生的生物多样性变化都将被视为对系统稳定性有害。不幸的是,这意味着人类或社会在进化为高度结构化和复杂系统过程中,需要破坏周围环境和其他生命系统/物种,包括病毒。因此,如果从物理动力学的角度,有理由可以将冠状病毒流行视为不同系统之间这种相互作用的一个的例子:人类物种向环境释放了大量的混乱(熵),病毒感受到压力并通过给人类制造混乱来做出反应,导致新冠大流行,以便使自己作为一个系统稳定下来而生存。而艺术,可以作为吸收人类释放熵值的载体和容器来减少人类对于环境和其他物种的破坏。人类作为一个系统,需要学会实现产生熵(紊乱)的微妙平衡,以稳定自身而不破坏周围的其他系统。根据科学家的说法,在达尔文自然选择的理论背景下,用更长的时间来产生更多熵的生物系统是有利生存的。他推测最优的生物系统将朝着在无限时间和空间上最大化的熵产生方向发展。或许这是人类物种为了生存得更长久应该选择的可持续发展途径。融入艺术就是一种有效的途径。

2. 艺术与科技的二元性

音乐、舞蹈、绘画、戏剧、诗歌等艺术形式在人类社会早期就存在了。但在人类历史上,艺术一直需要得到赞助人的支持。即使在文艺复兴时期中艺术在社会地位相当高的情况下,它也经常被用作为赞助人谋福利的“工具”。如今,许多国家的艺术项目仍然严重依赖政府的支持。在新冠疫情和金融危机期间,艺术似乎是被认为不如经济重要的“软”领域,因此首先被列入预算削减清单。艺术是否应该一直停留在我们社会的第二位以服务于其他领域?如果我们接受这个假设,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将艺术完全带入我们的社会并真正改变人际关系和人类发展。

要想让艺术真正服务于整个人类,就需要打破对于艺术的传统认识,重塑艺术中的人性光芒和大爱,并让艺术在构建人与自己、人与社区/社会、人与大自然和谐关系中起到重要的作用。加纳罗的《艺术:让人成为人》提到了人性和艺术的联系。说明艺术是实现人性的重要方式之一,如果我们能够把艺术中的创造性、真实性、仁爱、利他的精神发挥出来的话。

新冠疫情给人类带来的不仅仅是躯体上的分离,也是心理上的隔离和孤独。人类利用科技的力量去消除这样的隔离。但如果把握不当,反而也会影响三个层面上的关系。互联网究竟是让我们心理上靠得更近还是更远,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可以说,尽管科学技术在过去几个世纪取得了巨大进步,但它们在应对我们面临的挑战方面仍然存在局限性。仅靠科学无法帮助我们有效到达并理解我们的情感和精神世界,而人类的精神对我们渡过灾难却至关重要。科学和艺术都需要携手合作、齐头并进,以增强人类从流行病灾难中恢复过来的能力,并帮助我们建立社会联系并与他人有更多的互动。在这里,我们谈论复原力Resilience,即积极康复的态度,尤其是在心理层面,而不是被动地接受药物治疗。这种积极主动的态度包括创造性地使用气,这是人类的生命力。这种创造性的使用和过程不仅鼓励和谐、舒适、结构化的能量及表达,而且还为狂野和黑暗的一面提供了空间。我们正在强烈地体验这种冠状病毒流行的狂野和负能量(例如孤立、孤独、愤怒、悲伤、沮丧、绝望、无聊)。如果我们能够接受这些暗能量,并以此为契机,遵循“道”并通过艺术表达来转化它们,我们可能会找到我们寻求的满足、平静和幸福。在艺术治疗中,特别强调通过创造性的方法和途径去转化正面和负面的能量。而这过程中,气是根本的生命力,但它需要道和德的引导。而这些思想哲学,可能很难在硬核的科技中找到答案。所以认识到艺术和科学的二元性,就如同意识到阴阳的二元性同样的重要。如果阴阳两极之一失衡,必然会带来问题。最近,国内外科技大公司被打压,并非完全是某机构单方面的意图,科技和利用科技牟取商业暴利的企业的强势已经让人性被挤压,这必然会导致民众的反应。

新加坡学员在中国接受舞蹈治疗师专业训练(2011年)

03

创造性艺术治疗

1. 创造性艺术治疗的定义、分支和流派

国内通常所指的艺术治疗其实是西方创造性艺术治疗 (Creative Arts Therapy,CAT)的简称,它是一种利用艺术作为媒介及载体,以心理动力为取向的人本主义心理治疗及独立学科。艺术治疗扎根于古代的疗愈方式、精神和文化层面上的实践,之后与心理学相结合,利用身体意识和自发创造性的表达,充分调动来访者或患者的内在资源,发挥其能动性,对个体身心灵进行整合、治疗和康复,并提高和改善来访者的社交融合能力。艺术治疗,有其作为心理治疗严格的要求和设置、治疗目标、理论和实践体系。专业的艺术治疗师通常是在硕士研究生水平上进行系统培训,包括心理学、艺术治疗核心课程、神经生物学、相关艺术技能、临床实习,同时还要接受个人体验(治疗)和专业督导。受训时间一般在1200小时以上。艺术治疗可以广泛应用在很多场景,包括医疗机构的临床治疗与康复、普通教育及特殊教育、社区心理支持、企业团建等等。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很多带有疗愈性的艺术实践及活动(比如广场舞等)因欠缺心理学和科学理论的基础,不在心理治疗范畴,更不宜用于临床治疗。

艺术治疗根据艺术形式和载体有不同的分支,包括美术治疗/绘画治疗(视觉)、音乐治疗、舞蹈治疗、戏剧治疗、诗歌治疗、游戏治疗和表达性艺术治疗等。表达性艺术治疗综合了其他艺术形式,采用了其他分支的一些元素,但是它只是创造性艺术治疗这把大伞下的一个分支,与其他艺术治疗是平行关系,而不是所属关系,这类似于临床全科医生/家庭医生与专科医生的关系,在训练的深度上是不同的。这个概念在国内经常被混淆,所以特别说明一下。目前各个艺术治疗门派都在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同时也都开始将身体这个重要的元素融入各自的实践中。身心的整合不仅仅是当今艺术治疗和心理治疗的发展趋势,也是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的回归。在目前很多领导力的训练中,非常强调心智和身体两个部分。同时,一些企业组织开始将艺术身心的理念和方法融入到团队建设中。这不是一个偶然,也不是企业需要一些鳌头,而是企业对于提高内部创新力的刚性需求。要提高创新力,很重要的是要激发员工的人性。

创造性艺术治疗倡导的是基于人性的关系建立,激发和发挥个体的能动性。西方的艺术非常强调所谓的个人体验,个体的原创力和生命力来自个体,对于所有的关系建立毋庸置疑。但是仅仅停留在个人或者人类本身显然不够。艺术并非是完全某一个人独占的作品,它也不仅仅是人类独有的宣言,如果我们失去了与大自然的连接,就失去了艺术的根本。在中国古老的传统智慧中,艺术本身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它是大自然的信使和馈赠给人类的礼物。可谓: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在学习和借鉴西方的艺术治疗发展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多从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中去挖掘智慧,以补充西方艺术教育和治疗的欠缺之处。西方的专业学术体系有章法和理性,细到了各个分支学科,梳理得清晰明了,值得我们学习。但是同时因为学科林立也带来了一些竞争封闭的情况,各种体系和方法被创立,各立山头,如果不加强对话、交流、合作,就会造成隔离和自我保护主义。西方创立的技术、方法和标准固然重要,给出了架构,但是需要谨记的是,最终我们还是需要落在基于人性的关系上,不管是治疗师与来访者、导师和学员之间的关系,都不该被治疗小时数和培训小时数和规范所取代,否则将本末倒置。

2. 艺术在艺术治疗中的核心作用

笔者和很多国内外艺术治疗的同行有交流。其中一个焦点话题是艺术在艺术治疗中的核心作用。固然,在西方作为心理治疗的一个分支,艺术治疗看似是嫁接在心理学之上的。但如果没有真正去体验艺术,欣赏和尊重艺术,艺术治疗就会失去它的灵魂。所以在艺术治疗师的专业训练中,我们特别强调艺术不是附庸的工具,艺术治疗师的艺术修养和素质非常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借助并结合心理治疗的理论和方法把来访者带到一个更高的精神境界去充实其人性,而这是心理治疗重要的终极目标之一。艺术有时候是人类心灵的试金石,心中越有杂念,艺术就离我们越远。

世界表达性艺术治疗的创始人之一麦克尼夫教授一直是艺术的倡导者。他工作和理论的核心是对人性和艺术的深刻理解和欣赏。“我们可以让艺术不言自明,我相信它会激励和改善世界,就像它在历史上所做的那样。我一直发现那些我邀请参与的聪明而开放的‘决策者’有能力看待艺术并被它感动。他们‘明白’什么是艺术成果和证据,但我担心艺术治疗中的太多人对艺术没有这种信心和信任。”有人认为,为了让艺术更容易接近,我们需要软化“艺术”,在使用和倡导“艺术”时要谨慎,但是他们没有充分意识到,我们越是这样小心翼翼、诚惶诚恐,我们可能让艺术与公众之间创造的鸿沟、误解和恐惧就越大。这样“软化”艺术的借口从长远来看对艺术没有太多的好处。科学和语言掌握起来并不比艺术容易,但是我们为什么不会去找借口说科学、语言很困难。所以还是重视程度和认知的问题。

3. 艺术治疗的专业化发展

艺术治疗作为一个跨学科的领域,其专业发展包括专业培训(学历及非学历教育)、行业标准、科研、公众教育等各个面向。目前各个国家和地区都开始逐步规范艺术治疗这个专业领域的发展,并建立了相应的专业组织和行业标准。在这方面,欧美依然走在前列,但亚洲,特别是中国艺术治疗方兴未艾,潜力巨大。和西方众多大学的艺术治疗学历教育相比,中国目前艺术治疗还处在起步阶段,除了中央音乐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等各别院校外,艺术治疗在高校目前主要还是作为补充课程而非独立专业进行发展的,而高校外的少数非学历培养则基于引进国外艺术治疗专业协会的认证体系。

目前中国还没有独立的艺术治疗专业协会。中国心理学会及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下属的艺术治疗学组和表达艺术治疗学组是国内艺术治疗领域主要的专业学术组织。2021年,卫计委组织国内专家启动了《中国心理治疗规范》的修订更新工作。艺术治疗作为一个重要的章节被纳入规范中,其篇幅被大幅扩充,显示出国家对于艺术治疗的重视程度。

2019年,国际创造性艺术教育与治疗协会(IACAET,www.iacaet.org)正式成立。作为全球创造性艺术教育与治疗的专业权威组织,IACAET积极倡导和支持全球基于创造性艺术的教育及治疗,努力推进跨区域和跨学科的合作,涵纳与艺术相关的教育、治疗、社区、健康、表演等领域。IACAET特别鼓励平等和人文的全球跨文化的对话与交流,而非西方单边主导。其中国区理事会吸收了国内众多艺术治疗领域的专家和学科带头人。

IACAET出版的CAET《创造性艺术教育与治疗——东西方视角》(Creative Arts in Education and Therapy – Eastern and Western Perspectives,caet.inspirees.com)是一本全英文(含中文摘要)的国际学术期刊。作为与中国紧密联系的创造性艺术教育与治疗领域重要的学术资源之一,它肩负着学术出版,促进中西学术交流的重任。

舞蹈治疗专业培训(美国舞蹈治疗协会ADTA认证)课程现场(2014年,北京)

04

艺术:从后台走向前台——领导力

艺术要从后台走向前台,并与现在主导的科技携手推动人类和自然的发展,是可能的,也是有必要的。这个在前面已经做了阐述。要承担这样的领导角色,就需要扎根在人性这个基础上,坚持倡导人与自我、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构建。如果失去了这个,就失去了立身之本。不管是艺术教育,还是艺术治疗都是同样的道理。如前所述,人性中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利他主义,体现到领导力上是所谓的社会责任(Social responsibility),这个社会责任不仅仅是对人类社会,也是对我们地球环境和大自然的责任。社会责任经常倡导的,包含社会平等和正义。

艺术要担当社会的责任并展示领导力,究竟意味着什么?新时代的领导力已经不再是强权主义,把自己和本国的主张强行加在他国头上,甚至干扰他国的内政。我们总结的领导力包含勇气、决断、参与、涵纳、平等、合作、共创、社会责任感,而它们所有的基础又一次回到了三层关系上:自己、社会、大自然。我们也可以询问自己:我们是否在自己、社会和大自然身上发现和培育了领导力和领导力的素质?我们固然可以通过科技实现领导力,但就如我们前面所讨论的,科技显然是不够的,缺乏人文艺术的领导力不会持久。领导力的培养过程中可以借鉴创造性艺术教育与治疗的理念,这样我们方可培养出顺应天道和坚守德行的新时代领导者。

艺术治疗领域的全球对话已经不仅仅限于学术领域,它推进的是这个特殊时代全球领导力的转型。在这个对话中,需要东西、南北的交流与对话。尽管包含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在艺术治疗领域相对于西方国家有所差距,但是在国际舞台上我们需要积极地参与对话和发声,否则我们将失去话语权,被西方主导并制定规则。我们需要在专业培训、实践和科研上踏实积累,努力奋进。这也是我们当初创立CAET国际学术期刊的初衷之一,我们一定要在学术领域占领一席之地,尽管开始地盘很小,但这是我们必须迈出的一步。

中国人谈健康,是以预防为主的。在我们几千年传统文化中,一直渗透着健康生活方式的理念,我们以系统观、整体观来看我们的身体、社会以及整个宇宙。阴阳和谐,关系和睦,身心合一,天人合一一直都是我们崇尚的行事之本。与西医强调的聚焦病症本身的理念相比,中医扶阳驱邪有着其独到之处,也是现代医学和艺术治疗中我们需要融入的精髓。在这一点上,中国一方面要努力学习和借鉴西方艺术治疗领域的长处,但同时可以主动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近年笔者在与世界艺术治疗领域很多专家的沟通和交流中发现,他们在艺术治疗领域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也遭遇了瓶颈,开始又一次关注东方的智慧,并希望从中寻找灵感。这再一次说明,理论、技术和方法到了一定的层次上就需要具有哲学性的智慧的指引。

05

呼唤领导力:打破学科边界,促进合作

为了我们每个人、社会和大自然,现在是对艺术在未来人类发展中进行更深入和战略性的思考的时候了。在新冠疫情中,我们看到了许多利用艺术来帮助和支持他人和社会的举措,以及艺术如何以其真实、鲜活、临在、具身化、疗愈性、自由、创造性的能力和宝贵品质以非常人性化的方式改变我们的关系。

这是我们需要所有人类团结的时刻,是打破学科界限,积极合作的时刻。病毒和科技可以将我们分离开,也可以将我们团结起来,艺术大概也是如此。在这个时候,与其不断改变和调整我们在艺术及艺术治疗中的名称和方法以求被主流接受,我们需要为艺术中蕴含的人性精神感到自豪,并将艺术带入一个新的领域并让其成为新人类时代的一代领导者。

转自:艺术市场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11-25 02:43:05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