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用原生艺术激活生命自我修复的潜能|走近艺术治疗 ④

2006年,艺术家郭海平为了拓展人精神和艺术的边界,他将自己的艺术探索转向了特殊的群体“精神疾病患者”的身上,怀揣着对极端状态下艺术作品的探究心理开始了自己的艺术实践。而这些被人们定义为“病人” 的人,在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情况下产出了大批优秀的作品,不仅如此,三个月的自由创作,也让这些参与体验的“病人”精神健康状况得到了明显的改善。1945年,法国艺术家杜布菲率先将这种不受外部文化经验干扰的自发创作的艺术称作“原生艺术”。

杨旻 《无题A0928》 38×26cm

随后,郭海平在南京创立了南京原生艺术工作室,工作室开始常态化运营,希望能够为精神疾病患者提供一个长期进行艺术创作的场所和环境。彼时,“艺术治疗”在国内还处于起步阶段,对于画画能治病,大多数人仍表示怀疑,更不会相信没有接受系统科班教学的精神障碍患者能够创造有艺术价值的艺术作品。最开始,很多服务对象及其家人对设在社区的原生艺术工作室的期待不过是“有个去处、有点事做”罢了。

精神障碍患者这一群体的长期被污名化,导致社会对于他们的容忍度和接纳程度都是极低的,从精神病院出来的他们在社会上的生存环境用“恶劣”来形容并不为过。甚至由于精神病院床位的紧张和空缺,那里也不是一个可以随时接纳他们的去处,患者们只能被迫待在家里,但是这类群体的家庭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很难为他们创造一个适合他们疗养的环境,不过是两看生厌而导致矛盾激化升级从而使患者病情加重的恶性循环。于是工作室作为第三方平台,免费接纳了他们,患者和家属都有了一个喘息的空间。

随着实践的不断深入,在这里从事艺术创作的一批精神障碍患者们很快便创作出了大批被认可的优秀作品、精神状况明显好转。工作室成立一周年,工作室的业务主管部门南京市残联就为工作室举办了一个“共建我们精神家园——南京社区原生艺术作品展”,该展览立刻引起了社会各界,包括医学界和心理学界的关注。不需要学习、经验、技巧的原生艺术,给人带来了预想不到的惊喜,它呈现的良好的治疗效果也让大家感到十分意外。至此,原生艺术治疗在中国本土的实践中作为一种新型疗愈方式开始被社会各界支持并得以孵化。

陈宝桂 《“触摸惊心”的面罩》 38×26cm

南京原生艺术工作室为服务对象所提供的原生艺术治疗手段基础的模式是:工作室在工作日早9点至下午5点全天免费开放,他们可以选择任意时间段到工作室进行自己的艺术创作,也可以自主选择在工作室待的时长,在工作室内,他们不需要学习,不会被强制要求做任何事,只要遵从自己内心的意愿自由创作即可,如果有特殊情况,工作室也会为他们提供画材,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在家里进行创作。治疗师们不会对服务对象的创作主题和内容进行指导干预或限制,不会要求他们遵循过于严格的时间规则,颇有些“无为而治”的意味。然正如老子《道德经》中的“无为而无不为,有为而有所不为”,治疗师们本着顺应他们本能和天性的理念,不对他们进行过多的干预,相信服务对象自身的创造性潜能,他们也因此创造了许多奇迹。

原生艺术治疗手段突破了传统治疗手段时间、空间上的死板设定,使得患者们有了很大的自主权,在工作室内,精神障碍患者们被称作“原生艺术家”,这种最基本的身份认同使得他们能够找到自我的位置。这些都极大地调动了患者自身的主观能动性。萨特现象学的存在论就是采取人存在的绝对主动性立场的一种实存哲学,正如他自己所肯定的“人存在的绝对主动性对于客观世界具有实存的优位”。而传统治疗手段中往往忽视患者自身的这种主动性,反而将患者定义为“需要被救治的人”,不断标签化,对患者进行多种手段的干预,患者处于被压抑的被动状态,双方在不同等的关系下共同工作。而这也是常规心理咨询中咨询师和患者的匹配度普遍较低的原因之一。

牙牙《窗户 小鸟 马路》 38×26cm

同样,表达性艺术治疗虽然也借助了艺术的手段和方式方法,但更多时候中国艺术治疗师在应用这些方法时只是把艺术当作一种依附于心理学的心理测量、意象投射等工具,而忽视了艺术创作本身的治疗作用。同时表达性艺术治疗作为一个由西方传入的心理治疗手段,在进入中国时并不完全适合中国人,因为中国人更感性,他们也难以像西方人那样依赖心理学,尤其是中国目前尚未健全的心理治疗体系,这些原因都不足以支撑表达性艺术治疗在中国得到很好的应用。或许,一场有主题的艺术活动在带领者的引导下,参与者可以得到还不错的体验,但是当活动结束后他们回归到社会中,没有国外那种相应的支持体系,治疗效果很难保证。同时,表达性艺术治疗是以结果为导向的,而原生艺术治疗则更为重视过程,患者的好转及改变是自然产生的,所以我们称原生艺术治疗自我修复性的自然治疗。

与将医学和心理作为评价标准体系的表达性艺术治疗有所不同的是,原生艺术治疗更为注重自然赋予人类的智慧。而这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家文化不谋而合。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里的自然指“自然而然”,唐时《本际经》曾道“自然而然,不可使然,不可不然,故曰自然”。道家文化崇尚自然、不干预,而应敬畏、顺应大道,旨在关注其回归本真的状态。如果说老子的“道”关注的是宏大的宇宙意志,庄子则更为推崇个人精神的自由。一篇《逍遥游》,羡煞许多人。庄子的“树不成材,方可免祸;人不成才,亦可保身也。人皆知有用之用,却不知无用之用也”,更是道出人本就不应该为了一个统一的标准而活着。只是可惜,“道可道,非常道”的道家文化对于今天的国人而言,由于显得过度概念化,才导致了后来的逐渐被人淡忘。而原生艺术在道家文化的主旨上,利用艺术为媒介丰富了个人的体验,是对道家文化的一种补充。

祁文 《无题CO802》 26×38cm

著名心理学家荣格也从道家文化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实现了自己生命中关键性的超越。在这个过程中,自发创作的曼陀罗绘画对于完善他的心理学理论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荣格说“人是无边世界的映像,由于人的语言并不完备,用图像来讲述灵魂是可行之道”。他在《红书》一书写道:“我追寻内在图像的那些年是我此生最重要的时光。其他一切皆由此出发。这本书就始于那时,在那之后的枝枝节节几乎无关紧要。我的一生就是阐释从潜意识中迸发出的那些意象,它们像一条深不可测的河流在我的内心泛滥,几乎要毁灭我。这些已经超出我的一生所能承载的。后来的一切不过是外在的现象、科学的阐述与生活的融合,而包孕一切的神奇开端就在那个时候。”

虽然荣格的“自性化”和“积极想象”等理论也可以为原生艺术治疗实践提供重要的学术支持,但本质上我们更希望原生艺术治疗实践能够超越任何理论的束缚,让它真正听从人内心自然的呼唤,只有这样,原生艺术治疗实践才有可能真正成为给我们带来福音的疗愈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说,原生艺术也是属于世界的,或者说它是一种超越不同民族和区域文化界线的自然对人类的关怀。当然,欲想获得更多,还需要与自然建立更加深入的联系,对此,原生艺术则可以做出重要的贡献。

转自:艺术市场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11-25 02:21:48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